重新审视重庆江锡清案和大连王永航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八月二十九日从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中,惊闻重庆江锡清之女江宏被绑架一事。重新审视江锡清案,有些想法与大家交流,希望能抛砖引玉,重视整体,主动配合一些牵涉全国的迫害案例。不当之处请指正,悟不到的地方请补充。

案情简介:江锡清遭迫害致死,律师被拘禁殴打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重庆市江津区六十六岁的法轮功修炼者江锡清,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警察打昏后,以“心肌梗塞”为由宣布死亡。江锡清的儿女发现父亲在被冷冻七小时后,仍然有生命迹象,要求立即抢救。然而警察为了掩盖罪行,不顾其亲属苦苦要求,竟把他们推出冻库,将还活着的江锡清老人强行火化。

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富,受江锡清儿子江洪宾的委托,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务。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律师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610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20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

江锡清是2008年四川大地震第二天,5月13日在家中时被当地国保绑架。当天他的妻子罗泽会也在油溪失踪,经家人多次寻找得知罗泽会被江津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江锡清被非法劳教一年,罗泽会被判刑八年;至今江家没有收到判决书,也没有见到本人。

案情简介:王永航律师至今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下午五时许,正要出门买菜的王永航妻子被破门而入的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按在室内的地上。年近八十岁的王母也被把头按在地上不让动,看不到他们的面孔。来者约二十多人,在大肆抄家后,把王永航和他妻子一同劫持到看守所。

七月五日,王永航的妻子被释放回家,年迈的婆婆已经被恐吓的大小便失禁。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那些对王永航绑架的人给了一张刑事拘役通知单。七月六日,王永航的妻子到锦霞社区石书记处询问情况、寻求帮助。石书记却找来锦霞社区片警李友增对王永航的妻子進行打骂,并再次非法把她劫持到锦绣派出所。

在王永航的妻子再三询问下,才被告知王律师已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随后在七月六日王永航的妻子和母亲到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去看望王律师。看守所承认王永航在押,但不准接见,不准通话,不予确认。自2008年以来,王永航律师因为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并上书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呼吁让司法权力者進一步认清在法轮功信仰者案件中所犯错误的严重。当局没收了他的律师证,还遭到警察的秘密跟踪监视等迫害。

以上两个案例都是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受打压的严重案例,而且我们还可以看到中共对律师的打压有升级的趋势。

首先我们都知道这几年陆续有正义律师明白真相后,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这些律师的出现一定是一种天象变化下历史上早已做好的安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律师的出现,真正能通过他们听到真相从而得救的主要应该是大陆司法体系中的众生。过去这些律师没有大面积出现的时候,我们讲真相很难深入这个司法体系,能公开的大面积的、尤其重要的是从人间的法律层面去讲迫害的违法性,律师的出现更易于让常人理解和接受,并且他们的话有司法权威,能震慑人心,警醒这个体系中盲目服从上级命令的世人。

我们都知道当今大陆司法体系中的各级人员,旧势力把他们安排在这样的位置上多半都是要通过迫害大法淘汰他们的。那么要救他们,这个阻力、这种怨缘都应该是不小的。现在这两个案例里面出现的律师被打压,而且是邪党对他们明目张胆的公开打压,其目地主要都是为了通过迫害正义律师,不再让律师参与,从而达到阻止这部份众生听到真相,不给他们得救的机会。

这两个案例背后包含着众生的得救,请同修们除了重视为他们发正念,还能在请律师的基点上摆正,不让旧势力找到迫害他们的理由,而且在各个角度为这些律师提供保护和及时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