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巴林左旗王晓燕两次遭非法劳教 【明慧网】

内蒙古巴林左旗王晓燕两次遭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巴林左旗公安、司法官员迫害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女学员王晓燕,非法劳教她二次、多次非法抄家、罚款、无数次骚扰,还株连迫害她的丈夫和儿子。

王晓燕,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曾在巴林左旗邮政局工作。她在休两年病假期间,于一九九六年有缘修炼了法轮功。她不断的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炼功才一周,多种疾病全没了。因她有病而苦闷、惆怅的家庭变得欢声笑语、一派祥和。邻居也更融洽,曾多年不来往的婆家人对她称赞有加,在单位也连年被选模范,熟悉她的人都知是法轮大法改变了她。就这样的好人反遭到了严重迫害。

一、经常骚扰 违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早,王晓燕等一些人正在外面集体炼功,左旗公安局长黄景祥带领一群警察,开着几辆车,把炼功人群驱散,非法抢走了王晓燕家的录音机,价值四百三十元,内装一盒炼功带。

二零零零年冬,左旗国安大队长图布信、派出所长蔡福云带两名警察,深夜去王晓燕家搜查,只找到一本《释迦牟尼修炼故事》和一个炼功带的空盒,便当成了所谓的证据,将王晓燕深夜带到公安局,轮番对她非法审讯,问是否与别人传递过新经文,第二日晚上才放回。期间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审讯的整个方式都是引诱与恐吓。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汪其格以收取保证金为名,勒索王晓燕家人一千元钱,至今未还。

此后,警察经常去她家骚扰,让她签这个签那个,用电话骚扰,下发文件说二十四小时监控,提出不准进京、不准三人聚会等无理要求。

二、被“停职反省”

二零零一年四月下旬,蔡福云带着几名警察,到王晓燕丈夫的工作场所(物资局电话厅),让他在所谓的“三书”(决心书、保证书、悔过书)上签字、按手印,原因是其丈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炼过法轮功。由此引来几十名围观群众,干扰了她丈夫的正常工作,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也对她丈夫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

第二天,蔡福云又带着这几名警察,来到王晓燕的工作单位(东河路邮政支局),叫她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按手印,她不签并问蔡福云等:“你们几次调查我,我想听听你们的调查结果。”警察说:你的人缘真好,三次调查,没有说你坏的,街道、邻居、单位都说你好,你婆婆也说你好,你丈夫、儿子也都说你好。你真是个好人。王晓燕说:不是我人缘好,是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做到的。既然我是好人,那还需要转化吗?好人转坏人?我不会给你们签字的。再说了,法轮功也是国家允许的,乔石委员长也批示过: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我们师父和法轮功在“北京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荣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几名警察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无话可说了。过了好一会其中一人才说,那我们找你领导去。

在以后的两天里,警车时而呼叫着往林东邮政总局跑,搅得邮局无法正常工作,局长们也受不了了,给王晓燕打电话说,你快给他们签了吧,你看这警车天天来,警察坐这儿不走,咋办公啊?他们也太不象话了,工作秩序都叫他们给破坏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就签了吧,不然局里日子也不好过。王晓燕无法在压力面前出卖良心,结果总局只发给她二百元生活费,叫她所谓的停职反省。

几天后,图布信带着三名警察大早驱车来到王晓燕家进行搜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带着那股不把她拿下不罢休的气势,可是什么都没找到,否则必会成为被他们带走的“证据”。

又过些天,“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朱子杰和图布信又去王晓燕的电话厅,以恢复工作为交换条件,继续要王晓燕签字,被拒绝。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左旗公安局鲍胜、刘志军带着赤峰的两名警察,来到王晓燕家违法抄家、搜查,没找到什么,却把她绑架到左旗公安局非法审讯近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不让闭眼。王晓燕被折磨的头昏脑胀,都要支撑不住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才让她休息了片刻。后来她丈夫被勒索八百元钱,才把她放了。

三、离家出走,丈夫儿子被抓去威胁

为了躲避迫害,王晓燕离家出走,曾在野地里呆过一天直到深夜,也曾在大雨滂沱中奔波。因为她的出走,公安局长黄景祥大为恼火,把她丈夫弄到公安局,拍桌子瞪眼,喝令叫他出钱带着他们去找人,如找不到就判他七年八年。他深知妻子修炼了法轮功给家庭带来了无限的生机、祥和与快乐,正因为中共的无理镇压,使全家人饱受了煎熬,因此他不去。黄景祥等就违法关押他一天一夜,过后又骚扰王晓燕十六岁的儿子。

警察不顾老师们的反对,硬把孩子从学校劫持到左旗派出所,孩子刚坐下,警察一声巨吼:站起来!吓得孩子不由自主的弹起,警察命令他说出其母亲的下落,恐吓他如不说就判他个一年二年的,就别想回去了。一小时后老师来看守所往回要学生,看到此景非常不满,说你们把他吓坏怎么办?他就要面临中考了,我怎么向他家长交待?看守所警察还是不放他,又弄到公安局交给两名女警,她们用哄骗孩子签字,孩子不知她们写些什么,不签,后来她们自己签了字,才把孩子放了。

为了找到王晓燕,警察骚扰了她的许多亲属、同学。有的同学家,半夜三更来那么多警察把他们的房子包围了,把他们吓得还以为自己家出什么事了呢。

警察还到许多其它地区去找她,到内蒙古西乌旗去找她时,临走前鸣枪三声。

四、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下午,原派出所副所长唐国志带两名警察去王晓燕家,没等她把门打开,就从前房跳入院子,强行把王晓燕劫持到左旗看守所,给她一份劳教三年的决定书,给两个月的审讯期间。她多次想写申诉状,要纸笔他们不给,还招来看守所教导员周军的一顿训骂。后来在家人的要求下,才准许她写申诉状,结果却如石沉大海,再无回音。决定书也被看守所警察苏日格以办案为由,交给了公安局办案人员白秀珍、刘志军。

被违法关押两个月左右时,她的儿子把胳膊摔坏了,她很着急,不知孩子摔啥样,要求接见家人,招来了周军的一通训骂,还说她不过日子,跑这儿来躲心静儿来了。急得她一夜之间双鬓都白了。王晓燕被关押迫害的旧病复发,子宫肌瘤明显加大,血越流越多,人发虚,身体发软。

二零零二年端午节前几日,王晓燕被违法押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被两个包夹(不离她左右)时刻看着,队长用欺骗的方式让她写“悔过书”等,紧接着对她强行洗脑一个月,天天灌输诬蔑大法的歪理邪说。

尽管王晓燕的身体十分虚弱,也被强迫奴役劳动。每天站十几小时拉动破旧的编织机织手套,站得她两腿发软,因子宫肌瘤,有时刚刚垫过的纸就湿透了,顺着腿往下淌血,上厕所还限制时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中午饭限制在十五分钟,在低劣、肮脏的车间里吃,没有充足的水喝,更没水洗手。

王晓燕被迫害的体质更差了,她实在织不出手套,警察就叫她包筷子。她从小就体弱多病又没干过大活,根本就完不成那繁重的任务,只得加班加点或别人帮她。每天的睡觉时间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有时感觉刚刚睡着就被叫起床了。

其实,那里包装的卫生筷子并不卫生,因为不消毒;脚踩脚面;吸毒人员把擦脚布或更脏的布弄湿后洇包筷子的纸;很多人的手被磨破一层又一层,谁也不知上面有多少细菌。可是筷子却在许多地区畅销。

因包筷子很赚钱,劳教队就大车小车的往里拉,不论岁数大小、体质好坏都得卸车,从院子里扛到一楼、二楼、三楼。

王晓燕的家人看到她的体质太虚弱了,连说话声都那微弱,可是劳教所不放她,不得已她家人送给劳教所长两千元、送给劳教所政委两千元、送劳教队长郭香芝(邮编010020 办公室电话0471-5693039)一千元,过一个月即零二年九月把她放了。

回来后,她找左旗公安局唐国志去要曾经被他们勒索的一千八百元钱,唐国志看到她被迫害的瘦骨嶙峋的样子,非常惊讶的说:哎呀,你咋这样了?他深表歉意,同意帮她要钱。王晓燕说:当时是你带人抓的我,但是谁指使你干的,都谁参与的,当时的手续与证据,你都要保存好,做到心里有数,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会起诉迫害我的人,免得你自己当替罪羊。

二零零三年五月,王晓燕的丈夫出车祸身亡了,下葬的人群刚刚回来,派出所警察奉“六一零”人员的旨意,来逼王晓燕交思想汇报,扬言,不交就收回劳教,在场的人又气愤又惊恐,她的儿子搀扶着十分悲伤的母亲,看到来的人如此不人道,真想揍那人一顿,被他母亲及时制止了。她跟来的人说:你看到了吧,我丈夫刚刚入土,他们就指使你们来逼我,你回去告诉他们,我再也不会给他们写任何东西。过后,他们叫王晓燕的姐夫替她填写好多东西,还扬言劳教所要来接人。不久她的劳教期满,劳教所以她后期没写思想汇报为由,扣压了她所外就医的押金两千元。

王晓燕被释放后,原单位把她上缴的养老保险金退回,她失业了。加上几年的被迫害,家里的积蓄也折腾没了,她因流血过多,身体一时不能恢复,为此,生活上步步艰难、处处坎坷。

五、再次遭劫持 被劳教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左旗公安局国安队长那顺带三名警察去劫持李树杰,说让她到公安局核实个事,恰巧王晓燕刚去她家,那顺告知唐国志说王晓燕也在她家,问咋办?结果王晓燕她俩都被劫持到公安局。抢走了王晓燕很精致的手提兜和里面装的大法书。她和同一天被抓的李树杰、李胜军、李玉芬,都被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警察私自拿王晓燕随身携带的钥匙偷闯民宅,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并让邻居签字。

李井文黑天半夜的按个儿提审她们,实际上是往编造的劳教黑材料上按手印、照像。他们把王晓燕带到一间屋中,李井文拿着照像机,指使三个劳动号在押人员,不由分说,两边抓着胳膊,一个揪着头发,强行照像。随后把她推到一张桌子前,把她的手背过去掰她的手指,掰了半天没掰开,李井文狠狠地说:使劲掰!这样他们强行按上了她的手印。李井文还对她骂骂咧咧的。由于李井文等强暴行为,把她折腾的一个门牙、一个边牙都活动了,生疼生疼的,到现在这俩牙也怕硌着,不敢咬硬点的食物,每次吃饭都不得劲。

王晓燕的一个邻居因打官司被关押在同一监室,看到她被送回监室时头发凌乱、两只手弯曲着,动不得,邻居一下抱住她就哭了,说:大姐,你咋遭这样的罪呀?我是犯到这儿了,可你我知道是多好的人呢?这回我可真相信法轮功被迫害了。这位邻居把她们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手、袜子都洗了,把王晓燕的脚也洗了。

过了一会,那顺来到窗前宣读决定书:王晓燕、李胜军、李玉芬、李树杰各劳教二年。到凌晨三点钟,李井文、汪基拉等悄悄的把她们违法押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王晓燕的儿子在高中读书,面临高考,她的年迈的母亲正在生病,都急需她照料。

关押王晓燕的二大队队长彭玉梅安排两名吸毒犯对她包夹,把王晓燕关押在装有杂物、衣物的库房里,房间极小,气味很难闻,睡觉时只铺地板。每天有一个或几个在押人员做她的转化工作,即强行灌输歪理邪说,迫使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每天她的头就象有一个重物压在上面一样的难受。那时,她的儿子正处于高考期间,她不知儿子考的如何,更不知能上什么学校,又不让通电话,干着急,急得眼睛生疼。她那羸弱的身体,还被迫参加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奴役劳动。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王晓燕被释放,原左旗 “六一零”主任邢树新、林东镇东城区书记雷玉刚等把王晓燕接到赤峰。晚间,赤峰市迫害法轮功组织“六一零”的陈小东在饭桌上虚伪地向王晓燕许诺:回去后给你上养老保险,尽量帮你恢复工作等,还说你有事直接找雷玉刚他们,这是娘家。还叫雷玉刚把她的低保给办了,说要过年了。可是到家才知道,原来还有的低保却给取消了,找谁办谁推诿。

现在她只能靠打工为生,由于体质弱、年龄又大,只能找一份低工资的工作来养家糊口。

十多年来参与迫害王晓燕的部份责任人有:

赤峰市公安局王某某
赤峰市“六一零”鲍晓宇
左旗政法委书记李国、赵国新、王秀军
“六一零”朱子杰、张荣山、付秀云、邢树新
左旗公安局长黄景祥
副局长汪其格、唐国志
国安大队图布信、那顺、杜义、李冰
还有恶警刘志军、崔凤国、白秀珍、张玉珍、刘建国、蔡福云、姜海山、刘艳林、齐柏林(音)、杜敏军、汪成(音)、田立成、燕春旺、张惠彬、王吉拉、李井文、张凤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