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妈妈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我的妈妈名字叫胡其利,今年48岁。原是黑龙江省双鸭山矿务局一建公司医院(现在更名为方圆医院)职工(划价员),1999年11月21日因为依法进京上访,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真相,被单位院长牟令勤、党委书记李青华于1999年11月23日除名(开除公职)。十年中妈妈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现在又面临被非法审判。


胡其利和女儿

1:母亲得法修炼

1996年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妈妈去益寿山(现名益寿山公园)锻炼身体时看到一面横板上写着“法轮大法 真善忍”的标语,妈妈被深深的吸引,从此便学炼起了法轮功。

妈妈只是闲暇时看看书,每天早晨去山上炼一个小时或半个小时的动功,竟然人生观都改变了。妈妈按着“真善忍”的理念要求自己,实践着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在当今的社会里,公家的东西,能用的上的谁不往家拿点?“不占白不占,白占谁不占”是人们常常说的一句话,常常这样做。妈妈从前也是如此,在医院上班,打针、开药不是很方便吗?所以,妈妈也和别人一样,经常开点药存储在家里。可是自从妈妈学习了“法轮大法”后,她再也没有开过公家的药回家,不拿不占公家的东西。就连我小时候生病去妈妈单位打针,妈妈都按规定付费的。有时妈妈收到了假钱,二话不说把钱销毁掉,也不让它从妈妈手中流传给别人再欺骗他人。

这便是信仰的力量!一个人她知道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她便从内心里去要求自己,你让她去做不好的事她都不去做了。在单位里,妈妈工作认真,勤勤恳恳,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法轮功是一种真正能使人道德提升,人心向善的好功法。他要求修炼的人不能杀生、要重德、要与人为善、与他人和睦相处做个好人。就是因为大法好,所以炼的人越来越多。

2:风云突变,妈妈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被开除公职,从此我们的家开始长达十年的聚少离多的离乱人生。

也许是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至1999年约有一亿人在学炼法轮功。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忌,发动了一场针对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大规模的疯狂迫害。用它的话讲:“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自此,我的家和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一样开始了痛苦的十年,并且直到今天迫害还在继续……

妈妈第一次被非法关押的经历:

1999年11月21日妈妈合法上访,为讲明法轮功使她身心受益的事实和公民享有信仰自由的权利而进京上访。妈妈却遭到北京公安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17天。

回到家后上班,妈妈才得知已被院长牟令勤和党委书记李青华非法(违反《劳动法》)私自除名,从此妈妈失去了工作,靠打工维持艰苦的生活。即使这样,也不能使妈妈放弃对真理的坚持,坚定的维护着自己信仰的“真善忍”宇宙大法。

妈妈第二次被非法关押:

妈妈因为讲真相被绑架,关押在双鸭山矿务局看守所。妈妈回家的那一幕至今历历在目:那一天,妈妈出来了,羸弱的身体骨瘦如柴、头发长长的花白了好多、两只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嘴唇也是紫红色的,连说话的力气都不足……曾经美丽的母亲已经风采不再。就是因为妈妈被关押迫害的快不行了才放回家的,妈妈眼神里却没有仇恨,也没有怨言,看着我微微的笑了笑……看看妈妈这副样子,我的心如刀绞,连忙给妈妈冲了一碗糖水,然后自己跑到另一间屋里抹眼泪……。

妈妈第三次被非法关押时间是2001年9月6日,关押地点是双鸭山市看守所,关押58天至11月3日放回家。

妈妈被非法劳教两次,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位于西格木乡)。

因为妈妈坚持为大法鸣冤,于2000年7月2日进京上访,被双鸭山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没有任何原由。2002年正月初九,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下午,妈妈正在给我做庆祝生日的准备,来了四个警察,二话不说强行绑架走妈妈,并非法劳教两年。在那两年中,妈妈被劳教所警察和刑事犯折磨着。每天坐木圆凳(直径半尺多点,形同车轮,上有三个铁疙瘩)十七、八个小时,被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片;因为妈妈不放弃信仰,被干警戴大背铐数日,受尽了折磨。

目前妈妈面临被非法审判:

2009年7月20日晚八点左右,双鸭山市公安局立新派出所所长李洪波和禚爱民等四、五个警察以收费为名骗开家门,入室后恐吓我们:“不许动,敢动就对你不客气。”连上厕所也不让。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屋就翻,抢走我家的私人物品、指环、手机、现金400多元。妈妈被非法关押在双鸭山市看守所迫害至今,已被批捕,面临被非法判刑。

3:并非尾声:我想告诉世人的

像我妈妈这样一位贤妻良母,一位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讲清被诬陷的事实,却遭受了如此的无理迫害,即使在中国古代不是也有“击鼓鸣冤”的权利吗?

春秋末年,齐国的相国崔杼弑齐庄公,然后命太史伯在史简中写上“庄公是得了疾病死的”。太史伯不听,在竹简上写道:“崔杼弑其君光”(注:齐庄公名光)。崔杼大怒杀了太史伯,太史伯有三个兄弟,名字分别叫仲、叔、季。太史仲见哥哥死了,接替了哥哥的位置,继续写“崔杼弑其君光”,也被崔杼杀害。太史叔写下了同样的话,又被崔杼所杀。最后弟弟太史季来了,写的还是“崔杼弑其君光”,崔杼以死威胁之,太史季不为所动,崔杼被太史季的正气所震撼,将竹简掷还给了他。

这种秉持真相、忠于真理的精神,让中华民族的血脉延绵几千年,在当今的中国,当这种精神越来越式微的时候,无数法轮功学员却在勇敢的践行着这种精神!

迫害法轮功,其实就是在迫害民族的良知;在毁灭民族精神、民族未来!

我妈妈被迫害的经历是无法用我的语言完整的把她讲述出来的,在被迫害的过程中,那种对身心的摧残、心灵屈辱是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的,是用文字“写”不出来的。我能描述出来妈妈所经历的迫害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的冰山一角,迄今为止仅能上传到明慧网上,已经有三千多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讲真相被迫害致死,数以万计的修炼人被非法拘役、劳教、判刑。

但是十年来,他(她)们仍然坚持着自己的使命,在苦难与诽谤中,告诉被蒙蔽的世人真实的事实。因为他(她)们明白:爱一个人就要为他的生命负责:让他们明白真相,从而辨别是非,不能造下迫害佛法的恶业,让生命远离危难。

这就是这么多年妈妈坚持的心声!

我也相信:无论是谁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终有一天必定会受到良心与道义的审判,因为真理长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