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市二零零九年部份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进入2009年以来,河北沧州市运河分局、新华分局及其它部门频频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弟子。

(一)运河分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2009年以来,沧州运河分局国保大队唐国利、李毅先后非法抓捕李丽、张永红、陈淑敏等大法弟子12人。并非法抄家、勒索钱财。

李丽已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至今拒不让家属探视。并意欲勒索家属两万元钱。

年过半百的张永红每天被逼迫白天做奴工,晚上值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据悉张永红被非法劳教一年,被石家庄劳教所劫持,继续迫害。

八月十八日晚七点多大法弟子刘凤玲、刘桂英在市二医院对面的农行楼下讲真相时,被恶人盯梢。九点多二人返回到师专院内时,被跟踪的两辆运河分局的警车中的恶警非法绑架。可能恶警已认出刘凤玲,顺便非法抄了刘凤玲的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和几本经文及少量资料和光盘。

十九日深夜一点左右,唐国利又带领七八个恶警闯入刘桂英家非法抄家。非法抢劫个人财产价值四千多元。八月十九日二人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

9月2日下午,4个运河分局恶警(胁迫左淑萍的丈夫回家开门)将沧州师专教师左淑萍非法绑架,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价值4000多元的私人物品。

9月2日晚,十来个运河分局的恶警直扑赵兰君家,非法抄家,抢劫了所有大法书籍及部份真相资料,抢走了录音机和炼功带并绑架了赵兰君。当晚这伙恶人又从赵兰君家直奔田敬先家,敲门问后得知田敬先不在家,他们就一直在门口等着,约10点30分左右绑架了正欲回家的田敬先。

9月4日上午运河分局恶警找到市统计局大法弟子徐双丽的丈夫说:有个案子牵涉徐双丽,并去徐双丽家里非法抄家,非法抢劫电脑一台。现在徐双丽有家也不能回。

9月4日中午,大法弟子刘芳的丈夫给刘桂兰〔刘芳的母亲〕打电话说:找不到刘芳,手机关机联系不上,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电脑没有了。从抄家的情形看,刘芳很可能被下去公安绑架。刘芳的失踪让家人焦急万分。

此前,2009年4月13日下午,沧州市运河公安分局国保队长刘坎华指使恶警李毅、张振海等数人闯入师专教授、大法弟子刘桂兰家,绑架了刘桂兰并非法抄家,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抢劫私人物品价值4000多元;恶警走后家人整理物品时,发现所有私人存折都被抢走了,其中女儿的一个存折2万,老伴的两个存折共3.45万,以及刘桂兰教授自己的工资折4500元及500多元家庭零用现金与一个装有20多元零钱的钱包。当刘桂兰4月17日从看守所回到家中去银行挂失时,被告知:她和女儿的存折已被冻结。随即刘桂兰去运河分局找国保队长刘坎华索要,连续去了两天都毫无结果……

(二)新华分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2009年以来,新华分局副局长霍志刚和国保大队长张英杰先后非法抓捕、关押大法弟子康兰英、王希珍、史绍安、王俊颖等8人, 并高额罚款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少则一万元多则几万元。

4月15日上午9点,新华区国保大队绑架沧州市大法弟子康兰英。从早晨6点起新华区国保大队就伙同西环派出所十多名警察、数辆警车把康兰英家团团围住,7点多强行破门而入,企图劫持康兰英,遭到家人的正义抵制后,又叫来新华分局副局长霍志刚及数名警察,强行把康兰英劫持到新华分局,并抢劫私人物品价值五千多元。从被绑架之日起,康兰英绝食抗议非法迫害。

在康兰英绝食期间生命一度出现危急。据悉当时康兰英咳出的痰中带着血。狱警带她去医院检查身体,可见康兰英身体状况已经很差。邪党机关拒不放人,还诬陷她是什么“组织者”,欲强加罪名,加重迫害,就是这样草菅人命。

康兰英已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沧州市人民医院不法人员还要对她进行灌食迫害,直灌的康兰英鼻孔喷血才肯住手。不仅如此,沧州市新华分局、沧州市看守所拒绝家属探视康兰英。他们互相推诿,让家属疲于奔波。霍志刚对前去要求探视康兰英的三个妹妹推诿不成就辱骂推搡。

4月15日,在刚刚绑架康兰英后,新华分局恶警又去沧县县直幼儿园,面对天真可爱的孩子,欲绑架正在上班的大法弟子王希珍,遭到幼儿园负责人的抵制,他们又对教委施压,后将王希珍诱骗出幼儿园绑架并抄了王希珍的家。现王希珍被劳教1年,被石家庄劳教所劫持,继续迫害。最近家人去探视王希珍,发现王希珍格外消瘦。

在史绍安被非法关押期间,她4岁的女儿整天可怜巴巴的哭着找妈妈。

(三)被利用参与迫害的其它部门

沧州市人民医院

2009年3月,河北沧州市人民医院人员在明知大法弟子唐建英有心脏病(由于长期迫害造成)的情况下,对唐建英进行野蛮灌食,造成唐建英胃出血。4月底,又对大法弟子康兰英、王希珍进行灌食迫害。

由于长期非法关押,唐建英出现心脏病症状,经常在夜晚由于心绞痛的折磨不能入睡。参与灌食的沧州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当然知道,他们更清楚对一个心脏病人灌食等于谋杀。唐建英遭野蛮灌食造成胃出血,不法人员依然不顾人命,继续灌食这一残酷迫害行径。

4月底,在对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康兰英、王希珍进行灌食迫害时,康兰英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然而,不法人员直灌的康兰英鼻孔喷血才肯住手。康兰英自4月15日被绑架以来一直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至今已经3个多月,生命危在旦夕,她已经瘦得仅剩下骨架,咳出的痰中带血,在康兰英生命如此危机的时刻,还多次对她采取灌食,其恶行令人不齿。

恶人给王希珍灌食时,将王希珍五花大绑,逼迫她写不再绝食的保证书

沧州市人民医院已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入“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

沧州市各居委会

最近沧州市朝阳南居委会以卖“节能灯”为名,到大法弟子家骚扰,他们通常去1——3人,进屋后,一人跟大法弟子借口推销节能灯,其他人则进屋各居室乱窜、乱看。沧州师专附近已有4名大法弟子被上门骚扰。

无独有偶,进入2009年,沧州市各社区、居委会再一次对辖区法轮功弟子进行骚扰,登记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电话、手机号码等个人资料,妄图根据这些资料对大法弟子进行各种形式的迫害。并扬言这次的行动“更细致”、“更彻底”。

8月30日,各大网站转载了新华网一篇题为《最高法院院长要求法官审案从党和国家大局出发》的新闻,从题目就能看出,邪党制定的法律就是为其党自身服务的,为钳制民众准备的。尽管邪党一再高喊“以法治国”,但是自邪党执政以来,国家的政权、法律皆成了其杀人的屠刀、打人的凶器。由此可以看出邪党的迫害正从法轮功转移到普通民众。或者说,邪党一直以来利用法律迫害普通民众,其中包括法轮功弟子,只是对法轮功弟子的迫害更加惨烈。

这篇新闻引来网友一片斥责:“法官审案要从宪法和法律出发!”、“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从网友的义愤中,也能看出邪党指正下的司法黑暗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过去贤明的君主为何都很重视倾听民声,是因为民意即天意。中共邪党的暴行必遭天谴,2002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一块从中间裂开的巨石,上书:“中国共产党亡”6个大字。自2001年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问世至今,已有6068万有识之士退出邪党组织。还被邪党利用来充当打手的人、还对中共邪党存有幻想的人,请看看揭去中共画皮的《九评共产党》,看看波澜壮阔的退党大潮,了解法轮功真相,及时选择退出邪党,才是明智之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