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迫害辛酸泪

青海一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青海报道)法轮功学员苗青,女,现年四十九岁,原青海省量具刃具有限公司六分厂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年来,苗青遭受非法劳教三年零十九天,工作被开除,抄家一次,遭骚扰无数次,亲属精神上受到严重创伤。

到京上访讲真相 丢了工作家也破

二零零零年二月过年期间苗青到北京上访,向有关部门说明“法轮功教人向善、祛病强身”的事实真相。她从北京回来后,原单位将她除名,是董事长贾友谊、书记李悦、六分厂厂长穆永彦等人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二日做出的决定。并骗取三千四百元,说是什么将她从北京带回来的费用。

苗青原住址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同仁路46号西宁市仪表厂家属院(省二医院对面)。苗青遭到单位除名后,西宁市城西区公安分局、城西区政法委(六一零)、古城台办事处、学院巷东社区居委会和仪表厂几家单位联合起来对她进行批斗会式的迫害,并把居委会设在她家楼下,对她实施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出去买菜、干什么都跟着,失去人身自由。期间市公安局、市安全局、城西区公安分局、五四大街派出所、古城台办事处、居委会不断骚扰,对其家人恐吓。

市公安局不法人员有一天还把她带走,从中午十二点多一直到晚九点进行威逼、恐吓,随后又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书。三月八日,五四大街派出所不法人员找到她丈夫打工单位让他回去找她,致使无法工作。这种迫害使她全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她丈夫和孩子承受着来自社会、家庭及各个方面的巨大伤害和压迫。她丈夫承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三月底某夜一点钟趁她和孩子睡觉,他打开煤气,关闭门窗,使整个房子充满了煤气味,他点火后,居然没有发生爆炸。好人自有天佑,全家躲过了一次横祸。为躲避中共的恐吓和骚扰,她丈夫只好搬出去住。苗青被单位除名后无经济来源,还要面对生存问题,每天几个不法监控人员寸步不离,致使她无法打工,又要抚养孩子,以上几个单位不法人员隔三差五的骚扰,被逼无奈,只得于同年八月离家出走。

三年苦狱 血泪斑斑

即使迫害成这样,这些追随中共迫害的恶人还不罢休。二零零一年五月二日,苗青在西宁市昆仑路汽配城前公路上行走,被五四大街派出所武所长和警察尤某在车上看到她,随后被绑架到城西公安分局,第二天被送到西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她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她饱尝了人间地狱般的苦难。每天超负荷的奴役劳动,由于她正念抵制这种不公正对待,就被一直置于比普通劳教犯更为恶劣的所谓“严管”。平时不许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一或两个烟毒型劳教犯二十四小时“包夹”限制人身自由。二零零二年十一、十二月,从东北来了几个最流氓、最残酷、最邪恶的警察,他们使用了人间最流氓的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你放弃信仰法轮功,同时向其他狱警传授最恶毒的经验。十一月某日,由于苗青抵制迫害,不戴写有自己名字的胸牌,十几个警察在办公室对她大打出手,以段海荣(时为管教科科长)为首,李华、许某、张某、王海杰等人,电棍电,扇耳光,张某打她的耳光最多,致使鼻子淌血,并往她脑门、手、身上用电棍电。

十二月某日,苗青被弄到一楼隔离并“严管”,某日晚狱医陈清华把她叫到二楼办公室,让她写抄写诋毁法轮功的材料,她告诉陈某“不会写有损于法轮功的东西”,陈开始不断地打她耳光,并掐住她的脖子使她差点窒息脸都青了,可陈清华却说“你的脸也会青?”他还说“你写三书(注:‘三书’即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不写就站一夜”,她说:“我不会写的,永远都不会写的!”就这样他打累了在太师椅上睡了,让她在对面站了一夜。第二天早五点多,她要求上厕所也不允许。因昨晚下了一场大雪,把苗青双脚冻得不听使唤了,直到九点多才回到监舍,陈并告诉“包夹”人员白天不许她睡觉。

在这劳教所黑窝里,残酷得令人发指,在那段日子里真比文化大革命还厉害:楼道里高音喇叭放着;房间里监控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两个烟毒型劳教犯“包夹”着,晚上睡觉两个人睡一个床(目的是便于监视);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带出去大铁门就哐铛一声,人回来时伤痕累累,恐怖极了,连烟毒型劳教犯都说,大铁门一响人的心都揪起来了,不知哪个法轮功学员又要遭毒打了。法轮功学员谈迎春(注:原西宁市昆仑中学教师,迫害详情见《明慧网》的《青海迫害一览》)被该劳教所迫害死后,她们害怕了,才使法轮功学员的环境变得相对宽松了。

苗青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延期十九天,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才释放回家。

刚出囹圄又遇祸事

释放的那天,城西区政法委、古城台办事处、学院巷东社区居委会人员带着苗青的丈夫到劳教所接她。由于原住地被城市建设征用,苗青本人没有经济来源,丈夫下岗多年,所以搬到郊区居住。丈夫的姐姐找的房子,位于城北区。当地听说苗青不放弃信仰,就百般刁难不让她在这地方居住,大堡子派出所、“一机床”社区和房子所在单位都给房主和苗青的大姑姐施加压力,不让她居住。苗青找到该社区主任,问谁不让她住?她要逐级上访,有什么理由不让住,这是违法的。主任说自己不懂法律,要去请示上级。派出所的人来了说让她住。他们明里一套、背地里一套,表面答应,背后却对苗青的大姑姐施压(大姑姐是下岗工人,在这个社区打工,以这工作来要挟)。由于他们耍流氓的手段,使苗青的丈夫和大姑姐大吵一架,两人从此不再往来。为此她大姑姐心脏病复发,因抢救及时才得以保命。苗青丈夫听说后,吃了药要自杀,万幸没死,差点逼出两条人命,那些人怕担责任很长时间不敢来骚扰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原学院巷东社区雷晓霞伙同一女人又到青海省平安县找到苗青(因生活所迫,到此谋生),鬼鬼祟祟、慌慌张张说是路过此地过来看一下。西宁市六一零(六一零即迫害法轮功专职非法机构)和平安县派出所勾结起来对苗青进行骚扰,平安县派出所所长贾拉毛假冒砖瓦厂的老板到她店里监视,在店对面租一铺面房子派人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长达三个月之久。大家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中共采用各种手段来针对好人这事本身就是卑鄙的、怕曝光的,对于善良老百姓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前述有关单位不法人员又一次上门骚扰。古城台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李某、学院巷东社区雷晓霞五四大街派出所一行六人,于下午三点左右到苗青家,没找到她,又逼着她丈夫到她姐家和以前的邻居家找。当晚约七点再次到以上两处骚扰,当时邻居正义的告诉他们:因炼法轮功把人家开除工作这么多年,又不恢复工作,你们还到处找,你们还让人活不活了?次日,一行五人再次上门骚扰,他们扬言,如见不到人就向上面反映,还要上门来,直到见着人。第三天,他们又伙同平安县派出所去苗青在平安县的大姐家骚扰。

中共公安部门完全蜕变成迫害民众的暴力机器。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西宁市城西公安分局、西宁市安全局
西宁市城西区政法委(六一零)
青海省女子劳教所:段海荣(原管教科科长)、陈清华(狱医)、王海杰(大队指导员)、李华、许干事、张干事
青海省量具刃具有限责任公司:贾友谊(董事长)、李悦(书记)、穆永彦(六分厂厂长)、郄立伟(劳资处处长)
古城台办事处
学院巷东社区居委会:雷晓霞
西宁市五四大街派出所:武某(原所长)、尤某
西宁市城北区公安分局、大堡子派出所
一机床厂社区居委会
青海省平安县派出所:贾拉毛(所长)
西宁市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