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老人修炼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我是98年入门的大法弟子。大法在我身上出现过很多的神奇,一直想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可文化水平太低,而且年事已高,80岁了,也就没有写。现在我终于想提笔写这个稿了,我想是师父赐给了我这个能力,否则不可能做到。

自从学法修炼那天开始,我就信师,信法,我多年不愈的疾病,心脏病、膀胱炎、脑萎缩、胳膊肩部骨折、青光眼、白内障严重的接近失明等等,修炼后全部消失。修炼不仅给我延续了生命,也提高了我的心性,我三件事都认真去做,能做多少做多少。修炼还使我的家庭和睦,全家跟着受益。

99年11月初,我们老俩口和儿子,孙子同住。那是一套两室一厨,不到36米的房子。他们爷仨住那11米的房间,三口人都长的又高又大,住不下了。这时有人给我们介绍了一处住房,一室一厨,也很小。我老伴有脑血栓的症状,行动不太方便。但我还是劝老伴,把我们原来的房子让给儿子,儿子给了我们买房的钱。这样全家都很开心。儿子帮我们收拾好了住房,我们高高兴兴的搬家。

没想到的是住進去四天后才知道,这里每到冬季上水管会冻死(也就是停水),偏巧,那时下水道刚好也堵了。在这艰难的时候,我想到了法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这个难是我要过的关。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要吃苦当成乐。那年我已经70岁了,我住的是2楼,就是到楼下也得走一段距离。我只好找到附近住平房有水的住户去接水。这对我这个老年人来说,是要克服许多困难的。我又不得不花钱把下水道修通开。大冬天的,我整整拎了4个半月的水。转年三月中旬,冰雪融化了,上水自然也通了。

我用行动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一切考验,我闯过来了这一难。

由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越来越结实,我就帮姑娘接送孩子上学。有一次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下摔倒在地,孩子吓的直哭,我说没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悟到这是来取我的命来了,我立刻发正念:大法弟子炼出的是金刚不坏之体,坚如磐石,不许旧势力和黑手烂鬼来迫害。发完正念,我一下子就起来了,什么事都没有。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

又一次,在小姑娘家,早晨要把棉被叠好放進柜子里的上层,我需要踩凳子才能放好。刚放好被子,凳子踩翻了,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身子动不了了,可脑子非常清醒:我一定是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不然怎么能摔倒呢?我天天学法,整点我就发正念,我明白了,是真相讲的太少,当时我悟到,只要能坚定正念,邪恶就拿我没办法。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学法溶于法中,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我对自己说,明天我就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全听师父的安排。想到这里,我就起来了,什么事都没有。

一天晚上我发高烧,姑爷很担心,让我吃药,我说没事,我就背《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然后发正念,让邪恶黑手烂鬼全部解体,果然退烧了。姑爷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有一次因大姑娘家扒火炕,让我暂住二姑娘家,我不情愿的去了。第三天早晨,突然间肚子、腰都非常疼,还直吐,特别厉害。这时,大姑娘来接我,一看见大姑娘,所有的病痛状态全都不见了。我在打车回家的出租车上还给司机讲了真相。司机听明白了,当时就三退了,还让我们先帮他爸、他妈退了,回去他跟父母讲清楚他们一定会退的,还说回家要告诉奶奶,全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可是到家后第二天,肚子、腰又开始疼,吃不下饭,延续了近一个月。在这期间我就向内找,我又有什么漏呢?我悟到了是情,是喜欢与不喜欢。大姑娘家住平房,有院子,行动自如,我喜欢;二姑娘家住楼房,装修也好,可就觉得不方便,不喜欢。这不是执著心是什么?我找到了此心,我想,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不但要放下执着,还要放下生死。我自身在修炼中有很多不足,有些问题悟到了,可也有局限性,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一个月当中,我坚持学法,发正念,炼功,我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一天我到公安局办身份证(换老年证)。走到公安局门口见一个老头60多岁,直看着我。我想这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就和他搭话,他就和我说他眼睛怎么不好,很痛苦,让我救救他。我就告诉他我原来眼睛几乎失明,告诉他我的眼睛是怎么好的,又告诉他“三退”保命,又告诉他还要每天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时就明白了,做了“三退”,学会了念“法轮大法好”。他心里非常感激,临走时和我握手道别。我知道是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才能把真相讲到位了。

因为我是老年人,见到老年人,我一定要讲真相,碰到老太太,我问:你身体好么?如果她说“不好”,我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她们都能接受,还当我的面念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次我碰到了一个83岁的老太太,我一跟她讲真相,她就大声高呼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为她高兴。

2007年,我弟弟76岁,得了肝癌。他的儿女们给他准备了后事。以前我也给他讲过真相,他没有态度,这次我又去给他讲真相。见到他我首先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灵因素,然后跟他说:“你要不想死,只有一个办法,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他说:“行,我听你的。”我说:“你真心实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好’。”弟弟当时就非常认真的跟我念,我给他大法护身符,他当时就带上了。我跟他说,我只能给你讲真相,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你,你要相信,慈悲伟大的师父也会给你第二次生命。我弟弟连连点头。我给他送去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和录音机,他如饥似渴的马上听了起来,我问他:你能听懂吗?他说能。现在他活的非常高兴,买菜做饭,出去散步,什么都行。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度了众生。

2007年我去小姑娘家,帮她照顾上学的孩子,做饭,料理家务。虽然我坚持学法、炼功,正点发正念,但一天下来还是觉得挺累。可是姑娘下班到家,经常是挑剔,这不对那不对,我就火了,我没做到忍,更没做到师父说的用“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过后认真悟一悟,为什么发火,是为了名,想听顺耳的话,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虽然读大法了,可放下书本就我行我素,这哪行啊,其实姑娘是在帮我消业,我的业力落在她身上,她肯定难受。

2008年我住大姑娘家,住平房免不了烧煤,批拌子,扫院子,倒灰,收拾房子、篷子之类的活儿,我不怕辛苦劳累,把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可我姑爷他就又把东西摆的到处都是,走路都不方便,我就总跟他叨叨,他不生气,一笑了之,可就是不改。我就跟我姑娘说,让她管管他,可我姑娘也不往心里去。我一看俩口子谁也不说谁,心想那这家里我管,我什么都管,可我越管越生气,越管越凶,说话的语气越说越重,不管说他俩谁,谁都不吱声,我就更来气了。因为我们三个是同修(姑爷2004年得法),我姑娘跟我俩商量,“咱们集体学法吧?”(以前都是自己看书)从08年9月开始,每天早晨炼完功,发完正念,就集体学法。然后谈体会,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商量怎么样能更多的救度众生。

一天我姑娘说,“妈,咱们写稿吧。”我说我修的不行,怎么写呀?再说我也不会写啊。我姑娘说,“妈,你修的挺好的,书也没少看,每天到整点就发正念,真相讲的也挺好。”我说:“你看我这几天象疯了似的埋怨你们。”我姑娘说,“那也是好事。不正暴露出你的执著心么。认识到了去掉就行了。”我冷静的思考后,心想,师父度我10年了,给了我这么多,我无以回报。师父告诉我们,大方向看明慧网,可我从来没有给明慧网投稿,我得写。就写我经历的和认识到的这些事吧。

通过我们集体学法,三个人都向内找。写这篇稿的这几天也让我认识到了很多不足,我就努力去改。这几天我的变化非常大,读法时声音洪亮,流畅,吐字清晰,和姑爷说起话来也心态平和了,做起家务活来轻松自如。姑爷因修房子摆的满院子的东西,我都默默的给收拾好,眼睛越来越明亮。我们仨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溶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不当之处还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