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只要不留伤,死了也没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沈阳报道)2007年,大法弟子张树兴被辽宁大连开发区湾里派出所所长王培重非法关押54天后,关押到大连教养院五大队,四天后又转押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一所。张树兴历经各种酷刑迫害,被关“特管室”。看管人员扬言:“上面对你格外‘照顾’,说了,只要不留伤,死了也没事。换句话,也就是往死里折磨。只要没证据。”

2007年6月5日,张树兴被大连开发区湾里派出所所长王培重及车明等恶警非法关押在看守所,54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押在大连教养院五大队,四天后又转押至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一所三个大队全都关押迫害过张树兴。

一、遭毒打

8月1日上午,恶警把张树兴带到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一分队的宿舍,叫来4个普教,强行将张树兴锁在老虎凳上,摁着强行剃光了头,戴上头盔,手脚四肢全用手铐铐在老虎凳上了。白天锁在老虎凳上,晚上被铐在床边。

8月2日,张树兴被五大队队长押送至马三家一所二大队。刚一进大队部,就被身后的四防董笑狠狠的踹了一脚。

8月8日,张树兴因不配合干活,二大队队长高某上来就给他两个耳光。

9月29日,张树兴被转押至一所三大队,因不配合干活,恶警李峰向众人宣布任何人不得同张树兴讲话。

10月4日,李峰骂张树兴身边的普教同张树兴讲话,张树兴替他解释,李峰上来就给张树兴三个耳光。张树兴说打人犯法,他就挥起拳头向张树兴头部猛打了三拳。当时就把张树兴的牙给打活动了,原来的假牙也不能用了。张树兴要求治牙,大队一直不管。李峰打过张树兴后,一直让张树兴远离大家30米以外,不能站着,只能坐在玉米地的垄沟里,不许垫东西。专门有四防看着。

二、拒绝亲人见面

从2007年11月起,恶警就不让张树兴和亲人见面。大冬天里,张树兴妻子顶风冒雪的从大连来回七、八百里。每次花费两天的时间倒八次车,一次次的来看,一次次的不让见,而流着泪回去。

12月中旬,张树兴拒绝穿囚服,恶警就不让他穿棉衣。马三家地处沈阳北,冬季是很冷的,他们无人性的迫害不说,还把张树兴的物品柜撬开,拿走他的饭盒、电池、收音机、剃须刀等物品。

三.“特别管理”给张树兴上了11次酷刑折磨

2009年3月9日,所长高红昌为创下“百分百的转化率”,把张树兴从一大队调押到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一上四楼就对张树兴实行“特别管理”。

首先对张树兴进行侮辱性的搜身,强行扒光衣服,而后把张树兴的棉衣等物品全部封存,所有物品除内衣裤外,全不允许使用。

而后把张树兴押到大队长于江的办公室内用刑,于江的办公室专门放了一张双层床,除去床板,只用架子。他们把张树兴强行绑到床头外一侧直立,床头横梁正好顶着双腿大腿骨,再把双手各自用手铐锁上往床的另一侧强行拉扯,使得双脚只能脚尖着地时,把铐子锁在床的另一头床的两侧上铺边框上,再用一根绳子把脊背兜揽在下铺边框上。

待长时间,受刑人忍受不住痛苦时,恶警再用电棍或用脚使劲踹绳子,伸拉脊背,严重时,能把人胃里的食物拉出,有时恶警还用脚踹臀部,以严重撅伤大腿骨,待等双手不过血,变成青紫色时,恶警用力搓揉双手,使双手更加麻痛,酸胀,疼痛无比。

恶警们还特意配了一个医生,以备更加能放手施暴。恶警们轮番对张树兴用刑,还用烟熏他,待手变成黑紫色,才给卸下刑具轮番搓揉四肢,一是为了加大痛苦,二是为了不留下犯罪证据。当时对张树兴施暴用刑的有:所长高洪昌;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长景洪波;管教大队长于江;干事金山;一分队队长王翰宇;二分队队长苏小峰、张留臣,还有一个管教科的,前后八人对张树兴施刑。尤其是金山,哪里有伤就专门捅伤处。

他们前后给张树兴用刑11次。杨英和亮亮两人是恶警安排的看管人员,特管室有24小时监控录像,杨英和亮亮两人轮番看管,对张树兴讲:“上面对你格外‘照顾’,说了,只要不留伤,死了也没事。换句话,也就是往死里折磨。只要没证据。”这样他们五天五夜没让张树兴合眼睡觉,前后折磨了半个月的时间。

四、生活上迫害

不只是在肉体上折磨,生活上也迫害。每天不让张树兴去食堂吃饭,一天只给吃玉米发糕。白天不用刑时,给张树兴锁在死人床上,嘴上带着灌食用的开口器,耳朵上带着MP3耳机,放到最大声,振的耳膜嗡嗡直响,里面全是对大法师父不敬的话。不允许睡觉。

对已经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也不放松,进一步的迫害。稍有不符合他们标准的或触动他们的神经,他们就对这些学员进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迫害。

五、在派出所、大连教养院遭迫害

此前,2007年6月5日,张树兴遭绑架后也遭到湾里派出所警察、大连教养院的殴打和折磨。

2007年6月5日,张树兴被湾里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看守所,一进监室,就有人问张树兴:“姓啥叫啥?”张树兴不配合,不回答,就有五六个犯人打张树兴,他们用鞋底子抽打张树兴嘴部及脑袋,当时就把张树兴的耳朵打的丧失听力,两个月后,才慢慢恢复。

6月28日,张树兴被转押到大连教养院五大队关押,一进门,恶警马上来个“下马威”。要所有新进来的人面对墙壁站好,张树兴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做,马上被冲上来的四防人员劈头盖脸一顿暴打。下午,恶警要新到的被劳教人员全部剃光头。当叫张树兴去剃光头时,张树兴对恶警说:“第一不背监规,第二不穿号服,第三不剃光头,四不给共产党干活,五不报数。”恶警用惊异的眼神看了看张树兴,当时没说一句话。

六、其他大法弟子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8年3月,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中国科学院硕士毕业生陈开渠,被电棍电,颈部、脸部被电的都严重肿胀变形。

4月2,法轮功学员孙书忱因不想答攻击大法的考试题,被恶警关到了“特管室”,双臂用手铐铐在床上上大挂。好几个恶警扇他耳光,扇了十几个耳光,后来值班大队长来了,就把他提出特管室用刑,伸拉到极限。整个楼层都能听到“噼啪”的电棍声和孙书忱被折磨时痛苦的喊声。

6月16日,赵宇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编制的所谓“法轮功大队”,因为拒绝读所谓的“二十条”,被恶警用刑2个多小时,赵宇撕心裂肺的呼叫声和恶警们的施暴声交织在一起。

7月13日,黑龙江学员陈岩因拒绝再次“宣誓”和法轮功“决裂”,陈岩被关进特管室上大挂,李来防被关押到于江办公室用刑。11名恶警一起施暴,第三次伸拉时李来防胃中食物全部被拉出。

迫害责任单位:

大连开发区湾里派出所
责任人:所长:王培重

大连市教养院

马三家教养院
责任人:一所所长:高洪昌
专管法轮功的大队长:景洪波
管教大队长:于江
干事:金山
一分队队长:王瀚宇
二分队队长:苏小峰,张留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4/208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