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

  • 给黑龙江省大庆市七十九中学校长施立君的公开信

  • 致锦州市凌河区法院院长及法官的公开信

  • 给黑龙江省大庆监狱李维龙的劝善信

  • 给黑龙江省大庆市七十九中学校长施立君的公开信

    施立君校长:你好!

    偶然知道了你的名字和工作单位,也许是我们的缘份吧。虽然我们素昧平生,但是因为一个人,一个你最亲近的人,因为他的特殊工作和岗位,促使我写了这封信。这个人就是你的丈夫——大庆市监狱监狱长王永祥。

    近年来,我们经常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看到大庆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消息。在这些迫害的事例中,也经常能看到你丈夫的名字。不管是他亲自参与,还是他指使下属或者其下属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作为这个监狱的监狱长,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也许这一桩桩的迫害事件你至今仍蒙在鼓里,一无所知;也许你知道,但并不关心和介意,不管怎样,大庆监狱的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一直不断的发生着。就在你丈夫任职的这短短三年里,已经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四位学员是:袁庆江、周树海、李敏、朱洪兵。现在仍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大庆监狱中承受着煎熬,时常遭受狱警、犯人的侮辱、刁难和殴打。

    你是一名人民教师,为人之师,一定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所以我们写信给你,是要让你知道在那个黑窝里发生的罪恶,了解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所遭受的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也希望通过这封信,让你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请你伸出援助之手,劝阻你的丈夫不要一味的偏听偏信中共给法轮功抹黑的谎言,仇视法轮功学员,助恶为虐,并劝你丈夫切实的制止其下属迫害无辜的好人,给他们自己的将来留条退路。

    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是大庆监狱犯下的重大罪恶。当这些学员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如果你的丈夫及其属下当时能有一点人道主义精神和为生命负责的态度,尽早为他们办理保外就医,而不是死死的卡住人不放,让这几个法轮功学员在那个被犯人称作都是“兽医”的所谓医院里活活等死,使他们失去了宝贵的治疗时间,他们是不会就这样离开人世的。作为监狱长,你的丈夫能没有责任吗?

    最近,网上又不断的报道了大庆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你丈夫的下属,被狱中犯人称为“精神病”、“疯子”的政治处主任李维龙,他不去干他的本职工作,却在滥用职权,经常到服刑人员生活区,随意骚扰、打骂服刑人员,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据透露,李维龙的恶行,在狱警中造成恶劣的影响,败坏警察的形象--其人自身腐化堕落,包养“关系犯”,这样的流氓警察却能受到你的丈夫的重用!干警和犯人都在背地责骂王狱长是幕后的始作俑者,在利用李维龙的邪恶、狠毒迫害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随意找茬殴打其他服刑人员取乐,以达到其所谓的“稳定监管秩序”。

    你是一校之长,学校的风气好坏与你的管理是分不开的。你的丈夫管理下的监狱持续发生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的事实,早已臭名远扬至世界各国、各地。你应该知道,在这网络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想要隐瞒罪恶是不可能的。想到此,难道你不觉得脸上无光吗?我相信,如果你能深明大义,在你的劝说下,他一定能做到抑恶扬善,从严治警,善待法轮功学员,成为一个“文明监狱”的管理者。

    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年里,紧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明慧网上已大量报道迫害者遭恶报的事例。大庆市八百垧公安分局局长李大明紧随恶党,直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达20余人,刑讯逼供、劳教、判刑,使许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酷刑折磨。在其遭到恶报的前三天,还带领一伙恶警匪徒,去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金庙庆、宋丽夫妇,并抄家。三天后,在其去明水县途中,他乘坐的轿车撞到灵车上,他当场死亡。这样遭恶报的事例仅在大庆市公、检、法、司系统已达几十例。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人的暴死就是上天对其所做恶事、迫害好人的惩治。

    在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对你的丈夫没有一丝的恨意,只是劝善。告诉你们善恶有报的天理,抓紧弃恶从善,别等到灾祸真的临头时,想悔改也没有机会了,望你三思!

    说句实在话,当看到中国大陆的公安警察们在无知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我们真的觉得他们很可怜,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迫害别人时,自己也在被迫害中。他们觉得在中国大陆,共产党一手遮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明知道共产党打击“真善忍”是在犯罪,为了金钱和升官,仍然要出卖良心为其卖命。

    你或许不知道,其实,全世界只中共在打压和迫害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指责和抗议,许多国家政府的领导人都在敦促中国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目前,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法轮功在国际获得的褒奖和支持信函多达四千多项,在港澳台,人们都可以自由的学炼法轮功。直接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和周永康等几十名恶徒已经被世界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等罪名告上法庭,有的已经被判有罪。

    我们还想告诉你的是,现在有许多曾经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明白了迫害的真相,纷纷放弃了行恶,弃暗投明,公开自己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的罪刑,选择了光明大道。想想吧,像你先生这么芝麻大的官,在中共邪党眼里算得了什么?!根据中共的历史,随时都会拿来给它当替罪羊的。在文革中迫害好人和老干部的那些干将们,文革后又有多少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的?刘少奇、彭德怀、赵紫阳又怎样?他们的生命都无保障,像你丈夫这样的小小的打手,生命能有保障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这样邪恶的党,为其效力值得吗?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深刻教训永远都不能使人引以为戒吗?况且,翻翻历史就知道,迫害修炼人是罪大恶极的,天理不容,总有被清算的那一天的。

    如今中共已是穷途末路,自从2004年末《九评共产党》奇书问世,很多中国人已经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了邪党的各种组织。“三退”(党、团、队)大潮在全国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各种天象也都在预示着中共邪党即将垮台。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河谷中的巨石上惊现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浑然天成,这预示着什么?这就是我们常常看到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传单中的天机。“天灭中共”是因为中共建政60年以来,通过各种政治运动迫害死了八千多万同胞,如今又在迫害法轮功。它的罪恶已经使天理不容。上天就要灭它,那么必然要祸及到其党徒(虔诚的信徒)。因为所有曾经被邪党欺骗着,举着右拳向红旗(八千万同胞鲜血染成的血旗)宣誓(发毒誓),把生命献给邪党的人,即《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被打上兽的印记的人,就是上天要惩治的对象。这些人要想有好的未来,就必须发自内心的表明态度,退出中共邪党的各种组织,与中共彻底脱离关系,只有这样,才能在大淘汰中保住性命,即“三退保命”。这就是“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字面理解。

    你们今生有权、有势、有地位,可能是因为你们过去积了德,才有的福份,千万别因眼前的一点小利泯灭掉自己善良的本性,而随邪党做恶,最终被淘汰。我们真心的希望你们明真相,审时度势,摆脱中共的束缚,做个明明白白、纯纯粹粹的人。

    劝善劝善,劝人行善做好事,这封信的主要目的只是想借你的嘴,通过以上我讲的这些事例,劝你的丈夫抑恶扬善,善待法轮大法修炼者,给自己及家人一个更加光明与美好的未来。

    大庆大法弟子


    致锦州市凌河区法院院长及法官的公开信

    刘庚院长、周军法官、孟莹及王锦文庭长:

    我们是锦州市大法弟子,想就2009年8月19日由你院非法开庭,图谋进一步迫害已经被折磨的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女学员王丽阁一案同你们讨论一下。

    据【明慧网】报道“整个所谓的庭审过程是在王丽阁躺在医护担架上完成的。审判长:锦州市凌河区伪法院执行局局长周军;法庭组成人员:刑事庭庭长孟莹,副庭长王锦文;伪公诉人: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检察员张伟慧、刘威。

    当天上午九点左右,身体非常虚弱的王丽阁,被法警抱进法庭。刚开了二十分钟,王丽阁就心脏病发作,法警叫来120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开始抢救,心电图显示心脏骤停,血压增高,王丽阁的手臂不停地抖动,她的辩护律师多次提出休庭。但是锦州市凌河区伪法院不考虑当事人的生命安危,坚持把庭开完,强行走完所谓的法律程序,中午十二点二十分所谓的庭审结束。

    鉴于王丽阁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其家属8月24日到锦州凌河区法院要人,伪副庭长王锦文推脱王丽阁身体没有问题,开庭时是紧张,而刑事庭伪审判长周军,伪庭长孟莹则避而不见,锦州市凌河区伪法院这种没有人性的行为是在助纣为虐,天理不容。”

    看到这段报道我们很痛心,王丽阁是深受学生爱戴的人民教师,年过五旬,只因信仰真、善、忍遭到如此迫害,你们于心何忍呢?法轮功被迫害十年了,想必这么多年来你们对法轮功的情况有所了解吧。目前法轮功跨越种族、地域,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了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信函超过三千项,主要书籍《转法轮》被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法轮大法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欢迎。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向社会推出,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作指导,修心向善,以简单柔和的五套功法,净化身体,从根本上祛病健身,其有效率高达98%以上。在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荣获博览会最高奖项“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等等。实践证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把自己凌驾于国家和宪法之上私自为法轮功定性,炮制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及多个杀人案以挑动全民对法轮功的仇恨。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对此已备案,明确指出这是中共自编自导的一场谎言闹剧。(揭露此案的纪录片《伪火》获得了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稍有些社会经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整人手段如出一辙。

    也许你会说法轮功“搞政治”,那么请问法轮功的政治诉求是什么?没有。当一个好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时,甚至于因为做好人而被抓、被判刑,喊一句“冤枉”你能说他是在“搞政治”吗?这一点于情于理都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作为公民是有政治权利的。法轮功学员十年如一日,用自己省吃俭用省下的钱做真相资料,让大家了解事情的真相,既没有夸大、也没有歪曲事实,仅仅是说了被迫害的事实真相,而说这些的目地也只是为了制止迫害的继续发生,何罪之有?

    举个例子大家就会清楚:前几年我国央视新闻联播中曾报道过这样一件事:有一年,在美国一年一度的纪录片评选中,批评布什的一部纪录片获得了一等奖,而当年布什正在任美国总统。说清事实真相,与搞政治根本就是两码事,而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撒过第一个谎言后就不得不继续撒第二、第三个谎来圆第一个谎,不断的给法轮功罗织罪名以使其迫害法轮功“名正言顺”。

    司法界的人肯定都会知道这个最基本的常识:江泽民、公安部、民政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统统没有立法权,而这些个人及部门说的话和下发的通知、通告不是法律,中国现行的法律也没有哪一条定法轮功是“邪教”。“信仰自由”作为一种价值,已被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以法律的形式进行保护,干涉信仰自由就构成犯罪。中国《刑法》中也明确规定有“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及宣传法轮大法的行为都属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范畴,过程中不损及任何组织和个人的利益,不涉及破坏社会秩序,更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符合宪法规定,符合信仰自由的普世价值,符合人权宣言和国际公约,是完全合法的行为。这一切在99年7月20日之前,中国官方的报纸、电视也都做过很多正面的报道。这一点连迫害发起者自己都知道,所以中共镇压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各级“610”,从镇压初到现在各种命令、政策,都是口头传达,连电话记录都不留,即使有文件后来也都在想办法收回和销毁。稍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他们的上级随时都准备推卸责任,而他们随时都可能成为替罪羊。

    也许有人会说“共产党给我钱”,也有人说“共产党让我干的”。那么二战后国际司法界的一个例子或许可以说明问题:在六十多年前对德国纳粹罪行进行审判的纽伦堡大审判,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审判。审判一开始,所有纳粹战犯用同一个理由为自己辩护,这个理由是“执行法律的人不受法律追究,杀害犹太人是在执行法律。”“执行法律的人不受法律追究”是世界上共同信奉的法律古训。因此所有纳粹战犯都有理由说:杀人是在执行法律。这样一来把法官难住了,因为法官们也信奉同样的古训,法官们不得不休庭。休庭后法官们讨论:如果纳粹战犯的辩护理由成立,承认他们执行的是法律,那么只需做一件事,开庭后即宣布他们无罪,审判也应宣告结束;如果认为他们的辩护理由不成立,就必须从法治原理上予以说明。德国著名哲学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在法律问题上有个非常精辟的论述,他说:“法律分法上之法和法下之法,以人类的共同理性,以人的尊严和权利作为展示内容的法是法上之法;凡是以背弃人类理性,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为特征的法都是法下之法。法下之法是恶法,恶法非法也。”他的这一思想很快使法官们达成了共识,法官们认为,纳粹战犯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种罪恶。再次开庭,法官们以恶法非法的原理驳斥了纳粹的辩护理由,纽伦堡审判才得以顺利完成,并将包括集中营护士在内的迫害参加者判处了绞刑。

    自从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以来,不论其制定了什么“法律”,以何种形式制定的,其目地都是对“真善忍”宇宙大法和真修向善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严重的践踏人权,从根本上毁坏人类的道德,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远超纳粹恶行的犯罪。也就是说,这些所谓的“法律”本身就是恶法,其立法过程就是其犯罪的过程。在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长达十年的迫害中,从利用法律的表面形式对师尊发出所谓的通缉令,到对众多大法弟子进行劳教、判刑、拘留和长期的监控、骚扰,到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都是纳粹式的犯罪行为。而历史的事实证明这些迫害者无论采用什么借口最终都要偿还他所犯下的罪行,而在这过程中中共一贯的“卸磨杀驴、舍车保帅”的拿手好戏也表现的淋漓尽致:

    文革中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执行毛泽东的命令(不是法律)迫害老干部。1976年文革结束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等人要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这时刘传新已不能再说是毛泽东叫干的、江青叫干的,所以,在追查开始前的1977年5月19日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17个典型,都是些看守员和审讯员,此外还清查出文革中“表现积极”的警察793人,共810人,对他们内部审讯后拉到云南秘密枪决。对他们的家属只是给了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中共用得着你的时候捧着你,用不着你的时候说翻脸就翻脸,那时谁来替你说话?历史的教训、因果的报应,人们怎么会这么快就忘了呢?

    中央电视台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陈虻患胃癌死亡;前些年播放污蔑诽谤法轮功新闻最多、最卖力的罗京,近日也身患绝症死亡!原国家副主席,江泽民的帮凶,掌握全国财经大权的黄菊,曾将国库年收入的四分之一用来镇压法轮功。结果使自己早早地踏入地府阴曹。最典型的是被中共大肆报道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任长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2004年4月14日晚乘坐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车,车上其他三人都没有事,但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长霞却被撞飞,而且死后一直闭不上眼。她的妹妹都说她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报了。

    纵观古今,历史如转轮,哪一朝江山都不是铁打的,都有一个从兴起到灭亡的过程,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中共也不例外,只是它比历史上任何朝代更加暴虐千倍万倍,它施暴政于人民,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造成的三年大饥荒、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等等政治运动中,无数中国人成了虐杀对象,八千万的中国人死于非命,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数的总和。这笔笔血债如何偿还?人不治天治!法轮功是修佛的,迫害修炼人罪大如天!从目前要求法办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薄熙来……的呼声中,这些恶徒在国外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罪名被告上多国法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宗旨为: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如今,很多人在移民国外时会被移民官问到是否参与迫害过法轮功。从畅销世界的奇书《九评共产党》到如今的六千多万人的退党大潮,所有这些事情都在震撼着人们的心灵。“中共不等于中国”的道理已被很多人接受。

    佛以慈悲为怀。十年来,大法弟子冒着生死给世人包括那些动用酷刑折磨过自己的人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真相,告诉人们中共的邪恶本性,广传《九评》,就是为了劝导人们远离中共,以免与中共一同遭到上天的惩罚。假如说诸葛亮、刘伯温以及古今中外的预言中提到今天发生在世上的大事你们无缘听说,那贵州平塘县出现的500年前从山崖坠落的2.7亿岁的百吨巨石中道出的天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赫然显现,这“藏字石”是否是神对中共下的判决令?神通过这些方式向堕落、迷茫、危难中的人们传达什么信息呢?

    请别再对行将就木的中共和江泽民存有什么幻想了,这是对自己的未来不负责任。古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当然这不是说君子贪生怕死,而是说君子决不应该去做愚蠢的牺牲品;所以古人又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法轮功的问题正如当年的文革、纳粹一样,身在其中时,很多人“上行下派”参与了对善良人的迫害,当历史还一切公道时,那些“奉命行事”的人的下场又如何呢?现在中国的法律没有一条规定炼法轮功是违法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只是口头说“上头”的指示,请静心想一想,如果真相大白那一天,有人问:迫害的依据是什么?到那时,谁也不会为你们的迫害行为买单。现在不是有许多人在大法弟子的慈悲感召下都纷纷觉醒吗?从全国各地正义律师大义凛然的无罪辩护到看守所、劳教所的无条件释放,很多单位、街道、世人对大法弟子都在暗中保护和对中共残酷迫害进行抵制,也有许多明白真相的高官、警察都在为自己留后路,暗中收集迫害证据,为自己的未来作出正确的选择。

    请珍惜自己,珍惜这次听到真相的机会,法轮大法能为你带来无限美好!希望你能坚持真理,伸张正义,保护良善。人生的路自己走,人的一念决定着人的未来,自古善恶有报,希望你们能依照自己的良知,做出正义之举,那时你们及你们的家人都会因你们的善举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锦州市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


    给黑龙江省大庆监狱李维龙的劝善信

    李维龙:你好!

    我们素不相识,我是从明慧网上有关你残酷迫害大庆监狱大法弟子的报导中知道你的名字的。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在谎言难以为继、人心渐明的今天,你好象仍然对法轮大法有着深深的仇恨。我不知道你对法轮功到底了解多少,也不知道你为何那么仇恨法轮功。但是我知道如果你一意孤行的继续迫害下去,那样对你和家人都是极其危险的。

    为什么?我以在修炼中的亲身感受诚恳的告诉你: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神佛是真实不虚的。佛是慈悲的,但是与威严同在!你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真的是要遭受天惩的啊,所以,最终你将是你自己行为的受害者。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着一切人与一切事,谁都在其中。

    原河北赞皇县纪检委常委滑海英是县六一零负责人,所以县里的不少大法弟子被他抓过、送去劳教。为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他指使狱卒打大法弟子,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2002年2月10日,滑海英的长子滑恒外出骑摩托车被撞死,滑恒的三姑闻讯赶到他家,一进门就被滑恒附体,借他三姑的嘴对其父滑海英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所犯罪恶痛斥不已。见其父倔强木讷,又拽住滑海英的脖领反复大声说:“爸爸,你以后不要干涉法轮功!”滑海英大惊失色。此事在家族中引起强烈震撼。故去之人借人体还魂,必是真言相告。事后滑海英果真不再参与迫害。此事被明慧网披露后,河北省内高官又惊又怕,派专人前去调查真伪,扬言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他们找到当事人滑海英,滑海英顶着巨大压力,将事实全盘托出,最后还提出辞职不干了;派去调查真伪的省内高官,又到当地百姓中明察暗访,所说都与明慧网报道的一致。前来调查的官员被真真切切的实情所震动,回去如实回报,河北省内凡是了解此事的官员大为震惊,纷纷找借口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当事人滑海英被调到了赞皇县卫生局任职。

    你周围不是有很多同行因为迫害大法遭恶报了吗?大庆市劳教所副所长王永湘、大庆市八百垧公安分局局长李大明、大庆市纪委书记司家祥、大庆公安局长孙玉生、大庆红岗区创业派出所所长田平、大庆国安人员田贵海等等这些人都曾一意孤行,给恶党充当打手,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最后自己不是遇车祸就是得绝症,或因其它什么缘故暴毙,甚至殃及家人。

    你也许会说:那我也没遭报啊,我的官职还提升了。不知你是否听过这样一句古训:“作恶必灭,作恶不灭,前世有余德,德尽即灭;为善必昌,为善不昌,前世有余殃,殃尽即昌。”相信你能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生命不是用来做赌注的,所以不要等到恶报上身,到那时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了。你可不要以为职务的提升是因为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那是在往地狱里拖你,那是在害你。别忘了自古就有黄粱一梦的故事,仔细想想,与你和家人的生命相比,你的职位真就那么重要吗?

    李维龙,你们警察总把自己当作是“执行命令”的工具。你们是有思想,有生命,有情感的人啊!可是我听说你进了监区就要打人,无论是犯人还是大法弟子都被你打过,被打的人已有几百人,每次打完人后还大笑。现在甚至用饥饿和暴打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扪心自问,你这样做是人的正常行为吗?面对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因你的迫害而致残、致疯、致死,你真的就那么心安吗?其实对迫害好人的命令可以睁一眼闭一眼,一巴掌打下去还有轻有重呢。为什么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非要遭受这么大的魔难?你怎么做,炼法轮功的人心里都明白,你真的善待他们,将来大法弟子不会忘记的。有一次你对一位大法弟子关心的问:天热了,不要穿这么厚,该换单衣了。你知道吗,这位大法弟子一直记着。我们多么希望你能始终保有这份理性和善良啊。

    不要以为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真的是罪犯,他们所坚守的是人最起码的权利——信仰的权利。由于中共的谎言宣传,特别是江泽民、罗干之流编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无数中国民众。然而,作为你这样的明眼人,难道看不到它漏洞百出吗?大面积重度烧伤能用纱布裹得象个木乃伊吗?气管切开三天能讲话能唱歌吗?人被烧的面目全非,头发和眉毛能毫发无损吗?显然,这是精心策划的栽赃陷害!江、罗的目的就是挑起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而且大法弟子的所言所为是符合我国宪法的。宪法第三十六条明确对信仰自由给以保护,信仰自由包括信仰和传播信仰的自由,故讲真相和制作真相资料是合法的。现在国内不断涌现维权律师如高智晟、江天勇、莫少平、李和平、郭国汀等突破中共禁令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在国际上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打手在多国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提起控告;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广为洪传;法轮功已洪传全球114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前一段时间辽宁省一戒毒所所长到香港考察,看到在香港的大法弟子传《九评共产党》、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劝市民退党、退团、退队、洪法、炼功、游行等等一切活动都是受当地法律保护而受到极大震撼,回来后对戒毒所的人说:“原来(全世界)只有中共在镇压法轮功啊!”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在戒毒所内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看到的和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有被中共政府欺骗的感觉,心里那种滋味真是难以言表。

    其实中共一直用谎言和暴力来维持其统治,在一次次政治运动中共造成8千万善良百姓的非正常死亡。杀人偿命是天理,中共欠了这么多人命,还有善解的可能吗?能不遭到上天的清算吗?不止是法轮功这样讲,历史上很多预言例如韩国的《格庵遗录》、西方的《圣经启示录》和我国的《推背图》等等,都预言了法轮功的洪传和中国共产党的灭亡。“失民心者失天下”,历朝历代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吗?祸国殃民的政权自己就在走向灭亡。

    现在很多高层都敢对镇压法轮功表示不满,有的已为自己的以后留退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与中共划清界限。有的移民国外,有的托国外亲友用化名替自己办理三退,有的出国旅游自己进行“三退”,有的团体声明退,有的个人在人民币上、街道或公路旁的电线杆上声明“三退”。现在已有6000多万人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中共解体指日可待。

    可是你想想自己,仍然一味的听命于中共党指挥棒,无所顾忌的继续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因你手上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已被大法弟子家属控告至国际社会,作为主要责任人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当年德国纳粹在屠杀犹太人时,许多医生、护士、军人,甚至是高级将领参与迫害,事隔多年,这些作恶者今天还在被全球通缉,即使有些人改头换面隐姓埋名逃到了世界各地,最终也没逃脱上绞刑架的下场。

    不要把我们的劝善之言当作儿戏。佛是慈悲的,才给予每一个生命充份的时间,希望你能善用自己的权力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

    《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已明确为你指出一条出路:“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

    何去何从,请慎重选择。

    黑龙江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