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证据的迫害令是怎么来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中共本来就是土匪出身,经过几十年的暴力执政,越来越黑社会化了,其行为也越来越类似于黑社会的帮规。中共的打手及其帮凶对上司意图的揣摩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给大家举个例子:

黑龙江省北安市石泉镇法轮功修炼者姜秉志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因为拒绝“转化”(放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酷的迫害,直到被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主要过程是这样的:有一天,恶警打开姜秉志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往里扔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又扔了一个方便袋。包夹的犯人于是心领神会,把方便袋套在姜秉志的头上,用绳子在脖子上勒紧后,几个包夹围着群殴。由于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殴打,当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变成了植物人。几天后,姜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在这个惨案中,从表面看,杀害姜秉志的是几个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包夹。可是,是谁下的指令呢?正是那个扔方便袋的警察。没有这个警察的暗示就没有这样的结果。这很象警匪片里的镜头:老大要做掉谁,有时是一个动作,有时只是一个眼神,手下便心领神会,不声不响就把人给杀了。

中共的警察们是不是也留了这么一手?反正人又不是自己动手杀死的,自己也没有下过命令,有朝一日即使追究起来,也没有自己什么事。这样的警察不是比那些叫嚣着“打死白打死”去亲自动手行凶的警察更为险恶吗?

再深一步追究,警察又是接受了谁的命令?他为什么敢这样对一个生命如此轻率的发出打杀的指令?警察所接受的指令是不是也经常是某种不留证据的指令?

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中共成立了一个超越于公检法司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特务组织──“六一零”办公室。这个组织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绑架、劳教、判刑,几乎全是由他们发出的指令。那么,“六一零”是怎样发出迫害的指令的呢?

“六一零”的人员很多时候并不直接参与到迫害的第一现场。他们除了下达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抓捕、劳教、判刑的指令外,还有一个明确的指令,就是要求实施迫害机构必须完成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转化率”。他们很清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转化率”没有异常残酷的酷刑是根本别想达到的。而相关机构也早已把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转化”和直接参与迫害人员的政绩、升迁和奖金挂上了钩。

对此,那些基层的警察们也早已心领神会。他们非常明白,上级逼着要“转化率”就是逼着他们下毒手。要把一个人的信仰给转化到相反的方向上去,这可能吗?这不明摆着是上级指使警察逼着让这些法轮功修炼者说假话吗?

可是强制的命令由谁来下?这需要领导明说吗?领导这个时候就是在看下属的表现:谁敢往前冲,谁就是自己的人,就是中共所需要的人,谁能领会领导的意图谁就将得到重用。对法轮功修炼者一级一级加码打压的指令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在中共不同的阶层还确实存在着一些极其邪恶之徒,他们铁了心要跟中共走到底,完全和中共站在了一起,毫无人性地肆意迫害。所以,对这些人中共是一点方式也不讲的,就是明确下令。

对法轮功修炼者残害的指令全是来自于中共邪党这个恶魔。其实,中共明确下令也好,采取暗示的手法也好,都逃脱不了必定灭亡的天意。无论迫害手段掩藏得多么隐蔽,相关的责任人员一个也挣脱不了历史将对他们进行的正义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