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同修出车祸造成的争论谈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前些日子在我们地区有四名大法弟子发生了一起车祸,其中三人受伤、一人死亡,在当地同修中波动很大。认为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不能够理解。当然了这里边有当事大法弟子要修的,也有我们当地每个修炼人要修的,总之我们人人都得向内找,我这里要说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在车祸发生后,在我们当地发生了一些事情。

一些大法弟子觉的,同修的死是邪恶的迫害造成的,如果发正念解体邪恶,呼唤他的主元神,就可以把同修救回来。况且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例,就是一同修已经离世,在家人把他送往火葬场的途中,被大法弟子截了回来,然后大家围着他发正念、呼唤他的名字,就这样这个同修又活了过来。其他大法弟子有的认同、有的反对,因为当时时间很紧,死去同修的身体在冰柜里冷冻着,而且过两天就要火化。

我觉的以上同修的两种悟法是不是都太过于坚持自己了,把自己悟的强加给了同修,导致同修不理解,从而反对。别人的想法我们不认同,这本身不是错,因为每个人在法中悟到的都不一样。我们的修炼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你有一个想法,他也有一个想法,哪一个想法对我们目前证实法、救度众生更有力,那么我们就用哪个,即使那个方法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只要符合了法,我们就无条件的去圆容、去配合,不坚持自己,怎么还会有分歧呢?怎么还会争执不下呢?当我们为了什么事争执不下的时候,当我们觉的自己悟的对时,是不是我们用法掩盖了我们的人心呢?从而起着抵消整体正念的作用呢?如果能稳下心来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就会是另外一种修炼状态的呈现。

参与营救的同修,在发正念之余,也做些简短的交流,有的大法弟子说,要是同修被救回来了,轰动该多大呀,众生都相信大法了,都能得救了。这些大法弟子除了坚信师父坚信法外,是否带着求结果的心在做,在做的过程中欢喜心已露于言表,带着这样的心去做,奇迹会展现吗?做事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修的过程,做而不求,结果什么样师父说了算。不是我们每个人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还有一些同修虽然也参与了,可是心里在嘀咕。写出这些,不是批评、也不是想指责,这件事本身做成没做成都已经过去了,参与的没参与的都向内找提高心性才是更主要的。现在说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使我想起了两年前在我们地区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当时我是参与者之一,在这件事情上由于自己法理也不是很清,对于同修之间发生的分歧,自己也悟不好,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本身的对与错,而是在这件事发生后,在同修间无形中形成了一种间隔,即使现在同修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当初参与的不参与的都在坚持着自己原来的认识和看法,一点没变。看到这些,我的心很痛。师尊说过,“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之后,不是一下就达到如来这个层次了。他在整个四十九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四十九年,他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转法轮》)为什么我们还是停留在原来的认识上呢?

现在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而且在两次事件中参与的不参与的,同修表现出来的心态简直是同出一辙。都是在坚持自己,都觉的自己悟的对。在以后的做事中也明显的表现出来,做事上不配合,甚至说三道四。在修炼中、在证实法中,当我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不可怕,可怕的是坚持己见,而且还口口声声说是为法负责,是真的为法负责还是为了自己那放不下的人心而为呢?不能因此而在大法弟子间形成间隔呀!这是邪恶最高兴的。因为邪恶就是利用修炼人的执著在大法弟子内部制造间隔,目地就是瓦解整体的力量,使邪恶在整体的间隔中能够苟延残喘的挣扎。

“忆师恩”里师父在传法初期发生过这样的事:在哈尔滨的学习班上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一天上课前,有两个人抬来了一具死尸非让师父给救活了,闹了很久才走。那天的课不得不推迟了时间,所以很多学员都看到了这件事的经过。上课后,师父说:“好的咱们也说,不好的咱们在这里也说一说。刚才有一位老人去世了。他本来就有重病,从锦州来的,儿子女婿送他去医院他不愿意,……非要到这儿来,半路上就死了,他儿子女婿把尸体抬来让我治。如果还有一口气在,我都可以帮他救治,但他都死了很长时间了,给救活了这不破坏常人状态吗?他的儿子和女婿是法轮功学员,把法轮章揪下来摔在地上说:‘什么气功师呀?见死不救。’我的学员干出这样的事我很伤心。”

作为修炼人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我们不是修给别人看的,更不是看别人怎么修。在走向圆满的过程中,如果我们能做到事事以法为师、坚定正念、去除一切执著,都能放下自我去圆容整体,那邪恶的彻底解体就不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