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把我从绝望中解救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我今年四十一岁,广东人,小学文化。我和先生都是本份人,一家三口日子原来过的还可以。可我从二零零七年初开始得一种妇科怪病,感到下身疼痛难忍,用了几个月的药也不见好转,走访了我市几乎是所有的大医院(广州仁爱医院和女子医院都去过),还遇到一名七十多岁的老教授,都不行。

说起来也奇怪,看过我的医生都说我抹抹药膏就会好的,可我用了无数的药膏,品种换了一种又一种,家里的药膏多的都可以开药房了,就是不好。住進医院认认真真检查,医生还是说我没事,打封闭针也没用,可我就是痛。也有些医生劝我去看心理科。

那时,我常常天没亮就跑医院挂号,三天两头看医生,已没法工作,人精神恍惚,先生看我这样,也只好辞去工作,陪着我。这样我们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原来的积蓄也用完了,我只有靠父亲、哥哥、亲戚凑出钱给我们家生活费和医药费。可是因为时间已经拖了快两年了,亲人也不耐烦了,后来向父亲要钱我都感到很为难,我每笔的开支都做记录,向父亲证明我没乱花钱。我身体难受的同时心里也难受极了,感到压力很多,常常独自流泪。有病乱求医,在跑医院的同时,我经常跑寺院、庙宇拜“神”,看相,花了很多钱,喝了很多“符水”……也无济于事。

任何努力都没用,看病已经花了十几万,我每天反复做的事就是:冲洗、擦药膏、吃药,用水煮(消毒)内裤。生不如死。孩子我根本没法照顾,走在街上看到车我就想撞上去,住院时,看着楼下,我就想跳下去一死了之。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我的状况让一位远方亲戚知道了,他向我介绍了一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底我开始炼功了,并请到了一本《转法轮》,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慢慢的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很喜欢看《转法轮》,因为文化低,只好慢慢看,但每次都能明白多一些。我开始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

我一开始炼功,就觉得没那么痛,但还是半信半疑,因为现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还很严重,我又不能常见到那位法轮功学员,打电话因为有监听,又不能明讲,看书又不能完全明白,所以,进步较慢。我还是边用药边炼功三个月。后来朋友对我说:你都用了两年的药,都没好转,说明药对你不起作用,你不用药试试。就这样,我停了用药,反而很快就彻底好了。

现在我又可以上班了,先生也可以上班了,我们有了收入,一切又恢复正常,孩子也考上了满意的学校。一家人都知道是法轮大法把我们从绝望中解救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