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我儿子何罪?! 【明慧网】

七旬老人:我儿子何罪?!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我是一个年近七旬的母亲,一年来,多次不断辗转于江油与成都两地,一边是不能离人的老伴需要我的照顾;一边又要为给儿子申冤而奔走……。

儿子李永弘,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被学校迫害、扣押毕业证)。从小就心地善良,在家里孝敬体贴父母,敬重兄长,小学时就帮家里做饭。母亲病了,他更是小心的端水送药,为母亲打扇擦汗;在学校尊敬师长,友爱同学,老师吩咐的工作,总是认真完成,一次竟带病硬撑着把工作干完;谁都夸他是个品学皆优的好孩子。

但他一直体弱多病,又因长期吃药产生副作用,脸上长满毒气颗颗而被同学讥为“丑八怪”,一度对人生失望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虽然我们一再安慰开导他,但却不能根本上解决他心中的苦闷。最终是法轮大法给了他新的希望。

修炼大法后,李永弘不但获得身体的健康,更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归宿——从做好人开始,不断的提高自己,最后达到返本归真。他的脸上终于有了幸福的笑容。和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他严格按“真、善、忍”的原则来要求自己,处处考虑别人。在读研究生期间,他用自己微薄的实习收入给父母兄长买御寒的毛衣,而且还尽量买好一点的,而他自己却很节省;九八年大洪灾,他又从省下的钱中捐出了一千多元给灾区人民。可研究生毕业时,学校竟以他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由不发给他毕业证书,以致他失去了本已找到的好工作--信息产业部无锡微电子科研中心。李永弘肄业回到四川省江油后,曾在江油一公司打工一个月,因专业不对口,离开时他想分文不取,对方硬要给钱,他只好要了五十元的车费。可这样的好人这些年来却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劳教”制度本身就违反宪法),在劳教所里他遭受到很多非人的折磨,从魔窟里出来后身体非常虚弱,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及调理,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二零零八年八月,李永弘因对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跟踪者绑架,再次身陷囹圄,并面临被非法审判。我与老伴在了解相关法律知识后,抱着姑且相信中国法律还是公正的愿望,为儿子聘请了两位正义律师。但让人无法相信的是,成都青羊区法院却一再以“没有立案”为由拒绝律师见我儿子及阅卷,也就是说律师对所谓的事件一点都不了解,根本无法正常行使律师的正常权利。

更让人吃惊的是——今年八月下旬,律师和我们突然接到法院电话:它们将于今年九月四日对李永弘进行所谓的“审判”。此后律师才终于见到了我儿子,虽然他并没有讲述曾遭到何种迫害,但他的一颗门牙被打掉了……。

我儿子只不过就是坚持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不过就是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只不过向世人讲述九年来大法所受到的残酷迫害;只不过是回答那个一贯发动运动迫害中国人民的中共为什么为会迫害法轮功……他没有危害社会和任何人!信仰和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也是受到现在的中国宪法所保护的,难道真的就只允许州官杀人放火,受害人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受害后连呻吟和诉苦申冤都被视为有罪吗?

我真的想问一问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当你们下毒手毒打折磨这群最善良的社会主流群体时;当道貌岸然的你们装模作样、以所谓执行“公务”不惜把这些好人送入可怕的监狱,让无数年迈的父母失去孩子;让年幼的孩子没有父母的扶养;让夫妻分离,给无数的家庭制造无尽的痛苦,给社会造成伤痛和社会隐患时, 你们是否受到过良心拷问——真正有罪的人是谁?是否因为你们的推波助澜才促成了这段苦难的历史?

这无非是现代版“皇帝的新衣”,你们同所有法轮功学员及那些挺身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有识之士一样都已非常清楚的知道:中国的立法机构——人大及常委会尚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教人修心向善,使上亿人重复健康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定性。而你们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法律准绳”——“刑法三百条”更是违宪违法!属无效恶法。经常听到一些小小的执法者一再以江泽民说了、报纸已登了为“法律依据”。身为执法者居然也认为江的个人言论及报纸社论有法律效力?你们是在执法呢,还是在执行党令呢?这真是中国法律界的悲哀,中国民众的不幸!如此执法人员,如此执法水平,中国人将怎么活,中国还有希望吗?

修炼法轮功都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就如同很多人进行体育锻炼一样!在任何正常的社会,不仅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鼓励的!法轮大法学员的所有讲真相的行为也同样完全合法!全国各地不断涌现出的为法轮功学员维护的律师们,以用无懈可击的精彩无罪辩护,已经使你们再也无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你们现在不得不正视:真正违法犯罪的人就是你们自己及你们背后的操纵者——“六一零”犯罪集团!是你们在践踏法律,法律的尊严早已被你们踩在脚下,只是这些年来你们都不敢、也不愿捅破这层纸而已。

最黑暗的历史即将过去,历史的大审判也将来临,谁都逃脱不了,你们将以何面对?!二战时期的战犯们为自己杀戮犹太人的罪行的辩解的“执行法律无罪”的说辞,当时就被以“法下之法不是法,恶法非法”驳回,屠杀犹太人的刽子们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法轮功是修善的,不想看到“纽伦堡审判”的重演,只希望你们三思后行,不要为虎作伥,听命于“六一零”犯罪集团,继续伤害自己的同胞。

希望很快我儿子李永弘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快都能重获自由 。

李永弘的母亲邓飞娥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