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恶干扰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到现在,我已修炼了十三年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也一直坚持在做。我虽未开天目,也没有亲眼见过师父,但我知道,师尊时刻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就能够清除邪恶干扰。

记的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师尊连续发表了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和《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看后心里非常着急,明白了要抓紧劝“三退”救人。于是,我带着 “九评”,立刻去了烟台的亲戚家。在那里,我耐心的跟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并告诉他们,大法师父讲:“是中共自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向世间转轮》)大法师父还讲:“神要做的事一定是周全的,每个人给的机会是同等的。”“最后救度众生这么大的事情不传给地上的任何一个人、不传给众生,我这个正法者绝不会饶过他们。人都会知道的,一个人都不会落下的,选择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这是最关键的问题。”(《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亲戚们听了以后,本性的一面都明白了师尊也是在救他们,并没有什么政治目地。他们纷纷表态要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并且都是自己亲自签名。他们中有校长,有大公司老总,有律师,有研究生,还有大学生。

在回来的火车上,我开始寻找机会贴大法真相不干胶。贴第一张时,我的心态很正。当贴第二张时,我心里突然想:我包里还有许多未发完的真相资料,若是贴上,被列车员发现了,他们翻包该怎么办?想到这些,我的手不自觉的就把真相揭了下来,贴到火车上。但刚贴上回来没两分钟,就又被列车员给揭下来拿在手里,朝我这边走来了。我一看心里一惊,心想:师尊,弟子不应该带着人心去做,思想不纯净是救不了人的。只有大法中修出的慈悲正念,才能救人。弟子认识到错了,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彻底解体火车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我就在心里默默的发正念。列车员来到了我的面前,但是,他没有问我,反而大声问我身边的两个男子说:“这是你们两个贴的吧?”那两个男子疑惑的问:“什么?”他拿着真相大声的说:“你们看!”那两个男子不耐烦的回答:“这种事别找俺!你爱找谁找谁去!”列车员听完他们的回答,觉得大失面子,刚才还想寻根究底的气势一下子没了。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帮我化解了险情,让我转危为安。

二零零八年邪党举办的奥运会准备开幕的前几天,我带着自己亲手做的一大包大法真相资料及一支水彩笔和丈夫去海南看女儿。我们一家人来到了南海大观音像那里。这里的游人很多,非常的热闹。家人凑热闹去玩去了,而我知道我是带着救人的使命来此地的,不能贪玩。于是,独自一人顺着游人较少的佛像前的路栏杆往下逛,并顺手写真相。写着写着,当我在一个栏杆上正写着“法轮大法好!”时,抬头一看,有两人正朝着我走过来。太突然了!我一愣,发正念是来不及了。可那两人突然又转身回去了。就这样,在师父的看护下,我顺利写完了。

来到三亚已是下午一点多。我们住的宾馆对面有五棵很大的树,这里无疑是个乘凉的好场所,也是个放真相资料的好地方,当然不能放过。我马上下楼边发正念边发真相。每发出一份真相资料时,我都在心里默默的说:我来一趟不容易,有缘人赶快来取真相资料看吧。就这样,我连挂带放的足足做出够一里地。

该做的事也做的差不多了,我和丈夫从海口坐飞机回山东。在飞机场上,马上要过安检时,女儿担心的说:“妈,你这包里装了这么多大法的东西,万一警察要翻包该怎么办?”我听后心里感到一惊,但没等我想好该怎么办时,丈夫已经顺利的安检完了,该轮到我了。我把手提包、手机等物品一起放進了安检器传递了过去。在我顺手取我的手提包时,被一名安检警察一把抢了过去,并说:“你这包得重新检查!”他的话音刚落,我就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的内心里是一片空白。但我立刻转念一想,我是冒着天胆下来得法的,我的使命就是要讲真相救众生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怕啥?宇宙正法的一切由师尊说了算,旧势力的邪恶因素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不能让这名警察对大法弟子犯罪。

我坚定的站在那里,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宇宙有多大,我的正念就该有多大。那时,我真感到自己是顶天立地的高大。就在这时,那个拿我包的警察很惊慌的问我:“你这包里有水果刀吗?”我坦然的说:“没有!”他反而慌张的说:“你赶快把包拿走,你快拿包走!”早就焦急等待的丈夫也在那边惊喊:“你不是快拿包走嘛!”顿时,我感到这里的一切都是静止的。好象只有我一个人似的。在师尊的强大正念加持下,第二道安检女警察象被定住了似的,也没有给我检,就让我走了。

看着我安然无恙的丈夫说:“我可让你吓死了,我再也不和你出一次门了。”我说:“你没有正念,整天想不好的事。有师尊保护,有大法,你怕什么!”丈夫听后,心里平静了许多。

我是幸运得法十三年的老弟子了,得法后有过许多神奇的经历和深切的感受,每每感到师父时刻就在身边慈悲呵护于我。一九九零年时,我才刚满三十岁,就早已是疾病缠身。无药可治的神经性头痛,要疼起来的时候,得扎满头针才能止痛;严重的坐骨神经痛、腰腿疼,到处医治都无法根除;严重的颈椎错位、骨质增生,整天疼的肿脸、恶心,觉的两只眼睛都往里眍;十二指肠不好,长年的痔疮,身体虚弱到最轻时只有七十八斤。九五年的春天,我又患上了严重的妇科病,在用尽各种处方与药方都无效的情况下,医院准备让我做子宫切除手术…… 在这艰难的人生旅途上,在这茫茫的迷途中,我曾几次想到过轻生,但是我担心我死了以后,年迈的父母怎么办?还有我那一双儿女又该怎么办?唉!我又无法割舍这一切。就在这痛不欲生的绝望时刻,我有幸遇到了这万载难逢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我成了一个身心健康、充满活力的人,获得了新生。在此,我再次感谢伟大师尊的救度之恩。

写到这里,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讲清真相的这条路上,我曾遇到过多少次的危险,但都在师父时刻慈悲的看护下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同修啊!至今还未走出来的同修啊,让我们不折不扣的做好师尊教我们该做好的一切,互相圆容,成为一个强大的整体,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最后,以师尊的话共勉:“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