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双双被关押 年老父母泪长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王英华、王英霞姐妹俩是黑龙江省佳木斯人,姐妹二人都修炼大法。妹妹王英霞因给世人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姐姐王英华要求警察放人,也被劫持绑架、关押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她们年老的父母难以承受这巨大痛苦,经常泪流满面。

以下是王英华、王英霞一家人遭迫害事实。

妹妹救人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晚,王英霞去同江市清河乡给世人发放真相资料,被清河乡派出所绑架并劫持到抚远看守所非法关押。

自从法轮功被迫害以来,王英霞曾五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多次被非法抄家,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里,王英霞受尽了各种酷刑。有一次劳教所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王英霞和几个同修坚决抵制,被关进小号。警察用手铐将她铐在冰冷的铁床上,白天反铐,晚上正铐,一天二十四小时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什么东西都不给铺,连续铐了七天七夜,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在室内,夜里坐着不让睡觉,恶警在旁边看着。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佳木斯劳教所逼迫大法学员穿囚服。王英霞坚信自己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不是犯人,不穿,又被恶警铐在床上半个多月,坐带楞的线轱辘(劳教所特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凳,凳面上有突出的螺丝钉)寒冷的冬季开着门窗她被冻得浑身哆嗦,晚上正铐在铁床上,白天反铐。

二零零四年春天,劳教所为了给王英霞洗脑,曾长时间对其上大背铐酷刑,致使王英霞一只手被铐残,手一直耷拉着不好使。在王英霞被劳教期间,她的丈夫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与其离婚。

姐姐救妹遭劫持

姐姐英华得知英霞被非法抓捕的消息后,前去同江公安局要人,却被告知王英霞被判刑三年(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王英华看到,才没几天,妹妹在看守所就已被迫害得变样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抚远看守所警察给王英霞家打电话说“王英霞需要看病”。于是王英华立即赶去看望,发现王英霞的脸部、鼻子全部肿胀,眼睛已看不见东西。王英华要求允许妹妹保外就医,看守所方面却推托说该案属于同江市管,他们不管。随即,王英华去同江公安局要人,同江公安局警察不解决王英霞的保外就医问题,却一再追问王英华“是否修炼法轮功”。

为了方便,王英华临时住在同江法轮功学员刘艳伟家中。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晚上八点,警察将王英华、刘艳伟一同绑架。显然王英华早已被同江公安跟踪。不法警察抢走她们身上的钥匙,私自闯入她们居住的房间,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mp3、mp4及真相光盘资料等。刘艳伟、王英华被非法关进同江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刘艳伟、王英华遭到了同江市看守所副所长杨华的当众殴打。下午二点左右,恶警杨华把王英华单独提出监舍,直到五点多,才叫被关押犯人李福龙将她抱着送回监舍。当时王英华四肢耷拉着,已经人事不省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满头包着纱布的王英华被人抬出看守所,恶警杨华手拿着脚镣、手铐还要给她戴上。恶警杨华非常邪恶,王英霞被绑架时也曾遭到他的拳打脚踢。

年老父母泪长流

小女儿没救回来,大女儿又遭绑架。她们的父母一想到两个女儿的境况就泪流不止。

王英华、王英霞的父母都年老多病。父亲七十三岁,患脑血栓已经多年,行走都需人搀扶。

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的一天,老人在家人的帮助下,来到了佳木斯劳教所看望王英华,却被看守所门卫挡在大门外,不让进,劳教所的几个警察,把去看望王英华的人都给推了出来。老人不得已托了熟人去打听,熟人回来说:“他们(劳教所警察)说法轮功学员在奥运之前绝对不能放!”

母亲因精神上受到巨大打击,身体越发不好,走路也需人搀扶了。就这样,两位老人在病困中艰难度日,望眼欲穿地期盼俩女儿早日回家。

抚远看守所因王英霞的身体状况怕负责任,就将她推了出来,但同江恶警却又把她关进同江看守所。五月中旬,家人到同江看望王英霞,同江警察又是对家人非法审查,又是盘问是否炼功等,并打电话到佳木斯有关派出所询问,得知确实不是炼功的才作罢。然而家人想见王英霞,他们却不让见,连衣服都不给转。

老父亲为了营救女儿,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多次奔走于“六一零”和劳教所之间。

十年了,中国大陆有多少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迫人亡!而迫害的理由竟然只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0/208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