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得大法,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说实话,我修大法是被病魔的。那时全身是病:糖尿病、冠心病、眼底出血、肩周炎……尤其是冠心病已很严重了,浑身无力,心区疼痛,干一点活就会心虚气喘,浑身无力冒虚汗。眼病也很严重,上了街平时很熟悉的商店都找不到,停在眼前的自行车都看不见,一步就撞了上去,腿上磕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真是“伤痕累累”。当地的眼科医院,北京的同仁医院都看了,也都没用。为治这病那病钱花了好几万,哪个也都没治好。那时,用“疾病缠身”,“万念俱灰”,“生不如死”这些词来形容毫不夸张。这么多病,吃药都快掉不过个儿来了,有饭前吃的,有饭后吃的,越吃病越来越严重,当时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一位大姐好几次和我说,看你身体这么不好,快修大法吧。那时候,由于受无神论的毒害,自己又当过兵,再加上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根本不相信。心想医院都治不了,炼炼功就能好了病?心里还挺反感。

过了半年多,单位一个同事突然得心肌梗塞去世了,这位同事和我一样也是患有糖尿病,冠心病。他的死对我打击很大,心想他的今天可能就是我的明天。感到非常恐惧。后来我的病也越来越严重了,实在不行了,没有办法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炼,这也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

同修大姐教我炼功的第一天,就感到身体和往日不一样了,心跳没有原来那么难受了,身体也挺轻松,心想这功还挺管用!这使我信心大增,就象黑暗中看到了曙光一样。五套功法每天至少炼一遍,有时炼两遍。慢慢的眼睛能看清东西了。同修大姐就给我拿来宝书《转法轮》《洪吟》等。自那,我每天除了炼功就是学法,抄法。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我身上的所有的病基本上都好了。以前经常感冒,打针吃药也得半个月才好,炼功以后冬天即使一身汗出去也不感冒,真是无病一身轻!心情好了,干活有使不完的劲。

通过修炼,心性也得到了提高。以前对钱财看的很重,失去一点,心里放不下,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好象就是为了它活着。心眼小,对事斤斤计较……反正毛病挺多,现在真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妻子原来因为我闹病,头发都愁白了。这时看到大法这么好,她也走入了修炼。我们夫妻俩学法炼功,做三件事,共同鼓励,共同精進。

还有件神奇的事:有一天晚上炼功时停电了,我们便睡了,一会儿来电了,我问她:炼不炼了?她说炼!我们就穿好衣服起来炼功。以前炼抱轮胳膊很沉很困,那天炼完却非常轻松,一种说不出的轻松。炼完功我们俩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今天抱轮真轻松啊!”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看我们精進,在鼓励我们呢。

通过亲身经历,我们彻底看清了共产邪党颠倒黑白的造谣宣传,说我们是什么“痴迷者”,对,我们就是“痴迷”大法!因为他好,所以我们“痴迷”。他能给人健康的身体,宽广的胸怀,高尚的道德,好的东西谁不“痴迷”呢?共产邪党从人小时就给人灌输说它“比爹亲,比娘亲”,说它“伟大、光荣、正确”,为什么人们不“痴迷”它呢?现在有几个人能说它好呢?为什么它走到了穷途末路?现在的人都是有思想的,有见解的,不是说你想叫他“痴迷”什么,他就去“痴迷”什么的。

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常常从心底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是发自内心的呼喊。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每当我看到全球大法弟子祝师父过年好的时候,我都禁不住的热泪盈眶。是啊,伟大慈悲的师尊为我们付出的太多了,承受的太多了,我们无以回报,我们惟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才是对师尊最好的报答。

虽然我还有很多的执着心,很多的人心没去,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因为我知道,能得大法,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初次投稿,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