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神路 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大法修炼,可不是想当然的,宇宙师父正法,这件事情大的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回忆自己十二年的修炼历程,真是跌跌撞撞,摔摔打打,摔过跟头。但是,我要从师父给予我的这一角度去讲。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魔头利用恶党的权势,疯狂的迫害法轮功,诬陷师父,抹黑大法,谎言铺天盖地,欺骗世人,毒害人类。作为大法弟子,应该为师父讨公道,为大法洗清白,我和几位同修上北京,在火车站被阻截,后来我在单位派人监控的情况下,当年十二月二十一号半夜从家里走出,自己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我被劫持在天安门派出所,本地驻京办去了车,把我装入车的后备箱(当时车内只有一位女的押车)。到了驻京办,就因为我乐呵呵的表情,他们就把我推到院子里冻了一下午。那天特别冷,我没冷,师父把我怕冷的部份闭塞掉了,为什么我这样断定呢?修大法就是神奇,因为我最怕冷,在家我就有顾虑,怕天气太冷了自己受不了,想这些时,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把怕冷这部份大脑给他闭塞掉”打入我脑子了,一下子把怕冷这个物质给去掉了。真是这样,我没冷。

到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号,为了证实法,我又和一位同修去了北京,刚走進天安门广场,我俩就被警察强行拽上警车,车里有河南两位同修,有黑龙江的两位同修,车上两个恶警打人很凶,其中一个恶警打人打累了自己躺倒了。我也被打了。这次回家我被停发了退休金,两个月后,我告诉单位领导,我要上北京去要饭,就这样又发给了我一部份生活费。同年五月,师父在明慧网发表了《心自明》,我受到了极大的鼓励,知道自己走对了。以后我自己又去了两次北京证实法,每次都有不同的感慨。

零一年十一,我和孩子去天津探家,我在街上讲真相救世人,被人举报,先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公安分局、又送戒毒所非法关押,过程中,我就是用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定住了自己的心。当时我真的什么也不怕了。

当天中午,家里二十多口人等我聚会,这些情况我不让它進脑子,什么也不能想。在派出所,先后五个警察叫我说出姓名、住址,我不配合,一言不发,其中一警察说:大娘,你不说话对了,你要坚持到最后,如何,如何。我还是不动声色。他们把我抬上警车送到公安分局,下午又把我送入了戒毒所。在戒毒所里边,政保科长、还有个什么头目找我谈了几次,说我不说清楚不行,我当时不去想行与不行,我心里就光想,我是救度你来了,感觉全身能量特别强,是师父加持我。第十天上,我被放了。其实,也不是完全真放我,出门后我被十来个人跟踪了,是师父保护了我,半天后我脱身了,这件事情在家庭、在社会、在单位,轰动都挺大。说什么的都有,其实都是胡猜。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心自明》)。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亿帆中的一帆,为了救度众生,我和同修们发传单、写条幅、挂条幅、贴不干胶粘贴,我自己光写条幅用了八百码的绸布,不干胶写的、打印的不知有多少万。还有一件事,有一次,我自己白天踩好点,夜里骑自行车到郊外一铁路桥上挂了两个大条幅,回来的路上我就是背法,没被干扰。事后知道:常人说这是两个小伙子干的,他们不会想到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做的。

后来我又买复印机做资料。再后来,我又学了电脑,这两年,我这个七十岁的老太太也能独当一面了,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是其中的一朵。

以上我概括的说了这些情况,其实过程还多了。如果我不同化大法,也没有我的这一切,我也走不过来。没有大法就没有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