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医院主管护师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七年半前的那个晚上,我外出张贴“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被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巡警绑架,关进了当地派出所。第二天清早四点多,我在师父的帮助下脱掉了手铐,顺利走脱。自此,我被迫流离失所。七年多了,每当想到有家不能归,家中失明与痴呆的公、婆无法奉养,心中总有无限的惆怅。

我叫张焕茹,是保定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过去叫省医院)主管护师,今年五十岁。我热爱我的工作,乐于钻研业务,也经常发表学术论文,一九八五年曾被卫生系统评为市先进卫生科研工作者,一九九三年被单位破格进中级职称。我也喜欢体育锻炼,还为医院体育排名拿过不少分。

尽管我是个医务工作者,尽管我喜欢体育锻炼,然而我却不能让自己不得病。九十年代我患腰、腿痛,肩周炎等,还曾感染过乙型肝炎,更顽固的是鼻腔生疮。鼻腔生疮虽不是大病,可它干痛难受,一触及就出血不止。为此曾吃过不少中药,也曾使用“电烙”多次,都只能是暂时有效,过后还犯。

为祛病,我练过多种气功,但都无效。

一九九八年初我幸遇法轮功。师父要求炼功人以“真、善、忍”为行为标准,修心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到三个月我身上所有的病全好了。一九九八年底本科医疗费报销,每人都超了一千元,我一分药钱没花。

过去我爱占小便宜,炼功后时刻以“真、善、忍”来衡量。我带母亲看病占了一会儿上班时间,就用半天休息日补上;临时急用了科室的药,过后从门诊取药补上。体温计病人损一支算三元,一次我接晚班时,不慎损表十支,当即拿出三十元钱赔偿。值班人员范大姐、小董、宋护士长都说不用我自己拿,我说;“我连这点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炼功人。”病人请吃我不去了,有时晚上值班,病人家属给一些吃的或其它什么东西,我都婉言谢绝,家属不解非得给时,我就告诉他们自己炼法轮功,要按“真、善、忍”做人。病人经常送一些饮料之类,宋护士长就给大家分了,我就拿去送给别人。一次宋护士长的母亲不舒服从科里拿药,她边拿边说“按着老张说法,我也不从这儿拿了。”护士长还说让她母亲也炼法轮功。其实当时科里有好几个人,包括胸科的都有想学功的呢。

一次我值治疗班,药房多给了两瓶脂肪乳,我就给拿药的肖大姐送回去。一次去北戴河开学术会议,我和小高都有论文,本科室只有一个名额,王护士长将名额给了我,小高知道后说:“怎么不让我去呀?”我想:师父叫我们做任何事都要首先考虑别人,便主动把去北戴河开学术会的机会让给了小高。会后小高将会上发的东西给我,我没要。一次值晚班订饭,送饭的小姑娘将十元钱饭费丢在桌子上,我赶紧跑去追上她,小姑娘说:“你真好,要是别人才不给我呢。”

这些虽都是不起眼的小事,但如果在炼法轮功以前,我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

在二零零一年过大年那天,所谓“天安门自焚”案出炉。一次我跟科里人讲自焚真相,宋护士长大声说:“张焕茹,你还炼法轮功啊?”第二天外科书记朱长秀写好不准炼法轮功的东西打印出来,让全院职工签字,我不签。后来朱书记找来我的五个同学,让他们硬拿着我的手签字。

一天,我给眼科同学送自焚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大夫告密。院党委书记李景苹、党办公室主任王秋国、外科书记朱长秀找我谈话。我讲述了自焚案中的一些疑点,并对李书记说:你是医大毕业,烧伤病人的创面处理原则应该是暴露的;大面积烧伤喉头水肿气管切开后,短期内不能清晰发音……,未等我说完,他就抢着说:“也许人家有更先进的技术呗!”还说,“我们说不了你,有地方说你。”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我值中午班。十二点一接班就被宋护士长叫到她的办公室,然后由王秋国主任、院保卫科等伙同保定市南市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王振友,黄某某,将我绑架到南市区公安分局。单位派两个护嫂看着我,分局政保科科长王振友亲自监管。晚上姓黄的恶警一个嘴巴将我打到北墙上(正好是一张床的距离)又摔在地上,当时王振友正在床上躺着,并未说话,两个护嫂吓的跑到屋外,姓黄的又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拽起来,照我的额头边打边骂,还说“我们这有老虎凳让你试试!”在南市区分局关押大约四十五个小时。期间,只有当天中午王、黄出去吃饭带回一碗面,我没吃,其余时间均没让我吃饭。

在此期间王振友和黄某某伙同单位保卫科抄了我的家。

二十五日上午我被单位恶党李书记、王主任、朱书记、王护士长、党办室的小戎等人和南市区公安分局的王振友、姓黄的一起送往涿州洗脑班。王护士长和小戎留下看着我。在那里我受尽折磨。

我被关在一个小屋里,深绿色厚布窗帘,很暗。屋里坐了六、七个男人,其中一个叫张建红的猛打我的脸,打至北墙上又摔到地上,然后他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我的腰。烧锅炉的何某某和另一管教(政府工作人员)将我从地上拽起来。他们二人一人拽着我一只胳膊,张建红用一根铁棍(长约二尺左右,直径五至六厘米,铁棍外面包一层带刺的黑皮子),猛打我的臀部和大腿部,棍子打弯了,再换一个,打倒了,就用穿皮鞋的脚猛踢腰及臀部,用手狠打脸部,抓着头发拽起后再用棍子打,累的张建红满脸汗珠子,呼呼喘粗气。直到我坚持不住了说不炼了才停止。晚上王护士长悄悄对我说:“把我都吓晕了,差点犯了心脏病,我当时要走,他们把大门锁上,把我们锁在这个屋子里。”我的臀部及两大腿肿起老高,均呈黑紫色,上厕所裤子都难以提上,脸打的变了形,晚上只能爬在床上,双手被铐在床头上。早上让我扫院子,上午和下午有时体罚跑步,多数是逼看或写污蔑法轮功的东西,晚上强迫看洗脑班规定看的电视。张建红还逼迫我骂师父。洗脑班半个月一期,医院派两个同事看着我,三天换一批人。我被非法关在洗脑班一个月单位共交八千元钱。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被送劳教,“转化”的到期也没有一个能走的,因为个个身上都被打的伤痕累累,根本不可能短期恢复,为了掩盖罪恶,他们就不放人走。

在洗脑班半个月时,我的同事、打字员小高和另一同事被派来看着我,我让他们看我的身上被打的伤痕,吓的她俩捂着嘴喊:“妈呀!”我被关在洗脑班整整一个月,回来后臀部仍好多大大小小的硬疙瘩,干活时间稍长点右腿就累,后来发现右臀部有一六至七厘米的坑,一年半以后才长平。

从洗脑班回来,院长王洪、学院杨书记找我谈话,我讲述了在琢洲被打的情况,杨书记为那些无耻的暴力行为辩解说什么“你在家打没打过你的小孩,你的小孩犯了错误你是不是要打他?”朱书记要求我每天口头总结,每周小总结,每月大总结。宋护士长安排我暂时在门诊泌尿科碎石室,并命令我每天上下班必须到病房六楼报道。有一次我说起了在洗脑班的情况,被宋护士长听见了,就高声喊:“张焕茹,你如果再说,我马上就让你回家!”当时办公室的好多人,甚至楼道的好多病人家属都听到了她的吼叫。主任王秋国几次带人(有单位的,有保定市南市区“转化”班的)到我家里骚扰。我原本没有心脏病,结果造成心律失常、增快,每分钟脉搏一百次左右。早晨八点交班(十五分钟左右)站不下来。年终奖一千多元被扣除。李书记、朱书记、人事科陈科长等到科里找我谈话威胁,陈科长说:“你不怕失去工作?”由于单位的施压。给我身心造成很大的压力,精神负担很重。

为了唤醒人们的正义和良知,让人们不被谎言所迷惑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日晚七点上街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十点多被保定市公安局巡警绑架。他们从网上查到了我的记录,夜间十二点被交至片区红星路派出所。派出所的两个人找到医院,伙同医院保卫科张科长(已得肺癌死了,死时五十九岁,刚刚退休)到我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镜框,炼功带。

在红星路派出所,我被双手铐在一长沙发上,有四个人看着我,一个是派出所的指导员史焕瑞(音)、两个是医院保卫科的值班人员,另一个可能是派出所二十多岁男的年轻人。我说铐子太紧,史焕瑞让他给我动了一下不让松,史焕瑞恐吓我:再出去贴就轧断你的腿,并命令不准去厕所,有尿裤子里撒。还拿着师父的像骂。

早晨四点多了,我想:我不能呆在这里,我得出去,可他们正在看电视。我就在心里喊师父:“请师父快帮助帮助我吧!”我心里惦记着家里有两个老人没人管呢(公公八十多岁,双目失明;婆婆八十多岁,老年痴呆)。然后我脑子里就有一念:让他们睡觉。我就对他们说:我想睡觉,请把电视机声音放小点。电视声音一小,他们就把头扒在了桌子上睡着了。我脱掉铐子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出派出所。

出来后我不敢回家,被迫离开了我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单位及同事,失去了生活来源。从此流离失所至今。此后,派出所和单位个别人到处抓我,所有的亲戚家都找遍了,亲戚家电话全部被监控,吓的亲戚不敢见我,更不敢收留我。奥运前他们还到我的亲戚家骚扰。

从法轮功被迫害以来,医院就不准我评先进、长工资、晋职称。每到年底总评时朱书记准到场宣布炼法轮功的不准评先进。

我多么希望人们都能早日明真相,早日得救,我能早日回到我的单位,我的家,早日结束这场惨无人寰的迫害。

迫害有关的人员、电话、地址:

河北省保定市
河北大学附属医院:裕华东路212号邮编:071000电话区域号:0312
院长办公室:
院长王洪,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认为大法弟子给单位带来麻烦
电话:5981661白天)

副院长:张海松电话:5981664(白天)
后勤院长办公室:副院长:陈国庆(白天)
书记:李景萍,一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电话:5981663(白天)
党委办公室:刘卫平、戎建强电话:5981670(主管迫害法轮功)(白天)

院办室:卢明会电话:5062287(白天)

人事处:科长陈志国何中月电话:5981686(白天)
医务处:申长叶、袁爱君、孟震电话:5981616(白天)
外科护士长:宋亚丽(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护理部:主任:张春芳、冯周娜、代秀文,电话:5981698(白天)

老年科:科长王秋国(曾多次谩骂大法并迫害大法弟子)
副科长:安丽敏
泌尿外科护士站:
护士长:闫红丽、
护士:倪晓宇、穆银静、张庆哲、范永华、高艳君,电话:5981101(24小时)
泌尿外科医生办公室:周洪月、王全胜、赵春力,电话:5981102(24小时)
泌尿外科主任办公室:杨文增电话:5981106(白天)
放化疗科:主任:臧爱民(院长王洪之妻)
后勤总库房:张燕
病案室:记桂英
门诊注射室:护士长:王明燕、尹金荣
骨科护理站:护士长:张建芳、雪丽景、董微、杨淑霞
眼科门诊:董玉芬
耳鼻喉门诊:杜夫容、孟彦秋、
中药方:丁健
手术室:安文革、于波、高艳芬、李艳芬、良迎坤、刘新会。
肿瘤科手术室:刘秀、杜风芹
放射科:李志强、吴凡、牛宝
普通外科:刘启武、张爱民、李广坡、程树杰、杨永丰、胡光、何运粮、
普通外科护理站:谢秀君、康丽娟、李艳霞、石翠霞
脑外科:崔增学、傅淑萍、陈彦萍、黄荣香、齐振萍、陈金先
妇产科护理站:王惠荣、窦红哲、刘玉肖
普瘤科护理站:高艳华
心内科主任:宋书江
消化科主任:严红建
胸外科:主任:刘福林、林华、赵丽萍、宋文英、杜风兰、王景燕
骨外科主任:王丛、刘小锋
骨科封闭室:胡贵新、王芬
皮科门诊:闫丽、黄金芝
中西医病房:胡立新
化验室:曹萍、曹丽君、许兰君、刘喜华、史征
血库:刘小雪、伙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