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性摧残看中共的流氓本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在明慧网的报道上,我们不断看到中共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惨无人道的性摧残。这些摧残包括:剥光女学员的衣服任人围观侮辱,撕扯阴毛,将用过的卫生巾塞入女学员嘴里,毒打、电击女学员的乳房、阴部,将折断的木棍、牙刷、火钩、电棍等插入女学员的阴道野蛮搅动,强奸、轮奸女学员,把女学员剥光衣服反铐双手投入男牢房,任男犯人侮辱;用劲捏男学员的睾丸,砸伤男学员的阴茎,把电棍插入肛门,和头顶同时过电等等。其手段下流卑鄙,残暴无耻到了极点,非常人所能想象。

中共这种卑劣无耻的手段,由来已久。《九评》披露,1930年,毛泽东在江西苏区搞了一次大规模的“革命恐怖浪潮”——“肃AB团”,几千名红军官兵和根据地内的党团员及普通群众惨遭杀害。据当时资料记载,被害人“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12月8日,被酷刑折磨的李白芳、马铭、周冕的妻子来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当作“AB团”抓起来,被施以严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见高华的《毛泽东在江西苏区“肃AB团”的历史考察》)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警察曾经多次把张志新的衣服剥光,反铐双手,投入男牢房,任男犯人轮奸,最终导致张志新精神失常。

2008年2月,大纪元网站刊登了人权律师高智晟写的文章——《黑夜黑套头黑绑架》。文章首次披露了自己被中共警察非法绑架后遭受的酷刑折磨,其中,包括用电棍电击生殖器、把牙签捅进生殖器的性摧残。中共的特警在不间断的酷刑折磨高智晟三天两夜后猖狂叫嚣:“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并要求高智晟说说“搞女人的事”, “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并无耻的宣称“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其流氓嘴脸毫不遮掩。我们从网上得知,对维权人士的打压,比如郭飞雄先生,中共照样采用了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其就范。

如果说,中共在“肃AB团”、“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中实施惨无人道的性摧残,是其暴力本性的一脉相承和对政权不保的极度恐惧;对人权律师高智晟、维权人士郭飞雄实施惨无人道的性摧残,是对宪法的公然挑衅,是其蔑视人权的邪恶本性被高智晟、郭飞雄揭露之后的狗急跳墙;那么,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性摧残,则是基于其流氓本性对“真善忍”的仇恨,是其“假恶斗”的真面目在法轮功这个高德大法的照射下,无处藏身后的丧心病狂。中共悍然发起的对“真善忍”的镇压,无疑是对全人类普世道德的公开挑战。中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暴的性摧残,是其流氓本性的大曝光。

从“肃AB团”到张志新,从法轮功到高智晟、郭飞雄,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流氓本性从来没有改变过,不管是对妇女、对男子,不管是对平民、对律师,不管是对异议人士还是对党内人员,中共从来没有犹豫过、手软过。只要它认为有必要,它就会凶相毕露,毫无人性的摧残人的肉体和灵魂。其暴虐的流氓本性与时俱进,根本不可能弃恶从善。

现在,退出中共的大潮正在兴起,这是全民醒悟的开始,是中共解体的先声。天灭中共指日可待。那么,清算中共的邪恶之徒,让“善恶有报”不再只是中国百姓在苦难中的一种精神寄托,而成为一种社会现实,也为时不远了。在此,奉劝那些揣着中共给的几个钱而对老百姓大打出手的所谓公安警察们: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住手吧,多行不义必自毙;只有抛弃中共才能拥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