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保险”骗局 不给邪恶输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周孩子从学校拿回两张保险单,说学校要求家长填写是否参保。其中一张是某保险公司专门给学生儿童的保险,还有一张是“北京市一老一小”大病医疗保险。

孩子是大法小弟子,一般我们从来都不入什么保险。去年学校要求填单的时候,我根本不了解这个“一老一小”是怎么回事,甚至不认为这是个保险,就知道这是只给具有北京市城镇户口的孩子享受的一项地方优惠政策,于是,去年我不假思索的、或者说糊里糊涂的给孩子入保了。今年,我仔细的看了一下细则,发现所谓的“一老一小”实际上是一个大病医疗保险。我和孩子都觉的我们不该再入这个保险了。

我向内找,仔细回忆了自己当时的心态,看到这背后隐藏着自己大半生被党文化毒害形成的一个强烈执着。我从小生活在一个闭塞的小城市,父母都是“黑五类子女”,精神痛苦压抑,生活永远捉襟见肘。那时的贫穷、遭人歧视给我以后的人生打下了太深的烙印。我非常努力,总想出人头地,让自己和父母早点过上好日子,到大城市生活。后来我考入了北京的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我本人和孩子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北京人,这些让我夙愿得偿。所以,这个“北京户口” 不仅让我享受了很多外地人享受不到的特殊优惠,也逐渐让我有着和北京本地人一样的优越感,还满足了我在外地人面前的虚荣心,仿佛让我找到了尊严、增添了价值。

多年以来,我有太深的“户口情结”,即使到了现在,评判工作待遇好坏的标准还要看看“能不能解决北京户口”。孩子班里有不少外地的借读生,而我的孩子属于北京本地生源,所以平时话里话外对“借读生”也颇有不屑之词。这颗心一直隐藏很深,使我一直对邪党用户籍制度、制造地域差别来控制中国人的手段认识不清,有时还沾沾自喜,虚荣心感觉非常受用。

于是,我果断的在保单上签字,表示今年不参保。

下午去接孩子的时候,我被孩子的班主任老师叫住,她脸上略带几分为难的神情,说有事要和我谈谈。她说校领导刚跟她谈过,说其它的保险参不参保没有关系,但是这个“一老一小”是每个北京孩子都要参加的,让班主任尽量做家长的工作,班里的北京孩子只有你们一个没有参保的。我有些诧异,问:“为什么?!这个保险不是自愿的吗?”

“原则上自愿……”班主任一时语塞,不再强求,只是说,不参加也可以,但是以后学校问起来,让我帮她证明她确实做过工作就可以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感觉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班主任“做工作”是“上面”——教导主任的意思,教导主任的上面是学校,“学校”的上面又是谁呢?

实际上,这个保险不是社会上一般保险公司的保险,而是邪党以政府的名义,打着“财政拨款”的幌子、动用政府的宣传机器和各类人员“做工作”等方式欺骗百姓、聚敛钱财的一种形式,它利用老人和孩子医疗没有保障、又借着只给“有北京市户口”的假相,让人以为这真是一项优惠政策,看不清它敛财的实质。而我,被那个可怕、肮脏的虚荣心冲昏了头脑,竟没有识破这个骗局,差点掉進邪恶骗钱敛财的陷阱,浪费大法资源,给邪恶输血。看来,没有参保真的是做对了。

目前从各个方面来看,邪恶都已经处于垂死挣扎的最后阶段,在经济方面,它也需要输血才能维持这场迫害。个人认为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不用人心看问题,认认真真对待自己身边的每一件事。

不正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