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悲剧从此不再发生

在纽约高峰会议期间法轮功反迫害大集会上的发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今天是庆祝六千万勇士退出中共的日子,又适逢世界峰会在美国召开,各国政要都来到纽约,包括胡锦涛。在此,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却是一个普通人的故事,是我的父亲张兴武的故事。

我的父亲张兴武原是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系教授,今年六十八岁了,原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然而十年来,他却历经魔难,至今难见其面。父亲自从去年奥运会前的七月十六日深夜从家里被带走之后,母亲就再也没见过他,更无从知道这一年多来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父亲在被非法庭审前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被关在济南看守所,几十个人关在一间屋子里,不能踏出房门一步。今年七月后被转送到济南监狱,因为没有“转化”,也是被禁锢在牢房之内。一年多的时间啊,我年迈的父亲没有机会头顶日月,也无法感觉到轻风拂面,日日夜夜只有四面牢房的群居生活。唯一一次走出牢门,应该是那次父亲被济南市中区法院的非法庭审。那是去年的三月三十一日,阴风阵阵,寒冷刺骨,父亲仍旧没有看到阳光。而且就在那天,小姨刘丽杰因为要求旁听,被绑架至劳教所,至今半年了,因为不“转化”,家人亲戚没有她的丝毫音信。那次庭审之后不久,父亲很快被冤判七年,继续其非人的牢狱生活。

从去年七月十六日到今天,弹指一年多的时间,多少人会慨叹光阴似箭,然而对父亲和小姨来讲,却是一分一秒在逼迫转化的高压下坚持过来的。他们为了能够坚守自己的信仰,为了能够秉承做人的良知,在承受着中共邪灵强加给他们的魔难,这样的日子,他们还要过多久

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大陆法轮功学员自发上访之后,我感受到中共运动的风雨欲来,邀请父母来美国探亲,然而当地公安局因为父母不出具放弃修炼保证书就拒绝给他们办理护照,我与父母无法见面,就这样被迫分隔了十年之久,期间父母因为不肯放弃修炼被几度投入牢狱。如果不是中共逆天下之大不韪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父母早就可以在自由的社会里,在蓝天和白云下,享受天伦之乐了。

无数家破人亡的悲剧都是因为中共镇压法轮功造成的,为之悲愤。为之悲愤。然而中共六十年的统治,虽然它的罪恶罄竹难书,它的淫威也使得一部份民众噤若寒蝉,因为畏惧而沉默,因为沉默而间接成为它的帮凶。更甚于此,这个赤色恶灵还在逼迫和诱骗越来越多的人与之为伍,逼迫和诱骗整个中华民族对神犯罪,中共的邪恶是要把所有追随其后的无知之徒送进无生之门。

这个邪恶的政权只要还存在一刻,它就会制造更多的人间悲剧,毁掉更多有希望的生命。这个邪恶的中共不解体,中国还会有希望吗?面对它的恶行,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任何一个有民族自尊心的人都不能熟视无睹。而认清中共的邪恶,挽救更多的民众,需要我们一起发出强大的正念与呼声。

这是一个伟大又危急的时刻,是走向毁灭,还是走向新生,对于每一个人来讲,时间正在一秒一秒的流逝!如果你还没有抉择,现在就是你生命的十字路口,听从生命自己的选择,顺应天意,抛弃中共,早日三退,走向新生,而这简单的一步,现在就在你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