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又给了我们一次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二日随父母一起得法的。当时,因父亲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疼痛难忍,去医院检查,在路上遇到一位朋友和父亲提起法轮功,向父亲洪法,讲了大法如何好。父亲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他脊椎长有一寸多长的骨刺,需要动手术,但也不一定能好。父亲想起刚刚朋友说的,回来就和我母亲商量要炼法轮功,因我当时有双肾结石和风湿病,就这样我们一起走進了大法。

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大法是一个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法,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父亲开始消业,十七天后,病竟全好了!我也因修炼感到无病一身轻,病全好了,师父管我了。家里人十分高兴,感到大法太神奇了,每天都学法炼功,积极洪法,母亲不识字,却可以把《转法轮》流利的读下来。我们全家每天都沉浸在得法的喜悦当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对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镇压。我和同修一起到省政府证实法,后被劫持回到当地,自此以后当地警察和县公安经常上门骚扰。父母看别人都去北京证实法,怕自己被落下,圆满不了,也带着强大的执著心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亲眼目睹了一个山东同修被警察殴打的场面,结果吓的什么也没做就回来了。(现在觉得后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时的看到有同修被送進拘留所,有的被劳教,我们一家人只有关上门偷着学法、炼功。

由于没有放下怕心,对师父和大法没有做到坚信,一时被电视谎言所迷惑,我爸爸又听广播里讲关淑云掐死女儿的事,结果一气之下命令我和母亲赶紧把书烧了,不学了。把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炼功人不能杀生的法给忘了,完全被电视的谎言所欺骗,母亲不敢违抗,含着眼泪把所有的大法书都烧了,犯下极大的罪过。我当时由于怕心也没反对,人就象傻了一样呆呆的站着,精神处于极度消沉状态。

没有了书,法学不上,母亲只能天天炼功,对烧书的事经常埋怨父亲。我和父亲因不学法炼功,旧病复发,父亲的腰间盘突出严重了,走路困难。零一年腊月到哈医大检查,医生说:过完年来做手术,但也不能保证治好。回家后,父亲整宿睡不着觉,就在极度痛苦中挣扎度日。邻居来看他,也替他难过,就劝他找外科看看。因为曾亲身经历过无病的美妙、及脱离法后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父亲当时就说:我这辈子啥都不信,但是我就信法轮功。

自从父亲说完“我就信法轮功”这句话后,他不由的想起了那些被烧掉的大法书,如今真是后悔莫及。这时,他仿佛听到有个声音告诉他:书还在。父亲摇摇头,唉声叹气的说:“书都烧了,哪还有?”他问母亲书都烧了吗?母亲说都烧了。可父亲还是能听到这个声音:书还有。于是父亲也顾不上身体的痛苦,搬着凳子就上以前放书的地方看,结果看见一个塑料袋,一摸里面有书,拿下来一看:都是大法书!父亲激动的把书拿给我母亲看,母亲惊呆了,问哪来的,父亲迫不及待的给我打电话,我来到父亲家看到这一切,真是不敢相信,我知道大法神奇,我也有过很多感受,可这也太神奇了,烧掉的书能回来,用人的思维,怎么也想不明白。

师父真是太慈悲了,太慈悲了,我们一家人无比感谢师尊又给了我们一次修炼机缘,我们一定精進实修,加倍弥补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早日洗净自己满身的污垢,回归新宇。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