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的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师尊在《转法轮》和多次讲法中都一再强调修炼要“向内找”,并指出:“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可见,向内找在我们修炼中是多么的重要。“向内找没有任何借口,不找任何理由”这是我在一次打坐中受到的点化,现以此作题目,将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交流。

一、向内找,坚修大法不动摇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不久就赶上了“四·二五”,紧接着就是“七·二零”,当邪恶的黑云铺天盖地压下来的时候,对我们修炼者在心性上是一次严峻的考验。由于环境的变化,不能集体学法炼功了,在邪魔的干扰下,各种思想都纷纷的暴露出来了,一些本不坚定和修炼心不纯的人开始对法产生了怀疑和动摇,有的甚至还配合邪恶走向了反面。那时我虽刚刚走進大法,但由于我走入修大法时,保留了原来信佛的善念,加之我得法是师父给我拽進大法中的(得法不可思议),我修大法真的是感到大法好,法的威力感染启悟而得。我记得刚看到《转法轮》里师父的照片时,我激动的就象孩儿找到失散多年的母亲一样亲切无比,而且看到师父的像就象曾在哪见过一样面熟,我当时因对法理解疏浅,还不能真正认识到与大法的千万年不解之缘。后来当我与老学员在一起学法切磋和听师父的一次次讲法,才从内心真正体悟:我们的生命是大法开创的,一切为法而来,为法而存在的深层法理内涵。就这样,无论邪恶怎样对大法和师父進行陷害诽谤,都没有丝毫动摇我坚信大法,坚修大法的真心。记得当时我女儿在邪恶的电视宣传下,害怕的对我说:“妈,您愿炼您炼吧,我可不炼了。”听了女儿的话,我心里很难过,但一点都没动摇修炼之心,我指着邪恶的电视报导说:“这全是假的,我不信,就某某市有一个修炼的我也要修下去。”就这样,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就这一句发自内心的话,当时我并未感到什么,可随着修炼心性的不断提高,我悟到了是这一颗心到位,师父才慈悲呵护向上带我,致使我在以后的正法中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闪失,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尊的慈悲。

二、向内找,师尊安排的三件事要做好

在正法时期作为大法弟子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就是在修自己,二者是相辅相成的。而三件事又是相互依存的。做好三件事首要的是学好法,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实践中我体悟到只有学好法才能法理明——正念强——讲真相——救世人。因此无论我工作怎么忙,都坚持每天读一讲《转法轮》,有时间再学习师父的讲法、经文等。通过学法向内找修自己,不断提高心性。

二零零一年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师父将我们神的一面调动起来,全球统一时间发正念,除邪恶。开始我虽然也坚持天天发正念,但对正念的威力和意义认识不足,甚至还怀疑自己的功力。可直到有一天当我立掌正念除恶时,我看到一个骷髅一样的魔向我扑来瞬间就灭掉了,这时我才悟到正念的威力和正念除恶的作用,才晓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理内涵,从那以后我更加重视发正念,还有一次是我地区整体发正念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时,当我立起莲花掌时,竟看见一个女同修从关着的铁门中走出来,我悟到正念可救同修。无论我们有什么功都是师父慈悲在做,我们只管修好自己,其它的什么都不要去想,做好我们自己该做的就是向内找修好自己。

记的刚开始发真相材料时,我出于看别人做,自己不做没面子的一颗做事心,也拿了真相资料,当第一次往报箱里放材料时,由于怕心重,怕的物质紧紧的缠在自己的身上,材料放报箱里“咚”的一声,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咚咚的跳个不停。有时还吓唬自己。越怕魔就越干扰。那是二零零零年春的一个晚上,当我在一个楼道里发完材料往下走时,当走到三、四层之间就听到从楼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象是在追我(当时还没有发正念之事),我吓得急忙向楼外的一个角落里观察动静,等了许久未见人追下来,这时我悟到:是师父借此来考验我,悟到之后就象一层怕的物质从身上掉下去了,身体立刻轻松了。二零零一年后在师父的正念除恶的法理鼓舞下,我每当发真相材料都加强正念,首先清理自身空间场的邪恶因素,然后就直指宇宙空间破坏法的一切邪魔烂鬼,灭掉一切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并加念让所有真相材料都让有缘人得到。在这强大的正念指引下,怕心逐渐的消失了。几年来,无论邪恶怎么猖狂,“什么形势紧张,敏感日”等,我从未间断发真相材料,不给邪魔喘息之机。大街小巷,走门串户,虽也遇到惊险,但在正念的加持下没有险,现在我出去发真相材料,每到一个楼都象到家的感觉,对众生有一种亲切感,有时走到楼里,楼里的住户竟将我当成是她们的邻居和我打招呼。我也随和着应声,将自己融入众生中,从中体悟到师父的“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的法理内涵。

从正法开始至今,我无论走到哪里,就将真相材料送到哪里。遇到能讲的就讲。有时外出开会,我都不放过救度那里众生的机会。我女儿在京工作,每年暑假我都利用探亲之机去那里发真相材料,并坚持每天中午到天安门发正念。我把这一次次机会都当成自己的修炼路。到北京发资料开始有些紧张。一是北京是邪恶的老巢;二是那里的人们由于受“六四”恐怖镇压的影响都心有余悸;三是小区街道布控严密,外来人出入有的都盘查。如何救度那里的人?第一次去时由于我有怕心,没有带真相资料,只想到那发正念。可转念又一想,不对呀!正法时期不做好三件事是不能算是大法弟子的。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指出:“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悟到必须讲真相时,我就到邮局买了信封、邮票、信纸,自己写真相材料,寄给有缘人。没有地址我就到大街广告栏上抄,到旅游点要来一些有邮编、地址、姓名等有缘人的联系方式,同样的材料复写成无数份,分别寄出,自己认为在师父的加持下,当时写的还很有说服力,有师在有法在救度众生就有力度。后来我写的底稿还被同修拿去用来寄信洪法。

《九评》问世后,对我们大法弟子又是一次考验。这么多年来,中国人在邪党的操控下,充满了邪灵的东西,尽管现在人们都背地里指责,甚至谩骂它,但从来没有从根上挖它的邪灵、认识其本质。告诉人们它是什么东西。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就应广传《九评》让更多世人尽快脱离邪恶组织,得到救度。我作为一直助师正法走到现在的一个法粒子,无论常人的形势发生什么变化,信师信法都绝不动摇。从我个人来讲,二十岁就加入了邪党组织,几十年来应该说受害甚深。在自己的工作中起到了给邪党输血的作用,由于自己对工作事业的执著追求也充当了邪党的急先锋,什么先進,优秀的邪冠都戴过。是大法拯救了我,使我才能有幸从邪党中挣脱出来,成为今生最幸福的得法人。

三、向内找,过好情关去执著

师父在《转法轮》里明确指出:“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洪吟》〈圆满功成〉中师父写到“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可见,修去名利情对个人心性的提高走向圆满是至关重要的。几年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师父的教诲,我比较注重向内找修自己,自我感觉修到现在,名和利的关过得好一些,也修去了许多。而情却是自己修炼中最重要的关卡,就象山一样,搬走一座又来一座有时让情缠绕得无奈。具体表现在工作中,我越对同事好,有的就越得寸進尺,不但不感谢我反而还不知好歹,有意无意的找我麻烦,甚至有时还让我难堪,在这种情况下有时真的很难守住心性,这在常人看根本就不是我的错,但转念想我是大法弟子,得做到忍,尽管有时是痛苦的忍但也得忍。正在自己过不去关的时候,师父在我打坐时点化我“向内找没有任何借口,不找任何理由”,自己这才悟到出现任何问题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我体悟到找我麻烦的同事可能就是我前世欠人家的,这边我修炼了,她可不干了,我得还啊,明白后我就真的“买帐”了,心想无论她再怎么找麻烦,我都得乐呵呵承受。就这么一想就过去了,她再也不找我麻烦了。

情在生活中的表现较突出的是,我有一个亲属,因种种原因我将其接到我家来住,并为其安排了工作,找了对象结了婚。她在我家住了近三年,我未收一分钱,而且她结婚我还给了她几千元钱,这在常人看来是很重的情。可当我孩子结婚时,她只给了我给她的三分之一的钱,说心里话我当时很伤心,一些亲属也打听这方面的情况,搞得我很动情。后来我将此事和同修進行切磋,我们共同在法上找,认为这是我的业力造成的,是我前世欠人家的。修炼人遇到什么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切都得找自己,找对了心里就平衡了,从自身又脱去了一层壳。

情在同修之间的表现是:我们原来学法小组的一对同修夫妻,修得都很精進。正法时期我们一起发过真相资料,一起学过法,还经常在一起切磋,可近段时间我一去她家,她丈夫就说些以前不愉快的事,有时两人还争吵起来。几次下来都这样。针对这些情况,我找自己,为什么这事总让我遇上?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过:“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作为第三者你都应该想一想:我应该怎么样做的好,这件事情换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象修炼人一样面对批评与意见?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对照师父的讲法,我深挖一下自己,感到自己多年在邪党文化的灌输毒害下,固守己见,听不得批评,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都还不同程度的存在,所以让我遇到这些就是要暴露我的这些心而修掉它。

修炼到今天,尽管我们修去很多常人心,修好的那面师父慈悲的给我们隔开了,但没修好的那面,各种执著还在往出涌,师父都想尽办法让我们把隐藏很深的人心让它暴露出来。让我们牢记师父的教诲,勇猛精進走好最后的修炼路吧!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的粗浅体悟,写此心得目地有两方面:一方面将其当作一次学法修炼的好机会;另一方面与同修交流切磋,欢迎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