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朝阳县原国保大队长吴宝良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吴宝良,男,现年53岁,原朝阳县国保大队大队长,现任朝阳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任国保大队长期间,吴某一直不遗余力地追随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为了眼前的一点私利而出卖做人的良知。吴自己宣称,几年来参与绑架、拘留的大法弟子近千人,劳教近百人。吴某还无数次骚扰和勒索大法弟子钱财,给一方百姓带来不尽的苦难,造成众多家庭悲剧。

以下把吴宝良的部份案例登记在册。

2001年5月17日,朝阳县公安局吴宝良在下午一点多钟把朝阳县杨树湾乡李桂霞从工作单位抓走,在朝阳县看守所被关押将近四个月,后被勒索3000千元钱由人担保,把李桂霞取保候审一个月。

2002年5月份的一天,以吴宝良为首的六、七个恶警绑架李桂霞未遂,便把其丈夫抓走,押到朝阳县公安局后,把两手斜背用手铐铐上,用电棍电了长达一个多小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三个月。

2002年8月22日上午十点多钟,吴宝良等四人突然闯入李桂霞家中将其绑架。

2002年4月12日晚8点左右,朝阳县公安局在柳城乡东山村非法抓捕13名大法弟子。据目击者称,当天晚上朝阳县公安局动用三辆警车,三十多名警察围住房屋,就象土匪进村一样,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警车掠走。

大法弟子们被绑架到朝阳县刑警队后,恶警们用拳脚、台球杆、电棍等毒打、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嘴角被撕裂,有的眼眶打得青紫,之后警察把他们劫持到县看守所。

朝阳县北四家子乡的大法弟子孙红新等7人也遭到吴宝良等绑架、劳教、敲诈勒索。

家住朝阳县七道岭乡的郝家窝铺村大法弟子夏凤友,男,47岁, 2006年5月13日晚,遭到朝阳县大屯乡派出所指导员刘兴满疯狂追捕,由于车速过快,造成夏凤友的摩托车撞到桥桩上,连人带车掉到桥下,刘兴满下车看了看摔成重伤的夏凤友,便扬长而去。致使夏凤友没有及时抢救,失血过多死亡。

事后恶徒刘兴满有邪党撑腰,毫无收敛,又将刚刚迫害离世的夏凤友的哥哥夏凤玉上报朝阳县公安局。06年7月17日,恶行累累的国保大队大队长吴宝良、片警李玉庭等人将夏凤玉绑架。吴宝良到夏家后假惺惺声称是调查夏凤友的死因,但根本不过问夏凤友死亡过程,却绑架了其哥哥夏凤玉。吴宝良带人还抄走夏家录音机两个,摩托车证件、大法书籍等。后将夏凤玉冤定二年劳教,送往葫芦岛教养院继续迫害。吴宝良、刘兴满等人就这样把好好的一家人置于如此悲惨的境地。

吴宝良等还屡次扣押大法弟子的车以此勒索钱财。2003年大法弟子陈宝凤(2008年3月3日在吴家洼看守所被迫害离世)开的出租车被吴宝良扣押,勒索5000元钱,后被车主要回4000元。吴又找到陈宝凤妻子威胁要钱,不给就拘留陈的妻子,陈妻只好向亲属借了2000元,后又给3000元钱,才肯罢休。

吴宝良一次把贺洪军的出租车以出租给大法弟子为由扣押,向家属勒索15000元钱,才让把车取回。11月4日,大法弟子闫旭光开车外出途中,被朝阳县国保大队吴宝良在大庙附近绑架,车被扣。图谋勒索20000元钱未遂。

2005年12月23日,吴国良伙同当地派出所人员,非法闯入朝阳县古山子乡马杖子村老烧锅组大法弟子刘义存家,抄家、妄图绑架刘义存,刘义存当场走脱。家中被抢走摩托车一辆、录音机一个、VCD一台、手机一部、电子书、大法书籍等。

受吴宝良迫害最严重的是朝阳县长在乡长在村大法弟子张琦。2003年11月份,吴宝良、范铁林伙同长在乡派出所所长赵守锋和警察邢广友等人,多次到当地大法弟子张琦家中进行骚扰,企图抓捕张琦。每次都不出示任何证件。在这过程中,张琦的老父亲因承受不住儿子被反复迫害所带来的精神痛苦,最终在惊吓中含冤去世。第一次绑架时,吴宝良就从张琦家中抢走了2000元钱和一部手机,一张字据都没给写。张琦家境并不富裕,为了养家糊口,讨回自己的血汗钱,张琦出狱后,先后两次去朝阳县公安局找吴宝良,并善意的规劝他不要再追随江氏做迫害好人的事,吴宝良说“共产党让我干我就干,犯法也干”,“有共产党顶着,我没事儿,”再次将张琦投入狱中非法关押……

张琦被释放后于2008年2月24日再遭迫害,吴由于极力表现又参与迫害张琦,过程中三次到张琦家中抄家搜刮,上报省厅表现自己。竭尽全力的来迫害这善良的一家人,家中每次都被其翻得一片狼藉,张琦妻子在家带两个年幼孩子已无任何经济来源,甚是凄凉。

被迫害后的张琦以绝食方式来抗议对自己的迫害,吴某不顾张琦的生命安危,动用各种的卑鄙手段不分昼夜持续审讯逼供、折磨张琦,想将张琦屈打成招。张琦坚信自己信仰无罪,信仰真、善、忍无罪,后以零口供冤判张琦七年刑。这一次吴宝良又用张琦一家人的血泪换来了个人三等功一次。之前中共还利用50余次的奖励诱惑吴宝良疯狂迫害好人。

朝阳县国保大队吴宝良等人的累累恶行,亲自参与绑架大法弟子无数,经常向大法弟子及家人勒索钱财。现任大队长赵强也跟随其后参与迫害善良。不仅给无数个家庭造成了巨大痛苦、压力。同时也严重的亵渎了法律的基本价值,破坏了人类应有的道德良知。

在利益与“前程”面前,吴宝良放弃了自己的良知。在中共的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群体的迫害中,受害者不仅是众多的法轮功学员,真正可悲的受害者是运动的执行者,揭开中共历次运动,哪一个运动的执行者最后得到了善终?造反派头子又有谁最后逃脱了清算?历史终究会还世间一个公道,善恶终究会得到应有的报应。受到高等素质教育的人蜕变成了为中共流氓统治服务的工具,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成了中共镇压异见人士,剥夺民众合法权益、人权、自由而私设的公堂。继而就上演了上文的一幕幕人间悲剧,而悲情制造者却是我们的“人民卫士”,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能对自己的后人说一说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在道义上执行者永远受到良心的谴责,始终无法正视自己的人生。作为法轮功学员,我们有义务和责任告诉所有的执行者:好好想一想自己的未来,选择一条生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