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帮助同修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最近有一次帮助同修的经历,体会较深,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失去了与往日所有同修的联系,是单独一个人带修不修的过了四年。直至零三年底,我巧遇了同修安琪,我年长于她几岁,我们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现都有较好的家庭和稳定的工作环境,但因两人从小家庭背景、经历不一样,彼此性格脾气迥异,她性格直来直去,我比较委婉。我们各自带着一个小弟子共四人组成一个学法小组,平均每周集体学法一次,互相交流切磋,有时也整体配合做“三件事”。我们都非常珍惜师尊为我们安排的缘份,五年多来,我们彼此互相取长补短,共同精進,走过了许多不平凡的修炼之路。其间有苦有乐,但我们从未发生过冲突。

但最近大半年的时间内,每周的集体学法难以保证,大多因为安琪那方不能按时来,学法后的交流切磋时间也大多是她抱怨家庭、孩子带给她的种种压力,如:小弟子学习成绩如何差,开始玩手机、给女同学发信息啦,丈夫又如何责骂训斥,不仅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归责于她,还说些对大法不好的话……反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无论她多么用心学法、发正念,还是向内找,始终得不到一点好转,甚至闹到家庭其他成员那去。

我一开始结识同修安琪,心里对她的评价一直不很满意,最大一点就是觉的她高傲自大,自以为是,不能吃苦。也知道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自己不能这样看人看问题,且她所表现出来的执著心我都有,只不过她说话的腔调和处事的方式不符合我个人的观点而已,说到底,还是刺激了自己的嫉妒心、好胜心,还有一点看不起他人的心。早就意识到这些执著心,但没有下决心完全去掉,在暗地里对她还是有些微词。可以想象到,带着这样的心性听她诉说,即使表面上也是在为她想办法,帮她向内找,但其实内心里一直在埋怨她,觉的就是她自己不好好修,还干扰了身边的小弟子,有时也有点幸灾乐祸的,觉的应该让她吃点苦头。一周一周的循环,其结果收效甚微。

直到最近几天,我才猛然惊醒:她长时间的出现这样不好的状态,肯定不是她一个人的原因,肯定有我应该修去的部份,何况在正法修炼的艰难征途中,我们几人始终彼此相依为伴,当初也是她把我从迷茫中拉了一把,真不知我俩在以前几世的轮回中该有多大的缘份!她现遇到难处,我还往她的空间场里打出那么不好的念头,那不是在帮邪恶的忙吗?

想到这,我立马盘腿发正念:不论我们修的如何,都不准邪恶间隔我和同修,彻底解体干扰和迫害同修证实法、干扰我们整体做好“三件事”的另外空间一切邪灵烂鬼和共产邪党的一切邪恶因素;并长时间把自己的思想和同修的思想连起来,清除我们空间场中一切不好的思想、观点、执著心和思想业的干扰。接下来,我是第一次真正的、毫无保留毫无私心的把她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来想(其实,真的这样做时发现并不难,只要我们有那个心,师父帮我们从另外空间把那个不好的物质拿掉了),站在她的角度上冷静的分析她的误区在哪?怎样才能真正的去帮她,怎样指出才能让她心悦诚服的接受?如此这般在心里打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腹稿。

接着一天,我又收到了她发过来的一个“求救”邮件,内容除了倾诉类似以往的遭遇外,并说家里家外情况不断升级恶化,发展到觉的跟丈夫都过不下去,受不了压力,跟小弟子俩人都一起躺倒了,现恳请帮助……她从来都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请求过我的帮助,我当即约定与她面谈。在我们面对面的交流中,我一改往日由她诉苦、被她带动的场面,先主动的说出我自身存在的问题和与家里小弟子交往的体会,然后既严肃的指出她近期学法中出现的明显有漏的地方,又尽可能用平和的语气鼓励她向内找,同时加持她的正念。我发现,本来自己也并没有理太清楚的思路经我讲的过程中,思维不断的展开,法理也越来越清晰,自己的正念也跟着越来越强了。临分手时,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隔日,她如期而来参加集体学法,脸上神采飞扬,全没有了一点沮丧的神情,正念很强的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我一直是把常人中不好的事当作了“不好”,想通过学法和做“三件事”来改变现状,带着有求之心来学法,结果越学环境越糟;无论是遇到好事还是坏事,对于修炼人来说都是好事,师父在法中都说过了,是自己的观念问题。我真心的为她高兴。

在这之后的一天打坐结印时,我突然感到有什么在自己的大脑里闪了一下,刹那间心里一亮:啊!原来自己长期以来的误区也正是昨天同修所说出来的——是把自己长期以来身体出现的不舒服、思想业干扰的难受,和平时所遇到的一切不顺的事都当作了是坏事,以至于长时间出现了消沉状态,松懈了修炼的心性。常常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早期修炼是如此轻松美好,到后来怎么感到越修越苦。对此,苦苦思索,也想尽了办法,急的头发都白了许多,只不过自己平时好面子,不表现出来,别人还以为挺好,其实自己心里苦极了。说到底,是没有从根本上理解好修炼的内涵,一手抓着人的东西不放,一手抓着佛的东西不放,生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习惯于把常人中不好不顺的事都当作了真正的不好,以至于平时做事紧张谨慎,力求完美,既想通过常人的深谋远虑来避开可能出现的不测,又带着有求之心在学法,想通过修炼来改变这一切。带着这么肮脏的心,那哪是大法弟子呢?说严肃点,那是在向外求、练邪法!

真的好感谢同修帮我找出了一个很大的执著,自己平时大法书和新经文也看的不少,也一直在琢磨到底是什么执著心障碍了自己,表面上的文字不知看过多少遍,但是深层的法理就是悟不透,或者不象今天这么清晰。本来以为自己这次是在帮同修,结果却让同修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想来师尊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帮我走出困境,并借此点化我:其实帮助别人的过程,也是自己提高的过程,心性上来了,其它的东西也会跟着往上上,要真正无私的放下自我,同修之间要消除间隔,真正的溶为一个整体,才能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唯有勇猛精進做个真修大法弟子,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师尊给我这样一个与同修溶为一整体、共同提高心性的机会!也感谢同修长期以来无私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