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监狱实为犯罪机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女子监狱名为执法,实为犯罪机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残酷,恶警专门利用牢头狱霸、有变态心理的犯人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女子监狱近半年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揭露如下:

一、在四监区的迫害

2009年5月12日恶警张新妥非法对大法弟子杨润英(50多岁)搜身,搜走手抄本大法书,杨润英晚上回监舍后不报数抵制迫害,恶警张新妥当着全监舍的人对杨润英施以暴行,拳打脚踢,打脸,这样还不够,又让“积委会”的一伙犯人(队长的帮凶)将杨润英弄到办公室,再次毒打,并声称杨润英不承认错误,让她们监舍的人一起罚站,使用中共一贯的“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那一套,给杨润英施加压力,杨润英不配合邪恶。在以后的几天里,每到晚上收工时把杨润英叫到车间办公室单独非法搜身。

2009年6月份的一天,恶警杨洋当着车间200多名犯人的面,对大法弟子邢景云(在监狱得法)以流氓行为非法搜身,将邢景云的胸部全暴露出来,上衣口袋撕掉。

恶警杨洋经常对大法弟子李秀兰(70多岁)暴力迫害,竟然多次将李秀兰按倒在地抢大法书,使李秀兰血压升高,心脏病突发,躺在地上起不来。大法弟子多次给其讲真相劝善,根本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她是四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的一个。恶警杨洋经常纠集恶警牛莉、张蕾迫害大法弟子,并扬言愿意跟恶党走。杨洋在07年遭恶报,右臂落下3寸左右的大疤,至今不穿短袖衣。就这样仍执迷不悟,继续对大法弟子迫害,撕毁手抄本大法书无数。对其他刑事犯人打骂也是经常的,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还随便吃、拿、要犯人食品、日用品,而且点着牌子要,让犯人给她洗衣服,甚至内衣、内裤,还有男人的衣服。如洗不干净或对别的队长说了,就要受到惩罚,有的犯人在背后一边洗一边骂。还天天中午打犯人的饭,上班趿拉着鞋,光着脚在监舍点数,没有一点人样,别的监区的犯人都喊她“鸡队长”。

2009年4月份张家口大法弟子郝桂芝被非法绑架到女子监狱时,能说能干、特别精神的一个人,自从对她强行迫害转化,逼其写“四书”后,开始出现精神恍惚,说话自言自语,胆小得不敢说话,一天总是哭,后来生活起居不能自理,晚上睡不着觉。恶警指使狱医给郝桂芝吃麻痹中枢神经的精神病药,吃药后很快全身无力,处于半睡眠状态,就这样也不安排休息的地方,还要在别人的监督下干活,和来时判若两人。希望张家口大法弟子及时和她的家人联系,赶快想办法营救。

还有恶警们偷着在车间的热水瓶里放药,大法弟子胡沈华开始喝后头晕,脖子硬,她还认为是高血压呢,没有在意,后来别人喝她的水发现水是淡蓝色,而且喝后也出现和胡沈华相同的症状,才知道水里有药(胡沈华的水杯是蓝色的,所以看不清水的颜色)。后来不在车间放热水瓶了,恶警就又放到监舍她的热水瓶里,害得胡沈华只能到处找水喝。

坚定的大法弟子,因不参加奴工劳动,打亲情电话受到刁难,接见不让吃饭,买货只能买20元的货,中午睡觉罚钱。几乎每个大法弟子明里、暗里都有人“监控”,有的甚至走哪跟哪,有时不顺她们的心就打大法弟子,队长知道也不管。

在搜号时,名义上是全搜,实际专门着重搜大法弟子的铺,在车间里的柜子随便翻,主要是搜大法弟子的经文。

四监区恶警:张维霞、高丽娜、杨洋(唐山人)、牛莉、张新妥。

二、其它迫害情况

在五监区,大法弟子张彩霞等因拒绝报数,不带名牌,遭到马玫、马桂双为首的恶警迫害,被罚站、关小号两次。在小号里,大冷的天只让张彩霞穿一身单衣服,从小号出来后,晚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饭,铐在楼梯上。一个叫“君”的(姓记不清了)被“监护人”打得腿拐了很长时间。

在七、八监区,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遭到毒打,收工时拉着一条腿在地上拖着走。后来八监区把大法弟子隔离“转化”,任何人不许和她们说话,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转化”就不放。七监区,大法弟子刘淑芹(王博的妈妈)因喊“法轮大法好”,收、出工时,被用胶带把嘴粘上。在车间经常挨打。后来不知把刘淑芹弄到什么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