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但没死,还越活越硬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于一九二九年五月五日出生。年轻时我就不信鬼神,只信毛泽东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我在一九八六年找人算命,说我的天寿是七十一岁。我不相信,再换个人算,也说我只能活到七十一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有幸得大法。当时我是抱着“学学看”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所以不是很精進。二零零一年起,我身上所有的病相继发作,什么风湿、类风湿、脑梗塞、蛇转疮、慢性胃炎等等。

真是病急乱投医,谁说哪个医生好就去找谁看,中医、西医、草医都看遍了,甚至连巫医都去求了,先后求了十几家,效果可想而知。后来又得了急性阑尾炎,做了手术,反反复复,路都不能走了,最后竟成了个植物人,不能动弹,只会说一句含混不清、只有我妻子才能听明白的话:“帮我翻一下身”。而后连续半个月不能吃不能喝,人都变形了,只剩一口气儿。谁看见都说不行了,于是老伴、保姆给我洗了澡,并请来理发师帮我剃了光头(这是当地风俗,男性去世后,都要剃了光头才入棺);亲友都到齐了,送钱、送鸡的都有,就等那一刻了。我也留了遗嘱。

就在这时,一位女大法弟子来看我,我已经这样了,她却像没看见似的,对我说:“打起精神来,你的事都还没完成呢,就想走?你不强起来,师父要帮你而不能啊!”听到这,我的眼泪唰的下来了。接着,这位同修就在我床上盘坐起来,拿大法书念给我听。后来,又有其他同修轮流来过几次,次次都要我有正念,并给我读法。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又从新站起来了。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现在我已经八十一岁了,活得很充实,能吃能动,腿脚灵活,刚学会了开电瓶摩托车,能骑车去工作(我是个体户)。

我把自己的工作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结合起来,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了解我的人都感觉神奇。

参与迫害的警察来找茬,我就跟他们说:“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我不学就没命了,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你说,我能不学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