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市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导)下面是吉林省舒兰市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一、朱兆水受迫害经过

舒兰市天合街大法弟子朱兆水,男,汉族,五十五岁: 2002年11月3日天合派出所以开十六大为借口,把朱兆水绑架当天晚间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当时是现在的副所长孙广玉在天合派出所当所长,是他带人去绑架朱兆水。第二天晚间黑天后又把朱兆水秘密绑架到矿区公安局刑警队进行酷刑折磨,刑警队的“张万林”和一个刘姓恶警无理审讯。

恶警吕国良和林树芳对朱兆水施行酷刑,吊在铁栏杆上,为了不留有外伤,吕国良特意把毛巾撕开,将朱兆水手腕一手包一块,然后卡上扣子吊起来开始拳打脚踢,林树芳就拉着朱兆水的腰带来回悠。当时朱兆水告诉他俩,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以前不好的现在都学好了,吃喝嫖赌一样都不干,你们还这样折磨我。那个叫吕国良的说,你要真吃喝嫖赌我们不管你,那算你有本事,现在社会就是这样,你不知道吗?你想学好不行,而且你们不是说我们是恶警吗?我就是恶,就打你,你能怎么地?半小时后他把朱兆水放下来时,朱兆水的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然后恶警又把朱兆水铐在栏杆上整整站了三天三夜没下来,也不叫闭眼。第三天的下午3、4点钟送到了看守所。然后劳教一年,在九台劳教所因朱兆水不放弃大法修炼,他们又给加期五个半月才放回。

2006年一月五日那天,舒兰市天合派出所副所长傅文忠和原刑警对的林树芳(后调到派出所当片警)共六、七个人突然闯到朱兆水家强行把朱兆水绑架,当天晚上把朱兆水和另一个同修张月娥带到610找610头子王廷柏开票子。当时朱兆水说,傅文忠你们放着坏人不管,专门抓我们这些好人。傅说,共产党叫我杀人我就杀人,叫我放火我就放火。咋地?然后把朱兆水押到看守所20天后又秘密送劳教一年,到劳教所后拒收,“610”头子王廷柏要请劳教所人吃饭,他们没去,没办法又把朱兆水送回看守所。

1月23号王廷柏给朱兆水家打电话说要过年了,你们拿2000块钱把他领回去过年吧,结果家人借2000块钱给他,朱兆水才回来。到家后才知道是受骗了。之后天合派出所傅文忠和林树芳多次到朱兆水家骚扰,因当时朱兆水在外地打工,家人实在承受不了,没办法只好流离失所。

二、徐桂兰受迫害经历

吉林省舒兰市徐桂兰、女,五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出发去北京证实法。十八日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一到广场就有人上前要查身份证,没有就搜身。徐桂兰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被抓到警车上,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徐桂兰不报姓名,被用大客车拉到门头沟看守所。车里不让动,由于颠簸徐桂兰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就被警察按住头在地板上蜷曲着,警察把双腿压在徐桂兰身上,徐桂兰呼吸都困难。因为人多关不下,分流去廊坊看守所,拉了四、五车,在廊坊徐桂兰又被关了四天。

三、孔繁芹受迫害经历

吉林省舒兰市孔繁芹、女,五十八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号出发到北京证实法,十八日到天安门打横幅。广场周边人稀少,一同去的几个人很显眼,有人过来要检查身份证,没有就搜身,孔繁芹从怀里抽出“法轮大法好”横幅拉开,并高喊法轮大法好,立刻上来便衣警察将孔繁芹抓住往警车上拽,够一车后拉到天安门派出所。要报姓名,没得逞。被分到门头沟看守所,关了五天。后来由于人多被转运到廊坊看守所。在廊坊孔繁芹又被关了四天,由于看守所要迁新地址,才将人放回。

四、吴相历受迫害经历

吉林省舒兰市吴相历、女,三十岁,舒兰纺织厂上班,住舒兰市铁东街。第一次被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和几个同修,一起去北京露宿在某公园旁,因随身携带大法书被抓去派出所,后被舒兰驻京办事处领回,在舒兰拘留所拘留半个月,之后转回水曲柳派出所。

第二次被迫害:二零零零年在舒纺工作住工厂附近,某一天水曲柳派出所来人把吴相历抓回水曲柳敬老院。一共是十多名学员,一个邹书记看着,关了十多天。

第三次被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去北京,刚到京就被抓回,在南山拘留所被关,一共有三、四人。

第四次被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去北京,在四平站被查出,再次被抓。十二月五日被劳教,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受迫害两年,有时不让睡觉,有使用电棍电,白天出苦力,度日如年,精神也受到摧残。二零零三年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