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小弟子: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我今年十岁了,也算是大法小老弟子吧。听奶奶说从我出生的当天,奶奶就给我听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奶奶说我很乖,从不哭闹,但只要录音带一到头就哭,换上就不哭了。好象我真是急着为得法来的,连名字都是在我出生当天,爸爸在梦中有人给起的。爸爸说名字太大了怕担不起,奶奶说神送的一定没问题的。

就在我出生的一百天后,邪恶的迫害开始了。警察不断上门干扰、抄家、抓人。妈妈不修炼,虽然不反对,但也不象以前那样每天给我放师父讲法录音了。在我半岁时奶奶和爷爷回南方老家了,我不能和奶奶在一起,失去了修炼的环境。

一年后我得了要命的“肾病综合症”。爸爸妈妈带我经常跑医院也不见好转,越来越重。奶奶从老家回来时,我已一周不能排尿了,全身水肿,小便肿的像饭碗那么大,躺着不能动。奶奶看我痛苦的样子,流着泪对我说:“奶奶用龙爪(一种花卉)给你消消炎吧。”我严厉的对奶奶说:“这不是消业吗?又不是病,消什么炎啊?”奶奶着急的说:“那怎么办呢?”我说:“给我念师父的经文《病业》吧。”当奶奶念完三遍,我问奶奶为什么不念了,奶奶说:“听你好象睡着了。”我说:“睡着了也能听见,连着念十遍。”奶奶一小时读完了十遍,我也進入梦乡了。早晨醒来,我告诉奶奶我梦见在欧洲(我也不知道欧洲在哪,梦中知道),一个是自己的公园里,我是那么那么大的金佛,双盘坐在亭子里,身上闪着金光,四周的花草树木非常好看。梦还没讲完,我急着要尿尿,奶奶忙拿过痰盂,我连拉带尿便了半痰盂,便完了,我的肚子和小便明显的小了。

就在我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时,奶奶被恶警绑架了。爸爸从外地回来,非要带我上医院,我心里说:师父啊,我也说不过他们(爸爸妈妈),帮帮我吧。到医院,医生扎了两针说:“找不着血管,吃点药吧,没事不用住院。”爸爸妈妈让我吃药,我说:“你们看着我就不吃。”他们说:“那好,你自己吃吧,不看你了。”我知道有师父保护不怕,我偷偷把药扔進垃圾筐。一天,妈妈又拿药让我吃,我说不吃了,妈妈说不吃药怎么好了呢?我从垃圾筐翻出药片对妈妈说:“看吧,我没吃都扔了。”从此妈妈再没让我吃药。

在我三岁时,能和奶奶学法炼功、读《转法轮》了,我不认识的字,师父就告诉我。一天看奶奶双盘,我说:“奶奶,我也要两腿盘上。”奶奶一看我两腿翘着能放一个拳头,说:“不行啊,孙子,奶奶帮不了你,求师父吧。”我哭喊着:“师父,我也要两腿盘上,我也要两腿盘上。”奶奶睁开眼睛时,看到我满脸的汗水和泪水,静静的双盘坐在那里。二十分钟后,奶奶叫我出定,我说奶奶我还想坐。

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生命,我要听师父的话。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我面对面讲不好真相,就把同学领回家,让奶奶讲,劝他们三退,我在一边发正念,到我家的同学个个都退队了。

只要我看到扔在地上的真相资料,没被弄脏的,我就捡起来发出去,弄脏了的我就拿回家,学着奶奶的样子,用橡皮把脏的地方擦干净,装上袋再发出去。一次一场大雪过后,我捡到撕成一半的真相资料,踏着膝盖深的雪找了好一会也没有找到另一半。回到家跟奶奶说,你看这人不看就算了,为啥撕了?奶奶说这人受邪党毒害太深了,我们发正念救度他吧,铲除干扰这个生命了解真相得到救度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从本性那面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多希望所有的众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能得救啊。以上是我修炼九年来的部份心得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