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东、于宙、杨小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据明慧网报道,北京大法弟子曹东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于2006年5月21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曹东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2007年2月8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2006年8月底,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杨小晶回到家中,为丈夫曹东奔走呼吁。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不久于宙被恶警绑架,无家可归的杨小晶被迫到处漂泊。

2007年12月杨小晶又辗转回到北京。12月27日,她回家交房费,被一直蹲坑的居委会人员报告给派出所。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江、刘涛,当地街道“610”主任杨文仲,东城分局的俩警察一起闯入家中,硬将杨小晶抬到楼下,塞进一辆车里。劫持到东直门派出所后,刘玉刚科长邪恶的说:就是要把曹东关到西北,让你留在北京。尔后几个便衣又把杨小晶抬上一辆黑车,关进丰台六里桥一家旅馆里。

2008年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虚弱了下来,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

这是明慧网2009年8月28日的报道。

一则消息报道的内容是很有限的。如果把与这则消息相关联的其他人的信息连接一下,就会看到法轮功修炼者受到迫害和牵连的可不只是这几个人,也不只是简单的一两件事。这会让我们看到更为深广的残酷迫害的实质。

当年和曹东一同接受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采访的,是抱着两岁半女儿的52岁的牛进平。当时,他的妻子正在劳教所遭受迫害。他的妻子叫张连英,原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1999年至今已经被非法抓捕7、8次。曾被非法劳教三次。一次绝食近80天,一次绝食一年多。

2005年6月14日,警察绑架张连英时,丝毫不顾及她的未断奶的啼哭喊叫的婴儿。张连英曾在北京劳教调遣处遭到长达10个月的疯狂虐待,恶警张冬梅指使8个犯人,每天用苍蝇拍连续轮番抽打张连英10个小时以上。其间从未允许她洗漱,从未允许她上厕所,大小便只能在内裤中,包括来月经也如此。她被剥夺睡眠;脖子被绳子套着吊在天花板上很长时间,脚尖刚刚能接触地面;身体被扭曲着长期绑在木凳上;遭受连续24小时的毒打,身体多处淤血;头部、面部多处有大约3厘米长不同深度的伤痕;眼底出血,耳聋,面部变形,很难分辨其长相,并且行动艰难,精神恍惚,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牛进平自己也是受到过被关入精神病院、非法劳教的酷刑迫害。他对史考特说,自己在狱中的两年里,得知被打死的大法弟子超过三十人。在会见史考特后,他一家又再次被监视一年多。2008年4月20日,牛进平与妻子再次被绑架,并同时被非法劳教2年半。4岁的小女儿无人照顾,只得由他78岁的母亲照看着。

协助史考特会见曹东和牛进平的美籍商人斯蒂夫,也被中共便衣警察强行拘留讯问24小时,之后被强行遣返回美国。

报道的内容总是很有限的,有很多东西是涉及不到的。比如曹东和杨小晶夫妻二人是2000年11月12日结的婚,两人在结婚后至今只相处了九天。之后的日子,两口子就是在轮流关进监狱、劳教所,相互探视中度过的。

曹东的朋友于宙,也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毕业于北京大学。他和朋友组建的“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民谣乐队,被业界评为2007年中国不可错过的民谣组合中的第一名。他们的部份原创作品当时正被著名国际性音乐频道ChannelV向亚洲各国推广。他原唱的《爱的箴言》为中国大陆民众熟悉和喜爱。就是这样一个具有艺术天赋的才子,却因为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于2008年1月26日被绑架,并在2月6日,也就是那一年的农历大年三十被迫害致死。

而当他死亡的真相传到海外时,他和妻子双方的家人都被强行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与于宙同时遭绑架的还有他的妻子许那,也曾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五年。而这次在丈夫死亡后,不但没有被允许料理后事,还在同年11月被非法判刑三年。

一则报道只是揭露迫害的一个方面,它背后该有多少相关的人和事啊。那厚重的社会现实下所掩藏着的中共制造的悲哀有多么深啊。我们只是通过这一个方面的试探式的挖掘,就能看到这令人心碎的沉痛的历史,那些更为深层、更为宽广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该有多么的惨绝人寰、令人发指啊!

中共制造的这场罪恶如此之大,法轮功修炼者所承受的这场迫害如此之重、之痛,还不足以使您认清中共的邪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