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朴实农民家庭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导)45岁的王小碧与丈夫孙万奎有一双儿女,是河南省南阳市瓦店镇界中村朴实的一家农民。可是就因为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中共邪党对他们一家无休止的迫害,导致丈夫孙万奎含冤离世,王小碧和孩子们流离失所、艰难度日。

王小碧曾经身体不好:气血虚,身体发肿无力,常年吃药,而丈夫不爱干活,不顾家,经常抽烟喝酒;家里活地里活都担在她肩上,养活一家人,家中也因此欠下了债务,日子难过,孩子们上学都上不起,经常向亲友们借钱。为此,夫妻二人经常是争吵不断。九九年十二月份,王小碧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逐渐转好,干农活割麦子时大男人都撵不上,丈夫也不喝酒抽烟了,儿女们在外打工,债务慢慢的还清了,日子渐渐好转。他们一家自修炼大法后祥和了。

当这一家沉浸在因修炼大法给他们带来的美好时,却因为江泽民的妒嫉而引发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暴力镇压,也祸及到这朴实的农民家庭中。

第一次迫害:家人受惊吓毒打,经济遭勒索

2001年元月份,女儿从南方打工休假回家。王小碧看着中共铺天盖地的邪恶造谣欺骗世人,于是决定带着女儿(当时未修炼法轮功)给世人送福(发放真相资料)从而让世人明真相得救。在新野县夏官营村被夜里巡逻的村民发现,举报后被带到沙堰镇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往新野县公安局,副队长李彬和一恶警为了让王小碧签名后送往看守所,将王小碧打得眼睛都青了一圈。恶警将王小碧女儿威胁一通,作势要打,十几岁的孩子被吓得直哆嗦。最后在他们威逼下签了名被送往新野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母女二人被强迫做奴工,每天要做一定数量的纸盒,吃的饭都是稀面条、稀面水,面水都能照出人影来。其间二人被审问几次,几个恶警打王小碧女儿的脸打得她直掉眼泪。这样一个多月后,勒索了王小碧家人4000元,才以取保候审为名放回家。

瓦店派出所(所在地派出所)恶警听说二人要放回了,开着车在村边公路上等着,想再次迫害二人。没料到二人从另一条路已回家,于是恶警们又到王小碧家将王小碧带到瓦店派出所审问,见没问出什么,晚上在村支书保证下,由王小碧家人将她带回。在瓦店派出所,其中一恶警说:“看看,4000元让新野弄走了,一个摩托车(指4000元正好买一辆摩托车)叫新野弄走了。”可见中共邪党控制下的恶警们关心的就是如何能抢到钱。

第二次迫害:非法劳教奴役,精神受打击

2002年5月12日,瓦店派出所又想将王小碧和另一大法弟子胡国云骗去,二人不配合,恶警们强行将二人非法绑架。到村边公路上,新野县公安以副队长李彬等恶警们已开着车在那儿等着接人,然后直接送往新野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后,没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又被副队长李彬送往河南省郑州市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因胡国云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恶警们送了几个看守所都拒收,最后才将她拉回新野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两年。在送胡国云到看守所辗转期间,胡国云被恶警们在宾馆大厅铐到椅子上过一夜。

王小碧在十八里河劳教所也被非法奴役:剪衣服裤子线头、钉扣子、糊纸盒等,一年后被放出。在这一年中,儿女们在外打工,丈夫一人在家艰难度日,一家人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打击。

第三次迫害: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2003年6月份,王小碧给世人讲真相,遭本村恶人举报,瓦店派出所恶警来绑架人时,见门锁着,屋内没人就走了。晚上又开着警车来抓人,被王小碧发现院墙上面站了两恶警,出声制止时,丈夫孙万奎及时走脱。恶警将王小碧戴上手铐,二话不说就开始抄家,非法收走了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录音机、还有几十元现金等。将家中翻得乱七八糟。之后四恶警将王小碧抬到警车上,送往瓦店镇派出所。第二天早上,王小碧走脱。

恶警们见人不见了,又开车到界中村王小碧家找人,找来孙万奎的二弟问见到王小碧没,答没见到。恶警们气急败坏,中午就在王小碧家做饭吃,等着看人回来没有,真是邪恶嚣张至极!晚上没人回来恶警们只好回去,走时还顺手牵羊拿走了王小碧家一床被子。又过了几天,瓦店派出所恶警不甘心,再一次来到她家问她二弟:“她家里收的麦子呢?”回答:“麦子卖了,女儿要上学呢。”又问:“她家的拖拉机呢?”答:“拖拉机是我的。”恶警们见没油水可捞,只好悻悻的走了。

从此,这一家人有家不能归,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靠给别人打零工来维持生活。但是恶警们并没有放松对这一家人的迫害,曾多次到村中一再追问,并暗中派人监视,突袭到他们家看人回来没有。

由于多次受到迫害,朴实的农民从没见过此种种场面,精神上受到惊吓、打击,孙万奎于2007年3月20日在外地含冤离世。

第四次迫害:工作丢失,经济截断,非法奴役、毒打

2008年10月23日中午,王小碧的女婿周红雨工作下班后,在租房处做饭,邓州市“六一零”队长王云昭、邓州市都司乡派出所副所长黄国立,穰东镇恶人以及一邪恶“网警”4人以修水管为名将门骗开,将周红雨戴上手铐,不由分说开始饿狼似的抄家,乱翻一通,将家中师父法像、大法书、MP3四部、光盘、现金共5000多元、存折、电脑、打印机2台,电视及VCD、手机三部、戒指、身份证、户口簿等贵重物品非法抢走,将家中翻了个底朝天。恶警们刚开始看到钱时说:“这些钱到时候还给你们。”但看到有5000多元时,什么都顾不上了,抢着往兜里揣,至今不归还。随后又打电话给南阳“六一零”, 南阳“六一零”派来一人,五人在租房处等着王小碧及其家人下班回来一起抓走,一直等到晚上7、8点钟不见人回来,只好将周红雨一人绑架到邓州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奴役:做彩光灯、圣诞彩灯等,每天干20多个小时,每天任务很多,20小时后达不到任务狱警指使犯人打人,然后还接着干,每天几乎没有睡觉的时间。周红雨在里面没达到任务,被狱警指使犯人毒打、辱骂:扇脸、浇冷水、塑胶鞋毒打等。到里面没几天,将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折磨得几近迷糊,神志不清。一个月后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手续,想将周红雨送入安阳劳教所,最后检查身体不合格,才办了所谓的“自教”放回家中。

周红雨的父母自儿子被非法抓走后,两位老实巴交的老人像天塌了一样,哭天抹泪的,眼泪都哭干了。恶警对周红雨家中老人恐吓、敲诈勒索钱财一万多元,并且还威逼周红雨父母将王小碧一家人的消息说出,最后因他们也不知道王小碧的下落,就蛊惑挑拨离间二老让周红雨出来后与王小碧女儿离婚。一切邪恶至极的阴谋招数都使尽了。给双方家人造成了极严重的精神折磨及经济损失,弄的一家人流落街头,靠好心人周济帮助勉强糊口。

无休止的骚扰、有家不能归

邪党之徒将这一家人迫害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吃尽苦头之后,还未放松对这一家人的迫害,暗中在村中蹲坑监视,每逢割麦时节、过年时都要再去骚扰一番,看人回去了没有。

奥运期间,南阳“六一零”气急败坏的指使瓦店镇派出所“三天之内找到王小碧”,并且在09年7月22日,瓦店镇派出所恶警黄亚伟、李某某又开车到界中村另一女大法弟子胡国云家骚扰,将胡国云家人吓得躺在床上输液输了四天,并且还在打听王小碧的下落。

邓州市也派了7、8个恶警到王小碧的女婿周红雨家骚扰、恐吓。

至今,王小碧这一家人还是有家不能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