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周仙娥老人被非法关押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明慧通讯员武汉报导)周仙娥,女,出生于一九四零年,居住在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堤角边,一九九九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由于坚持修炼,几年来多次遭受迫害。

九九年十月下旬,周仙娥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北京广场派出所,关在派出所号子里,没有任何自由,挨打骂没有时间性,北京派出所与武汉公安联系各地派出所到火车站接人,被抓的第二天押回武汉。

因为周仙娥的户口属武汉市江汉区花楼街派出所管辖,这样戴着手铐,被花楼街派出所押回武汉,十月底的天气比较凉,但洗用全是冷水,关在派出所号子里一个星期都睡在两根木条的凳子上,靠墙打盹,熬了一个星期后,送往武汉市东西湖区“武汉市妇教所”非法拘留15天。

在拘留所,吃面糊糊,周仙娥被强制做奴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工作完不成加班加点,拉电池盒子,一天要拉一千多个,手指都划出泡子。不准炼功,不能跟学员说话,穿号服,15天期满放回家。

一年后,周仙娥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不明白为什么当局还在继续关押抓捕迫害大法弟子、污蔑大法,于是她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和同修一起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上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广场巡警再次抓捕,强行推上警车,非法关押在广场派出所的号子里。在号子里,警察对她拳打脚踢,打脸,打头,用纸卷成很硬的棒子抽打,辱骂,体罚,污辱。三四天后,由武汉公安局派出所不法警察把她劫持回武汉,非法关入当地派出所,要罚款2000元才放人。周仙娥的孩子们下了岗,生活都很困难,被迫借了500元交罚款才放她回家。

可过了几天后,说当地派出所所长找周仙娥,声称去谈话,话谈了人却不让回家,直接把她送往百步亭看守所,非法关押了20天,没办任何手续。在这20天里,恶警限制她说话、活动,每天强迫听污蔑师父,污蔑大法广播,见她不放弃信仰,就送往东西湖区“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二十天。非法关押期间,不准她炼功,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讲话,经常查搜学员,辱骂,体罚,罚站,不让睡觉,让犯人打骂污辱人格。

由于对大法的坚定,周仙娥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被关入武汉市江汉区何湾劳教所相邻的“武汉市戒毒中心”。在戒毒所,更没自由,每天被迫做役工十几个小时,做筷子、扯棉纱等活。一个队由贩毒人员(长得像男人一样的彪形女毒犯)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无故打骂法轮功学员是常事,动不动打骂学员,没有时间性,也没人管她们。有一次,几个打手毒犯用洗衣粉和臭袜子往大法学员嘴里塞,伤害大法弟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不做役工。邪恶管教迫害更加厉害,他们有计划有预谋的迫害大法弟子,单独关押每一个学员,5-6个包夹围攻,强迫大法学员写转化书。不让有半点自由,不让睡觉,邪恶的语言对你广播,让精神达到极限,最后崩溃转化。

2006年,周仙娥在黄陂讲真相,三位大法弟子一起被抓,黄陂派出所警察几个人毒打大法弟子,将周仙娥的手往后扭,打脸,打头,打得她头昏脑胀,脑子一片空白,很长时间不清醒。不论恶徒怎样,周仙娥都善意的讲真相,当晚正念闯出派出所。

2006年中旬,周仙娥再次被事先有准备抓人的江岸区“610”公安局非法抓捕,关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每天听污蔑大法污蔑师尊的广播,强迫写材料做作业,写转化书,不写不让睡觉,罚站。有一次恶徒强制周仙娥在他们预备好的字条上签字,她不签,上来几个大汉抓着周仙娥的手压着周仙娥的身体,在连气都喘不上来的情况下,拽着手签了字。被迫害二十几天后,周仙娥才回家。

以上是周仙娥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