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劳教所九大队的精神与肉体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导)湖北沙洋劳教所九大队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这里对法轮功学员(还有少量其它类型的良心犯)实施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迫害精神是目的,迫害肉体是手段。

沙洋劳教所九大队(以下简称九大队)单独一个院子,前身是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是关押女吸毒劳教人员与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2004年二大队撤掉改名为九大队,所关押人员转移至狮子山女子劳教所,现关押吸毒人员与来自湖北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这个院子有前后两栋二层的楼房,前面一栋办公,后面一栋关押劳教人员。这两栋楼各有三四十米宽,两旁由高墙围起来,两栋楼的中间有比篮球场稍大的一个院子。在这里,负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转化(即强迫放弃信仰)的警察及吸毒人员,在所谓不打人的幌子下干着最坏的事。

院子前面这栋楼上面是警察的办公室,下面一层有很多空的小房间,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进来,他们首先会把他先关在院子前面一栋楼的一个小房间里。恶警找来两个吸毒劳教人员,对该法轮功学员实施二十四小时的监控,并对其具体实施精神与肉体折磨,这种吸毒人员他们(警察)叫做包夹。

在这个小房间里,法轮功学员不能离开,吃喝拉撒几乎都在里面,接触不到甚至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警察会找来很多诽谤诬蔑法轮功的书籍与光碟强迫学员看、听,多半由早晨六点搞到半夜,睡很少时间的觉。由于与外界完全隔绝,加上上纲上线、“文革”式的政治批斗语调,让人产生一种被恐怖与邪恶“包围”了的感觉。这正是那些“转化”人员所要的效果。如果这样,他们还是达不到强迫学员放弃信仰的目地,那么这些比较“温和”“斯文”的方式会全部撤掉,然后对学员进行所谓的“三姿”训练,即中国军人的站、蹲、坐姿。这是实施肉体折磨的开始。

站姿和坐姿他们基本是不用的,因为他们(恶警与“包夹”)觉得这两种姿式强度不够,他们一般强迫学员长时间蹲着。即便是蹲着,他们要求学员一动不准动,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

由于人的全身重量几乎压在一个腿上,一般蹲上三十来分钟,人脚踝部位的脚筋(跟键)就象要撕裂般痛苦,全身发抖,出冷汗,神经都会受不了。这时邪恶的“包夹”人员会对学员动手动脚,他们叫做“纠正动作”。如果学员在这种无法忍耐的情况下不配合,他们则说学员不服从管理,然后对学员大打出手,甚至电击。然后增加包夹人员,加长“训练”时间,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余时间都是处在这种高压的折磨下,严重的情况下一天只让休息二到三个小时。有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到释放都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被折磨着。

这个九大队不仅对人的肉体进行折磨,对人精神的打击与控制更是严格。在这里所有劳教人员不允许谈社会不良现象,不得谈政治问题,不允许私下谈与法轮功有关的话题,只能相互间打打诨,开些无聊的玩笑,再就是违心的对中共歌功颂德。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管制更是苛刻。

在九大队,除了法轮功学员以外,另外的劳教人员主要就是吸毒者。到了这里道德高尚的法轮功学员成了“二等公民”,那些吸毒者被警察利用着时时刻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随时可以对他们进行谩骂和人身攻击。这样警察会更高兴。除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严格的思想箝制外,九大队还对其它良心犯进行严格的思想行为管制。遭受中共政治迫害而不服的劳教人员,有的被送到九大队来进行迫害,警察称这为思想矫治。

有个姓夏的恩施人,在家时与邻里发生纠纷,被当地诬判,回家后到北京上访,被“截访”者(即便衣)围追堵截,后来被当地公安抓回,当地公安为了防止他再次上京,给他安了个偷盗的罪名,关进了劳教所。这位夏先生到劳教所后拒绝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被多次电击,后来关到九大队来。警察唆使劳教人员对他毒打,然后对他电击、体罚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邪恶的九大队就象是一部中共的洗脑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严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4/207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