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修炼点滴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当我看了宝书《转法轮》后,我就坚定不移的把家里保存十多年来的气功书、照片、用具之类的东西,彻底处理了。处理之后顿感心里干净了、轻松了、踏实了。同时发自内心的对自己说:真修到底心不变,信师信法到永远,艰难困苦不停步,返本归真跟师还。

大法使我坚定正念

师父说:“你要想提高,全靠那本书,所以你要反复的看。看那本书你就是在认识,就是在提高。加上我们圆满的手段──炼功,你就会不断的提高你的层次。所以千万不要觉的我看过一遍了,也觉的好,跟着大家炼,炼功也没有间断,可是这个法却是非常主要的。一定要在学法上下功夫。”(《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神路要走好,全凭法指导,尤其对我这个上了年纪的新学员来说,学法显得更为重要。

三年多来,我按照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每天二十四小时除正常生活外,我都坚持静心学法、看书,静心炼功、发正念,到目前为止,已通读《转法轮》数十遍,通读《精進要旨》、新经文、《洪吟》及师父在世界各地讲法十遍以上。每期明慧周刊也要反复看,随记笔记。其实学法的过程就是一个由浅入深,由感性到理性逐步认识,逐步提高的过程。学法中有几次我都被师父那种慈悲关爱的语气所感动,有时真是痛哭流涕,不由得还连说这法太好了!太好了!

信师信法,做到是修

我今年六十多岁,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开始修炼的。当初我走入修炼的目地是为了祛病。那时身患多种疾病,十多年来,基本上是用药维持生命,没有药不能活。早些年为了健康,也学了几样气功治病方法,看了不少门派的书籍,结业证有一大摞子,现在才明白,这些证书都是低层次的东西,是骗人的虚名,没有价值。

刚走進大法时,由于法理理解不深,心性不高,特别是有对病的执着心迟迟去不掉,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使我严重的心脑血管病症状有增无减,病业关一次一次的过不去。零六、零七年两年连着住院治疗。个人还不悟,总认为是老病又犯了。

零八年以来,随着学法不断深入,知道了向内找,我就在心里想:我要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有法在,有师在,什么也不用怕。当我的心性提高上来后,心里很高兴,这才悟到我的身体不舒服,根本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是消业。结果十多年的心脏病,腰椎键盘突出没再犯过。去年“感冒”,高烧三十九度也都不药而愈。大法真是太好了!太神奇了!外孙看到我的变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去怕心

对于怕心,部份同修只是停留在感觉到、找到、看到,却没有修掉,这也是迫害没有结束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说,整体大法弟子能否去掉怕心,是广救众生结束迫害的一个关键因素。

三年多来,每次在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时,我总是怕心重重,不敢大胆的去找人讲。学习了师父的讲法:“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深知师父在为我着急,但一见众生,总是难以开口,怕这怕那,畏首畏尾,有时要开口讲了,却又不知从何切入话题。我认识到,我是大法受益者,看到师父和大法遭到邪恶诽谤、诬蔑、同修遭到邪恶绑架、残酷迫害的情况下,如果还只想躲在家里学法,讲什么“独修”,只想从大法中获取,却不肯为大法付出,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那我还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吗?作为大法弟子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挺身而出,必须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于是,尽管只有我一人,也要投入助师正法洪流中。师父说:“那么讲清真相,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既然讲真相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特殊的修炼方式,那就同我们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发正念是必修课一样,法必须天天学,功必须天天炼,正念必须天天定点发,真相必须天天出去讲。于是我就先到熟悉的人群中去讲真相,到乡下去发传单,劝三退。不论是在朋友家里,在社会上,我都遇到过一些不听的,不接受的,甚至于反对的,骂骂咧咧的,说大法弟子劝“三退”是“搞政治”,是“反党”等等。我都以讲清真相为目地,让其明白中共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不去跟对方发生争执,我说:“想明白了再退也行,您退了,您和您的家人都得救有多好啊!”我的态度常常让对方再也没话可说了。常言说:“善言如春风,恶语如秽器”。语言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一道桥梁,充满慈悲心的温柔话语才能真正起到劝善的作用。

在大法的指导下,我在证实法中修去了争斗心,代之而来的是慈善、慈悲心。我体会到有不少人中恶党的毒太深,劝他们“三退”不容易,我就坚持一点——慈悲对待每个人,劝一次不行,就劝两次,两次还不行就劝三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样多数众生终于“三退”了。

三年来我劝退的人不多。以后我会更加努力。

我的怕心的根源就是旧宇宙的“私”,其实我的名利情、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心、安逸心等等,它们的根源同样出自于旧宇宙的“私”。当然,我的争斗心更多源自于恶党的“斗争哲学”的毒害。作为大法造就的大法徒,就是要跳出旧宇宙一切为私的理,彻底修去一切为私为我的因素及其派生出的一切执着心,走出人,走向神,修到人心全无,那也就成神了。师父说:“何为神 人心无存”(《洪吟》〈人觉之分〉)。我们大法弟子除去人心的修炼过程,就是人走向神的过程。

我坚定的告诉自己:我愿意放弃所有以前曾存在于我头脑中的在不同时期形成的每一个不好的、为私的、不善的、不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思想念头与观念。我愿无条件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用大法洗净自己,纯净自己,修成无私无我,金刚不破的正法所成就的伟大的生命!

我现在还有很多人心,但我坚信,在这万古机缘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最后一步,我要更加努力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越最后越精進,在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更加努力实修,修好自己,修去一切人心,走向神,圆满随师还。

在这里我想再次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

也感谢曾经无私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所谈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