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苦役和暴力 【明慧网】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苦役和暴力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警察超强度的奴役法轮功学员,有时每天的奴役劳动达到17个小时。警察还纠集犯人对坚持信仰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和体罚。

一、强迫法轮功学员超时超强度的奴役劳动

2008年12月和2009年5月,期间有两次捡棉花种子的劳动,两次工期近一个月。劳动期间,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从早晨5点半开始干活,工时长达17个小时。干活期间劳教所利用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看管,不许说话,不许抬头。除定时吃饭外,上厕所时间都得严加控制。稍有怠慢,说打就打,说骂就骂。

其中有位石家庄市的法轮功学员王月琴,5月17日那天,因抵制这种超强度的劳动迫害,结果当天中午、晚上遭到大队长刘子微两次毒打。刘子微指使两个普教王仙娥、张路玉抓住王月琴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两个普教还没头没脸的拳打脚踢,打的王月琴头上、脸上、嘴里全都是血,小便失禁裤子全尿湿了,全身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左半边身体疼痛好长时间,走路都直不起身子。

二、对不放弃学法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迫害

1、有两位法轮功学员陈秀梅(保定的)、王丽霞(不知地名)从进劳教所起就一直不配合劳教所的所规所纪。洗漱、上厕所不去请示,该去就去,并且坚持学法炼功,结果遭到大队长刘子微和一些普教王海霞、朱立英多次的毒打,一次王丽霞的眼被打的失明了,打的黑紫的脸肿了很长时间。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去厕所得扒着墙挪动。每天被强行灌食输液。有一次陈秀梅早上炼功被普教王海霞举报了。结果队长刘子微狠命的抓住她的两个乳房从上铺把她拖下来摔到地上,又狠狠地毒打了一顿。为了逼她放弃修炼,刘子微打她们成了家常便饭。现在陈秀梅被迫害的总是缩着身子,两手拳着,两腿并着。傻子似的很吓人的样子,才40岁的人象个走路很艰难的老太太。每天就是灌食输液,现在生命很危险。

2、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冯小梅2009年4月被绑架到省洗脑班进行强迫转化,她没有配合,后警察又将其押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一个月后冯小梅仍拒绝转化,后来队长王韦维赤膊上阵利用帮教、普教轮流监视对她进行罚站,不让睡觉。恶人还强迫她在已写好了的“转化四书”上按手印。冯小梅不予配合。后来一伙人蜂拥而上,有的抱着身子连踹带打,有的死死的摁着头,有的拼命拽着胳膊攥着她的手要强行按手印,冯小梅拒不配合,恶人折磨了她6天,最后冯小梅被折磨的没了力气,被恶徒们用上述方法强行按了手印。

3、还有石家庄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小号里罚站了几天几夜后,仍拒绝转化,王韦维拽着手,一伙帮教簇拥而上,他们还想用上述手段逼迫按手印,正在这时,外面的雨天里打了一个霹雷,借机法轮功学员呵斥王韦维:“神在报应你,你们这不是纯属邪党、流氓、土匪行为吗?”王说:“我就是邪党、流氓、土匪又怎么样?”虽这么说,但他还是撒开了手(说明心里害怕了),就这样,这名法轮功学员逃过了这一劫。

4、2008年11月间,天气已寒冷,河北沧州的刘丙兰、石家庄的刘丽两名法轮功学员因抵制奴役劳动迫害,拒绝转化,被罚关禁闭,恶人把她们分开,各关在一间没人住的房子里,用手铐将双手反铐在床头上,每天再由队长刘子微及普教几人轮流着没头没脑的狠命的打(上面用拳头打面部,下边用皮鞋踢腿、腰、肚子等处),边打边问:“你到底劳不劳动?”然后接着打,不仅如此,每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不许喝汤水(吃饭时打开一只手),不许上厕所,在裤子里拉尿。就这样整整折磨了半个月,出来后两个人胳膊动不了,面部、身上脱像脱的没了人样儿。如今刘丽还落下了头昏的后遗症。

三、拘留所任意巧立名目罚法轮功学员的款

1、2008年11月16日中午,吃过饭后人们正要回宿舍,突然大队长刘子微叫全体法轮功学员到大厅集合,然后派人搜查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床铺,看有没有大法经文,床铺上没搜到,便叫法轮功学员们都脱光了衣服搜身,110屋可能搜出了经文,10名法轮功学员除一名叫王贵香的被罚了50元之外,其余9人每人被罚款250元。103屋每名法轮功学员被罚款190元。

2、拘留所还突击性出台监规,如:定时去厕所,若届时不去的就罚款15元。但当时不说,时间过去后没大小便的法轮功学员就都被罚了款。

3、突击性的检查屋子、柜子,如果柜子里的衣服没按他们要求的形状叠,只要查出一人便一屋子的人被罚款。罚来的钱由刘子微、古红叶(队长)朱利英(普教)合伙吃花一空。

四、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延期迫害

有一位张家口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罗美玲,劳教所大队长王韦维利用“帮教”合谋转化她,她正念正行决不放弃信仰,结果被延期一个月。

保定定兴法轮功学员王红英,因给省检察院递交了一份揭发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材料被非法延期半年并加重迫害。

现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河北省各地县、市、区互相勾结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弄到劳教所利用上述办法强迫转化。实在转化不了的,就用高强度劳动延期迫害。(据去年一位被“转化”后返回来的法轮功学员说,劳教所“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面给拨款3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