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好证实法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自修炼以来,我总认为自己文化低,写不好,说不好,心想只要做就行了。可是我看到身边连不识字的老年同修都在参与交流,我怎么就不行呢?我是大法弟子,无所不能,我想写就一定能写成。我终于拿起了笔,向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证实法的修炼历程。

喜得大法

我今年五十二岁,是一名从事医护工作三十多年的老护士。在我十几岁时就得了胆结石,最后发展到胆总管,肝总管,肝脏里都是石头,一犯病,疼起来两小时一支杜冷丁也不管用,出现几次疼痛性休克,经抢救活了过来。八六年还做了一次大手术,拿出石头有一小弯盘,象大手指肚大小的石头就有五、六块,我们院长风趣的对我说:“你长的石头太多了,够你家盖三间大房子,还能垒个大猪圈”。这次手术还差点丧了命,结果病也未好,留下后遗症,腹膜粘连和盆腔脓肿,活动、吃饭稍有不慎,痛的死去活来,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七年正月二十一日,经邻居介绍,我喜得大法。当天晚上我就去了炼功点炼功。六点炼功音乐一响大家就开始炼功,我就跟着瞎比划,当做到头顶抱轮时,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好象要昏厥过去,汗流满面,内衣都湿透了,过一会昏迷劲过去了,紧接着开始肚子疼,象肠子要被拽出来似的疼,马上就要去厕所,不去就要拉裤兜,我心想今天就是拉裤兜,我也要把这几分钟坚持下来。炼完后肚子也不疼了,也不想去厕所了。

一上来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于是辅导员就给我一本《转法轮》书,并再三叮嘱我说:你要好好珍惜。我双手接过书,就这样我开始步入修炼之路,身体得到净化,心性也在升华。

二、讲真相,救度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当时正赶上我从农村刚搬到城里不长时间,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和谁都联系不上。打开电视都是播放诽谤大法的谎言,我干着急,不知所措,只好把电视关掉。如有人提到法轮功,我就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我身心的受益。同修们去当地政府和去北京正法我都不知道,当时自己学法不深,也没悟到。上班出门看到墙上贴的,树上挂的,都是黄纸红字写的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激动的就想哭,从心底佩服这些大法弟子,心想:北京我没去上,在家我也证实大法!

于是,我就买来彩色的不粘胶,记数笔,写大法真相标语,写不好,我就一遍又一遍的练写,其中“真、善、忍”三个字我就足足练了一多小时,最后我能工工整整的写了。我又用X光底板刻模子刷条幅、做法轮图、买来喷漆往墙上喷大法真相短语。我们五个同修白天在我家写、做、刷,晚上我们就出去贴、挂、喷。我儿子说:“妈,咱家都快成大法真相地下工厂了。”比较明的街道,我就自己后半夜出去贴、挂、喷。

我们除了在城里做之外,还到边远的山区去发。记得有一天,我和三位同修去离县城一百多里的山区发真相资料,晚上十点多钟,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和另一个女同修在一起发,我在前边走,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声喊叫,原来那个女同修被抓住了,我就停住脚步,站那发正念,发了一会,只听那老头越吵吵声越大,我想我得过去,不能扔下同修一个人走。于是我走过去,对抓住女同修的老大爷讲真相,我边发正念边对老大爷说:“大爷,我们俩从一百多里,这么老远来这儿就是给您送福来了,我们都是亲身受益才来告诉您真相的。您看,小册子里写的是一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女研究生被警察糟蹋的多惨。现在有多少学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被抓進监狱、劳教所,有的被迫害致死。电视里说的‘自焚’都是假的,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我正讲着,他儿子也出来了,在旁边听着什么也没说。我讲着讲着,他们渐渐的明白了,老头的喊声越来越小,最后说:“你们去发吧,从这条街走。”我们说:“谢谢大爷!”于是我们把剩下的真相资料都发完了,我们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弟子,我们才得以救度了他们。

我还用嘴讲,先是给我单位的同事和领导讲,他们明白了,又给患者讲,是凡去我们医院住院的患者一个不落的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电视里说的全都是假的。

有一次,一名患者与我家熟悉,看我这样在病房讲法轮功,很担心,就和我的领导谈,领导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也怕自己受到影响,就气呼呼找到我说:“从今以后不准你在病房对患者提法轮功的事,你要不听,就给你开除工职。今天你什么也别干了,就在这写保证书。”说着就把护士长叫来看着我,领导甩袖就走了。护士长去病房打针,我也跟着去,心想,这正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患者见到我就说:“你今天怎么不干活呢?”我说:“今天院长特批,不让我干活。”患者说:“为啥?”“因为我跟你们讲法轮功真相。”借这话题又和患者讲起了真相。过一会院长又把书记找来和我一起谈话,我说我炼功满身病都好了,您二位是知道的,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院长说:“你炼法轮功做好人,我们不炼法轮功就不是好人了吗?”我说:“不!院长您也是个好人,只是做好人的标准不一样。比如说:您老要是捡到一千元钱,您肯定会给失主送去,常人讲拾金不昧,可我们修炼人讲路不拾遗,您说能是一样吗?”院长说:“得得,你层次高,我说不过你,明儿给你儿子打电话,他是大学生,叫他来教育教育你吧!我们不跟你说了,下午你把保证书给我送去。”我说:“院长我今天实在没有心情写,过两天再说吧。”过两天我给院长写了十页的真相信,去他办公室,院长也不理我,我说:“院长您还在生气呀?今天我不给您送保证书,我给您送来一封长书。”院长笑了说:“不用长书了,短书就行呀!”接着院长又说:“我看你对这法轮功看的比你生命都重要是不是?”我说:“是!您说的太对了。”就着这个话题我又给他讲了自焚真相。

通过这件事自己找到很多心,急于求成心、不理智、如新来的患者只要一入病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和人家讲真相,给真相传单,人家说眼睛花看不好,我就给他念。欢喜心、怨心、不能站在他人角度考虑问题,找到这些不足后,多学法从理性上升华上来,以后给患者讲真相得心应手,我在单位学法炼功的环境开创的非常宽松。

三、否定旧势力安排 决不走流离失所的路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去妹妹家串门,要回家时,外侄女哭闹着,说啥也不让走,非要我陪她住一宿,没办法只好陪外侄女住一宿。第二天九点多钟刚到家,妹妹来电话说;有人把你举报了,公安局正抓你呢?我说凭什么抓我,他们不配!妹妹说;八点多钟你们院长往你家打电话找你,家没人,院长就给大哥打电话,大哥说不知道,大哥赶紧就给我打电话,我说我也不知道姐上哪去了。我说:“我不在你家吗??”,妹妹说;“我还真忘了,都找你呢,快躲一躲吧”。我说你们不用惦念,我会处理好。我就静下心来向内找,发正念,刚发一会儿,同修来电话说:“我被抓了,罚五千元钱,我对象说我那些书和材料都是你给的,我没承认,他说要找你,你也别承认。”我说:啊!一会这位同修对像来电话说:要和我唠唠,我说:行!你现在在哪?他说我在你单位门口,噢!我说:“你开车去一高中门口等我,我一会过去。”我知道同修对像脾气特别不好,我叫妹妹陪我一起去,妹妹说:“你别去了,我们同是受害家属,有共同语言,我去跟他唠。”

中午妹妹下班回来说:“不行,我们唠了两个多小时,这人是横竖不上线,咋说也不行,非得跟你单独唠不可”。下午从妹妹那回到家,我就双手合十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啊,弟子家里环境特殊,不能让他找到我家。弟子必须面对这一难,全盘否定旧势力给安排的这一切。我跟他单独唠,正好是对他讲真相的好时机,请师父加持弟子。接着我就找弟妹陪我来到约定地点,我问同修对像咱们去哪唠,他把我们推上车说:哪也不去,上公安局。这下弟妹可吓坏了,赶忙打手机找人,同修也急了和她对像说:“你要把某某送進去,我也陪着去”。我心态平和的对同修对象说:“某某,你在电话里说:要和我单独唠唠,我知道你虽然脾气不好,但很讲义气,你这样做,好象不是你想要做的吧”。同修对像说:“你什么也不用说,我就把你拉到分局门口唠,唠好了,你就回家,唠不好我就把你送進去。”我笑着说:行,行,咱们就去分局门口唠。来到分局门口,他唠的主要内容就是不让我找他妻子,不让我给她经文和真相材料,最好离远一点。我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我觉的你们俩都挺好的。我又转过脸来对同修说:你以后看到咱们同修尽量避开点,我以后有什么事也尽量少找你,免得某某知道惦念你。某某说:得,梁姐咱们回去吧!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兄弟,就这样把我们拉回来了。

第二天同修们听说此事后,叫我把家里东西赶快挪走,还有大法书、墙上挂的师父法像、法轮图形全部拿走,你也先别上班,单位领导和公安局正找你呢,别往枪口上撞啊,去亲友家躲几天吧。我说:“不!这些书和法像都是正的东西,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那些用来做大法真相的东西是法器,是用来救人的。我要把他们都挪走了,邪的东西不就進来了吗?我也不能离开这个家一步,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决不走流离失所这条路。”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一切由师父安排。其实师父早都为我安排好了,我悟到在妹妹家外女儿哭喊留我住一宿,就是师父在保护我呢。周一我正常去上班,结果真的一切都正常。

四、开创集体学法环境

从大法遭到迫害后,大型集体学法炼功环境被破坏,但每天都有四、五个人、有时七、八个人到我家学法从没间断过。二零零四年我悟到要想整体提高上来,首先得有集体学法环境,而旧势力却把这个环境给破坏了,不让集体学法炼功,我就不承认你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虽然不是协调人,也要开创集体学法环境。就这样学法小组在我家正式成立了,时间是每天下午一点到四点。刚开始十多个人、后来二十多人,那个能量场是非常大的,大家也都感受到了集体学法提高的很快。

有两个农村的大法学员,由于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没跟上正法進程,出现病状,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另一个肚子胀得大大的,好象怀孕八个月了,肚子象石头一样硬,大腿根部还长了象馒头一样大的两个包,疼得死去活来。我听说之后,就把她俩接到我家。她们由于长时间不能洗澡,身上气味难闻,学法时有的同修不愿挨她们,我却一点都闻不到味儿。其实我平时对气味最敏感,我想这一定是慈悲伟大师父把我嗅觉神经这部份给闭塞掉了。我们大家和她俩一起学法、发正念,同时帮助她们向内找,第二天不能自理的同修就能下地走了;另一个大腿根的两个大包第二天晚上就消了,肚子第三天在脐下开始淌脓水,我们一边学法,她一边擦脓水,慢慢肚子也消下去了,她激动的抱着我就哭了,说:“谢谢师父!谢谢你!”一周后她俩都回家了,这真是背着来的,走着回家,两家家属都很受感动,说大法真神奇。这也充份体现集体学法的巨大威力。

我家学法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考虑从安全出发,分开了几个学法小组,其他人看我们这样做,也都成立了学法小组,就这样我们地区学法小组遍地开花。

二零零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外地的一个法会,外地同修讲述了他们怎样整体配合营救同修,怎样向家属讲真相配合大法弟子要人,如有一个同修被绑架,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一小时之内每个同修都能接到通知及时发正念,他们说;我们也没有协调人,但是我们人人又都是协调人,每个人无论遇到同修的事,还是大法的事都能主动去做并默默配合,我听后深受启发。

一天,我去同修家,她跟我说:今天我去分局要钱去了,当时我没在意,回家学法时想起这事,觉得不对,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也是大家整体的事,于是我就给各片送信,让同修帮发正念,晚上到学法小组与同修交流,要钱的基点是什么?大家一致认为要钱不是目地,主要我们是救度那里的警察,让他们明白真相,我对同修说:明天我陪你去公安分局要被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钱,第二天我们俩去公安分局。我们以打听局长为借口,从一楼讲真相讲到五楼,回到二楼又和副局长讲,副局长说:“你们找局长干什么?”我说:“我表妹因炼法轮功被罚五千元钱,我们要钱来了”副局长说:“炼法轮功的还想要钱,不可能给!”我说:“我表妹现在孩子上大学急等用钱,她丈夫去世早,自己又下了岗,家里没钱,孤儿寡母日子怎么过!所以我们找局长来要钱。我表妹过去一身病,现在炼法轮功都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副局长说:“我看你也象炼法轮功的。”我笑着说:“是吗?是不是炼法轮功人头上都贴贴啊!我把头伸过去,你看我额头上有贴吗?”他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你说话这么横,我才不告诉你呢!”我们回到一楼收发室和那里的警察讲真相,这时局长来了,我们和局长说明来意,局长说:“你们有收据吗?”同修说:“有,没带来!”同修回去取收据,接着我又给局长讲真相。收据拿来后,局长看了看说:“这事没经我手,我得向上级反应一下。你们后天来吧!”

两天后我们俩又去了公安分局,局长不在,我们就去会计室,屋里还有一个人,我们就给他俩讲真相,也说明我们找局长的来意,他们感到很惊讶!“炼法轮功的钱,还能给!”我们说局长已经答应了,让我们来取钱。我又告诉他,“以后再有大法弟子要钱千万别难为他,你也是在积功德。”会计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难为他们的。”这时局长回来了,到屋后什么没说就签了字,领我们到会计处,会计领我们到银行取了钱。然后我们又回到局长办公室,只有局长一人在屋,我们把大法学会公告给了他,他看了看放到抽屉里,并一个劲说:“谢谢,谢谢你们!明慧网我经常看,以后多为兄弟和我家人祷告祷告!”并把我们送到门口。

五、正念正行 营救同修

零五年秋季的一天晚上,后半夜一点多钟,有两个同修找到我说:有五个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时,有两个同修被抓。我们马上坐下发半小时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我说:咱们赶快通知家属,并和家属讲明真相配合我们去要人,家属同意前去要人,让另一同修通知协调人和各片发正念整体配合。我们三人陪着家属打车去了出事地点,到派出所一打听,说人已经送到市内拘留所。因没有车,我们连夜三、四十里路步行走回家,一路上有同修说:“咱们白来一趟。”我说:咱们没白来,因为我们不是跟表面的人斗,我们是个整体,营救同修是我们的责任,这也是对另外空间邪恶的震慑,为的是讲真相,救众生。

早晨七点多钟,协调人通知我们到一同修家交流找执著心。到了同修家,协调见到我们就说:你们这样做太不理智,得大家在一起交流找执著心,心找到了,自然人就出来了。大家你一句,我-句,从上午八点找到午后二点多了,我有点急了,对协调人说:人已被拘留,大家坐在这找谁心呀,现在救人要紧,你们在这慢慢找,我们先配合家属去派出所要人,这个最佳时间不能错过。就这样我们仨人随同家属到派出所给所长讲了大法真相。所长明白了真相后告诉我们,明天早晨八点听信、接人。可是第二天所长就变卦了,说乡书记让每人拿一万元钱才放人。家属有些动心,晚上我们一起学法交流,不能给他掏钱,这是纵容邪恶,助纣为虐,明天我们再去找乡书记,决不能给他钱,否则他们抓大法弟子更来劲了。

第二天我们到乡里找到了乡书记并给他讲真相,开始他很恶,因为当时市领导在他办公室开关于禽流感会,通过给他讲真相,后来慢慢缓和下来。最后他说:我不管了,让我们还去找所长。第三天上午我们又找到所长,对他说:书记说他不管了,这回就您自己说了算了,所长说:只要那俩人出现不好状态,拘留所通知,我马上接人。

下午我和家属去拘留所看同修,和拘留所所长讲真相,开始家属在里屋跟他讲真相,他不接受,我和被迫害两名同修正在交流,听到吵吵声,我说快发正念,所长一边吵吵来到外屋,我笑着走到所长面前说:大哥您别生气,先消消气,我顺手搬把椅子过来说:大哥您坐下,有话慢慢说。所长坐下来缓了口气说:“你们觉的炼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呗!为什么要去北京?为什么要到处乱贴?”我们就笑着对他发正念,也不与他争辩,他左一个为什么?右一个为什么?过了一会儿,我说:大哥您说完了吗?他说:我说完了。那好,我把您提出的问题一一给您解答,给他讲了每个大法弟子身心受益,大法洪传世界,讲“四·二五”到“七·二零”和自焚真相,为什么要救人讲了很多,最后他明白了说: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后来听同修说:当时你讲的真好,那小警察都说:“这人文化水平可不低呀,古今中外什么她都懂。”现在回忆起来当时都说了些什么,还真不知道。我想,当时因为我没有怕,真心想为他们好,师父就加持我,才会说得那么圆满。

第四天下午,两个同修出现病业反应,拘留所所长给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所长马上给家属打电话让接人。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整体配合四天时间把同修营救出来了。

这些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从未间断过讲真相,救众生,几经马三家、女子监狱、看守所、公安局、拘留所陪同修家属要人、近距离发正念。也从来没有怕过,我就是记住师父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父的这句话,我觉的就是给我吃了定心丸。我体会只有信,听师父的话,正念正行,谁说了也不算,谁也不配迫害,就师父说了算。

我虽然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但是离正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发现自己内修这方面很差,还有很多心未去,如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证实自我的心等还很重,但请师父放心,我一定有决心去掉它,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