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你什么样 你周围的环境就是什么样”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9月1日,明慧网刊载了同修的切磋文章《你什么样 你周围的环境就是什么样》一文。这篇文章,特别是这篇文章的标题一下就深深吸引了我。它生动、形象的告诉我为什么要向内找,促使我真正的向内找。找到了“原来我周围的环境就是我修炼状态的外化”这样一点感悟。

在“七·二零”十周年前后,我一直对某些同修不注意安全的状况耿耿于怀。反复提醒、交流切磋似乎效果不咋的,导致同修之间产生了一些间隔。其后明慧网不断刊载同修关于安全与怕心一类的交流切磋文章,以及大量邪恶迫害的案例,使我多少产生了一点有先见之明的得意:果然不出我之所料!

再接着就是本地同修被绑架、被非法抄家、被强迫送洗脑班“转化”的恶性事例频频发生,自己就越发痛心疾首,认为自己有“理”,“恨”一些同修不争气、平时不注意。压根儿我就没有向内找,找一找自己在安全问题上是不是也有什么漏洞和问题?因为我平时一贯自认为注意的比同修要好,有先见之明。往根子上挖,就是认为自己比同修修的好,只有我说同修的,而觉得自己没啥让同修说的。

学了《你什么样 你周围的环境就是什么样》一文后,我既心惊,也很自责。仔细的回味、检查了自己的修炼状态后,竟然发现一贯指责同修不注意安全的我,却存在着严重的安全漏洞而不自知!联想到我常常振振有辞的指责同修不注意安全的情形,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

一是在资料的制作、传送上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我是二零零七年初走入大法实修的新学员,个人修炼和证实法是熔在一块了。为了尽快撵上来,我就本着师父关于“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的教诲,想尽量多做事。看到资料点的同修辛苦,有时资料有些供不上的,我就主动协助做一点(自己承担费用,谢绝同修资助费用)。比如师父的新经文发表了,明慧网上刊载的优秀切磋文章,以及一些很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和同修在过关难中急需的资料,我就赶紧制作出来,送给同修学习,往外做。

按说这个基点是好的。但我在具体运作上却违反了师父一贯强调的安全原则,违反了明慧和同修一贯遵循、推介的安全守则:比如说资料点和学法点要尽量分开;比如说资料的传接要尽量保持单线联系;再比如说资料尽量不横向联系等等。而我呢?忙忙活活的把资料赶紧做出来后,就利用参加集体学法的顺便,或者起早赶晚的往学法小组送,或者直接往学员手里发。在一段时间内还同时供三、四个学法小组和一些没有参加学法小组的零星学员。在同修面前完全公开了资料的来龙去脉。

虽然我与同修说到安全问题时也知道这个安全的理,可是我说归说,做起来条条都违反了。我还好意思指责同修“不注意安全”!虽然我一度有所警惕,打算改变我这种自己做、自己传、自己发的不安全隐患,但由于出于对同修的情,巴不得他们能早一点学到师父的新经文、看到新资料;或者还受到干事心、显示心、名利心等人心执著的驱动,没能迅速、彻底改正这种不安全的状况。要不是师父呵护,另外空间的邪恶岂不伺机迫害?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也要把它说出来。有次集体学法,我的手机一没关机,二没下电池。正读着,一技术同修打来电话,问我在干啥?我一时仓促,竟然说:“我正在学法呢!”虽然我事后马上给其他同修解释了,说这是新换的一个号码,只供内部用的,但显然这是一个很牵强的解释。另外空间的邪恶虎视眈眈,我这是明显的漏洞。同修涵养好,没有批评我。但可想而知,当我在另外场合一再不客气的批评他们“不注意安全”时,他们是如何的能听的進去?又是如何能服气?那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难道就不如一个常人明白?

唉,我其实修的很差劲啊。还不知天高地厚认为比别人修的好!原来同修“表现”出来的不安全漏洞,在我的身上都有。或者说他们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在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一些不安全现象,其实就是我的修炼状况的外化。我不悟,不但没有及时用这面“镜子”来照照自己,改正自身的不足和隐患,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批评这面“镜子”“不干净”、有问题!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没有向内找,或者说不会向内找产生的啊!谢谢《你什么样 你周围的环境就是什么样》这篇文章,特别是那个画龙点睛的标题!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