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学法小组的建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在此我想先写出一些不良的现象,然后提出自己的建议。

我发现有些学法小组,在学法上有些缺陷:

一、学法后,不在法上切磋提高心性,而是学法是读书,读完书修别人,做事是做事。

就是学法时追進度,学法后,就把法放在一边。然后,协调人就说,现在有一个什么什么事咱们大家帮助帮助他。然后大家就你一嘴他一嘴的抢着发表自己的看法(无序),还给同修出很多主意(个人观念),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完全不考虑对方的情况;有些甚至不在法上,而是用人的观念衡量;有些甚至是强加于人,没有考虑对方的实际情况和接受能力。当指出来这些表现不在法上时,协调人先挡着,说这么多年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没有什么不好。反思:那为什么这些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呢?为什么还有被以病业方式、被非法绑架迫害的?还有被以病业形式夺走人身的呢?还是没有达到修炼的目地。

二、不认真阅读《明慧周刊》,跟不上正法進程

表现是:当提到周刊上的内容时不知道,说看过了,没有记住。给指出时,借口是:要面对面去讲真相,没有时间细读。更谈不上自己上明慧网。

三、没有把面对面讲真相当作是实修自己的好机会

表现是:走过场,求数量,不管质量(如见人就讲:你入过什么什么吗?退了吧!不管对方答不答应就算退了。这是一个自称自己一天能够退70人的同修被非法绑架后,与她配合的同修给我讲的一个真实的例子)。认为数量越多自己威德越大。讲退了高兴,讲不退了就动心,说对方不可救要,而不是在法理上找一找是自己什么心造成的障碍。当在法理上切磋时不爱听,触及到个人执著时反唇相讥,说你应该去讲真相,不要在这里说这么多。

这种同修有一个误区,认为就自己做的好,别人也许是只说不做。把面对面讲真相看作是讲清真相的唯一方式(就是片面强调)。当提出让其自己学一下上网、力所能及的做一些资料时,就说:我可没有时间,我还要出去讲真相呢?!问怎么讲的?回答是:说一场大瘟疫要流行,只有退出中共邪恶党才能保命。总之是有吓唬人的味道。跟家人关系紧张,一直埋怨家人不理解(一次跟家人吵架后上街讲真相就被恶人非法绑架了,这位同修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希望我写出来)。

讲出以上不良现象,不是为了指责谁,是为了提醒同修们,在法上认识上来,去掉它。因为,这些损失就是不修心造成的,这就是阻挡我们提高的最大的障碍。

为此,借助明慧网给大家提一个建议,当然这也是做的好的学法小组的亲身实践:

比如说,我们每次学三个小时。那么,学法两个小时;然后,就谈谈学法后的体会,谈师父讲到的哪段法指出了自己修炼中的那些不足,应该如何在法中提高等等,基本上用半小时的时间,有顺序的人人都说一说,一个人说,其他人静静的听,用法来衡量,比学比修。再有半小时,来说一说目前在讲真相中,我们需要共同配合做什么事情,哪个区域需要支援与补充等等。这样坚持下来。每个人都提高的非常快,大家救度众生的效果越来越好。人人都出去讲,经常是讲清一个,过一两个星期后,明白真相的人会把一家人或亲朋好友的名单带给我们,或主动提出要去发资料。还有要学功的,这样一个人学了,紧接着,亲戚朋友就都進来学了。

目前这样的活传媒的发酵反应就这样在我们身边,悄悄的发生着,随着法理的提高,我们每个人的技能也在全面提升,这些年来,我们几乎什么项目都做过了。每做一个项目,哪怕只是一句话、一张传单、一本小册子、一张光盘(都是我们的利器),我们都注意世人的接受能力及对方的反应,只要能够救度众生,我们就去做(具体事项不赘述了)。真正的体现着大法弟子是用心在做。亲身实践着、证实着“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

通过学法我们知道:邪恶的旧势力能够存在的一个最大的借口就是——为了成就大法弟子,所以,才敢利用它们也要淘汰的中共邪党在中国大陆发动了一场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群体,同时也要淘汰它们看不上的修炼人。那么,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话,就在大法的法理指导下修炼自己,那就是在彻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它们失去了存在的借口,它们就会解体。

写出来是为了证实法,为了我们能够共同提高,为了我们能够在法上认识法形成整体,早日成熟起来,圆满随师还。

由于层次所限,就暂时认识到这一点点,还请大法同修们圆容补充,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