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女警察为何如此没有人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中国传统女性的美德是贤惠、温柔、勤劳、节俭和谦让。然而,在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肆意迫害中,因中共的邪恶政策导致出现了一批心理极度变态、没有丝毫人性的女警察。

北京延庆大法弟子郎东月被中共多次迫害,先后四次被非法劳教。警察对她施以了诸如刀尖刺手指、拳打脚踢、电棍电击、野蛮灌食灌水、不让上厕所、不准睡觉、上大挂等多种酷刑。甚至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警察还给她强行施加“开口器”的刑具,就是一个铁的圆东西塞到嘴里往开撑,越喊嘴被撑子撑的越大,撑得下巴都掉下来了,不能进食。这个刑具有两个钩子,从人的脑后钩住,越来越紧。郎东月被戴上这个刑具后,痛苦得真是生不如死。

郎东月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时,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半夜一点钟,三大队大队长焦学先和恶警霍秀云伙同五六个打手恶毒摧残郎东月。他们扒光郎东月的衣服,对她拳打脚踢,棍棒交加。更为卑鄙无耻的是,这些恶徒用牙刷对郎东月进行性摧残,把牙刷捅进阴道,乱挖乱钻,极尽流氓手段使郎东月痛苦。恶警们还吃着饼干把渣滓吐在郎东月身上,焦学先穿着高跟鞋拼命的跺郎东月;恶徒们还在郎东月的身上写满了脏话。

不单单北京劳教所的警察是这样的没有人性,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在北京大兴调遣处,女警察的罪行照样是惨绝人寰、令人发指。

在北京大兴调遣处,大队长张冬梅指使两个从北京女子劳教所特意选调来的犯人薛梅、马强专门迫害她。警察往郎东月嘴里塞她自己用过的卫生巾,嫌一块不够,又去厕所找两块一起塞进她嘴里。血水从嘴往外流,警察抓住郎东月的头往后拽着不让往外流。还不让穿衣服,往身上泼冷水,冻的她全身发紫起大泡,就象冻萝卜一样。

这些女警察对待女性竟如此的恶毒,真是无耻至极。自己身为女人,却靠对其她女人的性污辱来发泄自己的私愤,自己女性的人格何在?她们糟蹋的岂止是郎东月一个女人,她们是在向整个人类的尊严挑战!她们生下来的时候肯定并不是这个样子,那么,是谁把她们变得如此心狠手辣、毫无廉耻、禽兽不如?是中共邪党!中共的无孔不入的谎言宣传、政治洗脑,几十年来的“假、恶、暴”表演,究竟把多少人变成了人渣和禽兽!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女性警察的行径在中共的保护下得以大行其道,他们不但得到准许,甚至受到嘉奖。这些嘉奖实质是把那些被变异了的、心甘情愿做中共暴力工具的党徒拉入更深地狱的又一根绳索。这些没有人性的女警察,她们身为女人,在自己的父母、丈夫、儿女面前,她们还能表现出一个女儿、妻子、母亲的正常的人性的一面吗?她们对别人丧失人性疯狂肆虐的同时,已经将自己的人性虐杀了。她们自己成了被中共犬使的行尸走肉,还心甘情愿地帮中共恶魔咀嚼其他女性!

没有了人性还是人吗?一块块魔鬼附体的行尸走肉而已。

身为女性的警察们啊,请找回自己起码的人性吧。首先从尊重他人,尤其是尊重自己的同性开始吧。你可能从小被灌输不信天堂、不信地狱,但你绝对不要不信因果报应,因为当恶事做绝、神不再把你当人看的时候,等待你的恶报会让你痛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