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何湾劳教所──湖北省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阴森的高墙上有着修炼人的血迹。

劫持法轮功学员千人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约千人次。

迫害之初,何湾劳教所将二大队和六大队划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队,男学员关在二大队,女学员关在六大队;随着迫害的迅速升级,大批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劳教,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何湾劳教所一时竟人满为患,乃新成立八大队关押女学员(后撤销);仍容纳不下,又将大量女学员关到与何湾劳教所一墙之隔的武汉市戒毒所;法轮功学员一度约占整个何湾劳教所关押人员的一半。除此之外,何湾劳教所还将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散的一个个的单独关到其它队里。

人间地狱

何湾劳教所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倾其数十年来所积累起来的非常系统的且极其阴毒的一整套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酷刑迫害和精神摧残,再达不到目的,则不惜肉体消灭。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所有黑窝都是相通的,何湾劳教所曾把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押到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何湾劳教所警察还到沙洋学习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

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何湾劳教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例如:夏刚(原武汉卷烟厂三车间挡车工,生产班长)、高爱华、叶浩(原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范道芝、刘丽华(原武汉市洪山区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黄莉萍、杨清华、李星连(原长航集团员工)、徐东群等9人,他们被迫害致死,都与其在何湾劳教所遭受的折磨相关。

残酷手段

吊铐毒打:二零零五年十月初至十一月中旬,法轮功学员朱汉龙每天被吊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头顶墙,面朝下,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半悬铐在铁栏杆上,双手反背吊铐。铁铐子深深陷入手腕肌肉内,疼痛难忍,如稍动一动,便惨遭以游中波为首劳教犯的毒打。朱汉龙的前胸、后背、腰部、两肋全部伤痕累累,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二零零四年,钱友云被六大队警察黄虹吊铐七天,昏死过去几次,人成了昏迷状态,后来钱友云的手、身子疼的没感觉了,人清醒过来之后,只感觉全身发冷发抖,口里的脓痰吐个不停。

长时间罚站。六十多岁的青山法轮功学员张玉芳,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何湾劳教所八大队,警察黄虹强迫她站十三个日夜,不准睡觉,后来张玉芳眼睛发黑,倒在地上,鼻梁,脸盘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在地上流了很多血。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卢启奇和王浩分别被二大队恶警罚站八天八夜,十五天不许睡觉,两人的双脚和大腿因长时间站立而浮肿、变粗。

野蛮灌食:田超、欧阳海文在二大队被摧残性强制灌食达数月之久。

强迫洗脑:劳教所经常利用犹大去“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对学员进行各种人格侮辱、折磨。

高强度奴工活:劳教所恶警对给叶小芬加大奴工定额,不完不准睡觉,有时通宵不准睡觉,把叶小芬迫害的全身浮肿。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下大雪,叶小芬因眼睛不好做不了手套,劳教犯人不准她上厕所,对她大打出手,她喊“打人了”,警察胡芳用双手使劲卡住了她的喉咙,不准她喊,并叫人用铐子把她铐上。她说要上厕所,胡芳丧心病狂的大叫“你来不及了?!尿到裤子里没有?!”然后当场拉下她的裤子。

何湾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目前,劳教所所长梅某、教育科科长李某等正阴谋筹划在一大队办全封闭“转化”班。

何湾劳教所恶人榜

劳教所所长梅某
教育科科长李某
雷昌文,男,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
明建华,男,何湾劳教所二大队队长
刘辉,女, 何湾劳教所六大队大队长
王琼 女,六大队警察
胡芳,女,警察
郑春梅 女,警察
侯琼,女,警察
黄虹,女,八大队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