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脑萎缩症患者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李智标,吉林省伊通县人,因出生时难产造成的伤害,被医院确诊为患“小脑萎缩”、“多动症”等,胳膊、腿都无法正常活动,长到19岁时还不能学骑自行车。父母带他到处寻医问药,没有一点效果,为此着急万分。

就在这几近绝望的时候,九五年春天,他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炼功仅三个多月,他的情况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那些不正常状态都有了很大的改善,胳膊、腿好使了,身体基本恢复正常,还很快学会了骑自行车。

九六年八月,由于土地局对内部子女的工作做了安排,李智标也有了一份工作。作为修炼人,他在工作中或在社会上,都把个人利益看的很淡,即使在前几年单位资金不足,经常开不出工资的情况下,他也能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地完成本职工作。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在九九年开始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这个因修炼大法才获得重生的残障人,竟然也成了中共的迫害“重点”,不仅先后四次非法抓捕关押他,还对他的身体进行严重摧残,致使他经常出现昏厥不醒的严重状态。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阴历二月初二)下午一点,他正在家中,派出所的梁晓峰与另一警察闯进他家,对他说:走,和我们走一趟。李智标没有说什么,和他们一起去了派出所。到派出所,警察说:“在网上查到你了,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李智标说:“这么好的功法,我必须炼。”警察说:“你要炼就犯法,就关你。”不一会,就用车将他拉到拘留所。在县拘留所的第二天,他就想:我做好人炼功有什么错,把我关在这里?他用头往玻璃上撞。(注:这种极端做法,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要求。)

他的这一举动把拘留所的所长吓坏了,赶快让人把他抬出来,然后给公安局打电话。第三天公安局来人把他送到了中共地方党校办的洗脑班。洗脑班的负责人和公安局副局长问他:你是怎么回事,还炼不炼功?他说:我从小就有病才炼的法轮功,炼功后我的身体已经好了,现在不允许炼了,我的病又犯了。洗脑班的负责人对公安局副局长说:这样的人我不能收,没有办法。让他父亲把他接回去。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半夜十二点三十分,由于李智标的弟弟(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的受不了了,将长春市绿园区刑警大队恶警带回家中抄家。恶警乱翻一阵后,将他母亲和李智标一起绑架到了刑警大队。李智标于早晨五点多钟闯出刑警大队,但从此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经过他母亲向单位领导讲后,局长同意让他回单位上班。至此,他已在外面呆了十九个月零二十天了。

但一个月以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早晨六点,李智标父亲出门开大门时,发现门外站着很多人,仔细一看都是伊通镇正阳街派出所的警察,大约有二十人,恶警梁晓峰让他父亲把大门打开,这些恶警一窝蜂进屋把家里又抄了一遍,抢走了几本大法书,并将李智标绑架,送到拘留所。他的父母因为害怕,只好找人花钱,这样,在他被拘留十五天后回到家。这次回来后,李智标的身体状况就不太好了。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李智标正在单位办公室处理业务,突然来了三个警察,进屋就说:走,跟我们走一趟,说着把李智标就拽了出去,把他夹持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韩杰同他谈了一个多小时后,就让他上了公安局租来的出租车,车里面还坐着“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主任崔利民,正阳街派出所恶警梁晓峰等人。就这样,李智标被送到了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李智标在第二天晚上六点左右闯出了洗脑班。可出来后已无法辨别方向,不知该向何处走,又担心恶人追上来。当时已是十一月下旬,天气已经很冷,裤子已被什么东西扯破了,又没有穿外衣。时间不长洗脑班的恶人真的就追上来了,警车呼啸着,恶人恶警疯狂的喊叫着,有的人拿着手电乱照着,离他越来越近了。他在荒山坡岭的小树林里整整趴了三个多小时,最后终于找到了大道,回到了家中。

这次绑架回来后,李智标的身体状况明显下降,因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致使他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恐怖情景就会出现神志不清,突然倒地,像是癫痫病一样。这种症状已持续几年,即使在单位上班也会出现这种现象。

一个好端端的好人无缘无故就被从单位抓走,还被迫害成这样。然而从2006年到2009年,恶警还是几次到单位骚扰他。

这就是邪党统治下的“和谐”中国:一个普通百姓通过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却因为不放弃信仰几经绑架,被迫害成这样,天理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