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爸爸一个公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在爸爸被非法关押1个多月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妈妈都非常想念爸爸,亲戚朋友也都非常关心爸爸的情况,妈妈为了爸爸的事,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在成都和万州两地来回奔波,疲惫不堪,可谓心力交瘁,一些了解情况的同修也为了爸爸的事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为的就是帮助爸爸早日脱离虎口。

我的爸爸是法轮大法弟子——尹思荣,原是四川冶金实验厂一名电工。自1996年得法以来一直遵纪守法,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一直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修炼人。爸爸得法以后,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家里人都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爸爸在修炼以前是个老烟鬼,自从修大法之后,他的这一恶习完全改掉了。听妈妈说,爸爸以前书读的少,很早就在社会赚钱养家了,因此年纪轻轻的就染上了抽烟的坏毛病,而且可以说是嗜烟如命。记得有一次,晚饭后妈妈不准爸爸抽烟,结果爸爸晚上竟然睡不着觉,等妈妈睡着之后悄悄爬起来到外面抽了几根烟,解决了烟瘾回来后才睡着觉,妈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爸爸一直都说想要戒烟,但是爸爸的烟龄甚至比工龄时间还长,戒烟,谈何容易!幸运的是爸爸遇到了大法,是大法改变了爸爸,幸得大法之后的爸爸竟然真的戒烟了,几乎就是一天的功夫,爸爸就真的没再碰过烟,而且精神也非常好,家里人看到这种情况无不惊叹大法的神奇。不仅是抽烟,连喝酒、打麻将这些习惯也从爸爸身上不翼而飞,我和妈妈真是从心底里为爸爸感到高兴!

修炼大法之后,爸爸不仅改掉了所有的坏毛病,身体越来越健康,而且人品也变得更好了。爸爸在单位里是一个小组长,大小也算一个官,遇到同事送礼求办事那是家常便饭。在修大法以前,面对这些拜访,爸爸总是笑盈盈的收下,说是不好意思推掉别人的一番好意,推掉就伤了朋友的面子;然而修炼大法之后,爸爸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别人送的礼爸爸一件都没有再收下,而别人求办的正经事,只要爸爸能够办到的都会尽力帮忙。而且爸爸工作也更加认真了,对工作每天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单位里的同事都说爸爸好,单位领导也对爸爸的工作予以高度评价和肯定。

但好日子自99年邪恶镇压之后就改变了。爸爸和妈妈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请命,遭到了公安的非法抓捕,后转交给当地派出所进行非法关押,爸爸妈妈单位领导到派出所要人,要求释放爸爸妈妈让他们回单位上班,但派出所逼迫单位辞退了爸爸妈妈。后来街道办又和单位勾结起来,串通爸爸的兄弟,更改了房产证上原本爸爸的名字,使得我们一家失去了稳定的住所。

面对邪恶施行的“经济上切断,物质上封锁”,爸爸和妈妈都坦然面对,告诉我物质钱财乃身外之物,物质钱财上的得失不要看的那么重。

作为女儿,我当然理解父母的决定,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但邪恶之徒总是三番五次的迫害着爸爸,迫害着这个家庭。2000年12月底又抓走了爸爸,非法将爸爸劳教3年,爸爸回来时我几乎已经不认识他了,原来健壮的爸爸瘦的几乎只剩一层皮,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爸爸原本茂密的黑发也有很多都脱落了,连头发长得最好的头顶也已变秃了,牙齿被狱中恶警打掉了好几颗,现在稍稍硬点的东西都吃不了。身为女儿,看到爸爸被迫害成这样,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希望同样的迫害不要再次发生……

但邪恶之徒并没有就此放过爸爸。家里因为邪恶的迫害,自99年迫害开始之后就失去了经济来源,只能靠着父母以前的一点积蓄和亲友的资助勉强维持生计。为了供我读书和补贴家用,爸爸回家调养了一段时间后,便又决定出门打工挣钱。电工出身的爸爸靠着自己一技之长,在成都某物业管理公司接任了水电安装的差事。然而在2004年8月的某天,成都公安伙同成华区“610”和府清路派出所恶警共十余人到物业单位,意图绑架爸爸。当时爸爸脱离险境,但顾虑到家里人的安全,爸爸也因此一直无法归家而流离失所,只有一直在外流动打工……

但如今魔爪又伸向了爸爸。重庆万州白岩派出所在今年7月31日对爸爸进行了非法拘捕,并送到万州区看守所非法拘禁,而爸爸被抓的消息都是在8月8日,也就是一个星期之后妈妈才得知的,后来经过好几天的多方打听、网上查询,证实了爸爸被非法关押一事,但爸爸怎么被抓,为什么被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却都不清楚。之后妈妈便决定带着我去万州找爸爸。

到达万州时已经是8月27日,距爸爸被非法拘禁已将近一个月了,那天我们一到达万州就直奔万州区看守所去,想先给爸爸送点生活用品,谁知看门的人在名单上查了又查就是找不到爸爸的名字,说是没有这个人。奇怪之余妈妈又决定到派出所问问看。

妈妈向白岩派出所询问爸爸是否被其抓走、现在关押何处时,一楼接待处的两个警察含糊其辞,声称他们不甚清楚,要询问一下楼上领导,结果其中一人便上楼去了,另一警察要我和妈妈在楼下等一会,但上楼的那个警察一直没有再下来,过了一会接待处的警察告知一个匆匆赶来的女警察我们的来意,那女警察便要我们跟她上楼详谈,由于急于得知父亲的情况,我和妈妈随她到了她3楼的户政办公室。但上楼之后,她并不告知我们爸爸的具体情况,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爸爸是他们抓了,爸爸犯了法。当我们问询爸爸所犯何事时她却又避而不答,只说什么“你们心里清楚”。从上楼之后,询问一开始她的态度就及其凶恶。我和妈妈再三追问,她都不肯说明情况。

见其如此,我和妈妈便打算再去一趟看守所打探一下情况,正要下楼,却被女警拦住不让走,问其何事她也不说,就是死活不让我和妈妈离去,并与其同事叫来4、5个警察和便衣将我们围住,粗暴的拉扯、推着妈妈,强行拖我们上楼配合所谓的调查。被拉回到楼上后询问我们的是综治办的杨姓警官,他称是他接手爸爸的案子,从他口里我们得知爸爸确被非法关押在万州区看守所(周家坝看守所),而爸爸在看守所里正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当我们辗转到派出所找人时,爸爸已经被非法拘禁了近一个月,而接手此案的杨姓警官居然说什么“你们知道的怎么那么快啊,才抓了一个月你们就知道了”!在他们眼里,一个无辜百姓被非法拘禁近一个月家属才找上门来,这居然还“快”!而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作为家属的我们竟都没有接到任何的法律通知。可以试想,这些恶警在抓了大法弟子之后都不知道要非法关押迫害多久都不告知其家属,这种行径之恶劣程度可想而知!

当我们出了派出所,再次回到看守所询问是否有爸爸情况的时候,这一次看门的人竟然改口说有这个人了,并很快的就为我们在名单上找到了爸爸!可见这些恶警害怕迫害走漏风声故意耍这些花招欺骗人,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大法弟子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他们这种行为真可谓是既卑劣又可笑!

为了看望爸爸,我们委托律师提交了会见申请,但由于我们缺少相关的法律文件,也就是派出所给家属的拘留通知书,因此9月3日我和妈妈又到万州白岩派出所索取这份拘留通知书。而要领取这份一个月前就该送到我们家属手里的通知书却比登天还难,这一个月前就该有的东西在他们这里却是“你要的话我给你就是了”,我和妈妈又在派出所里等了近2个小时才拿到通知书,因为这份通知书还要临时申报,临时审批,临时打印。试问距离我爸爸被抓之后的这一个多月里,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都干什么去了!?为何这么久了都没有一份正式的法律文书!?由我们家属索要之后才给我们,之前却对此只字不提!?这些警察口口声声说什么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但事实上却没把人当人看,也没把法律当回事,随意剥夺家属的知情权,凌驾于法律之上。

在我们刚刚领到拘留通知书的当天下午,我们又接到爸爸的劳教决议书,万州劳教管委会非法决定劳教爸爸一年九个月。从恶警给我们的劳教决定书上看,给爸爸的罪名竟然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而对于“犯罪经过”的描述竟然是“携带笔记本一台、MP3、MP4等储有法轮功内容的移动储存器,窜至法轮功人员李××在万州区白岩路159号1-102室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这样的决定真可谓是荒谬至极!难道带着笔记本电脑、MP3、MP4到朋友家中就可以这样随便判有罪!?这些东西都是私人物品啊,这些数码产品里面装的内容是什么都是个人的自由,个人爱装点什么内容就装点什么内容,即使这些数码产品里面装着大法的内容,但试问这又破坏国家哪一条法律实施了呢!?而且,即使带着这些数码产品拜访朋友,试问这又破坏国家哪一条法律实施了呢!?而且法律当中并没有法轮功就是邪教这一条文说明,“利用邪教组织”这一说辞简直就是栽赃陷害!而这样的判决说明简直就是强词夺理!

而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我们上午刚刚补领到通知书,他们就把爸爸定了劳教,在中午将爸爸转到了重庆万州区文城镇塘坊的万州区劳动教养戒毒所(后被转入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这些恶警千方百计的阻止我们家属与爸爸见面,居心叵测,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卑鄙可见一斑!

作为女儿,我真心呼唤那些被邪恶蒙蔽了双眼的人们,不要再助纣为虐,用你们的心去明辨是非,看清真相,不要再迫害和我爸爸一样的好人!我爸爸是一个好人!还我爸爸一个公道!


编注: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男,50岁,原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1999年7月之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迫害。2009年7月31日,尹思荣在重庆市万州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

相关信息

万州区政法委
邓绪学,政法委书记023-58155201(办)13908263188
高宗林,副书记,023-58155301(办)023-58546999(宅)13709459758
陈明,副书记、“610”办主任023-58155203(办)13896993628
刘平,副书记,023-58155206(办)13908260259
邓荣,副书记,023-58520186(办)13908262167
王功华,副书记023-58155205(办)023-58249820(宅)13609458558
唐艳,副书记,023-58520186(办)13509435266
张平,综治办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121886(宅)13908269820
张详富,“610”办副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231978(宅)13509435778
龚元建,政治处副主任023-58155205(办)13251122343
闵和龙,办公室主任023-58133080(办)13896219955
万州区公安分局
邓绪学,党委书记,023-58293001(办)13908263188
张骏,副书记,023-58293002(办)023-58293888(宅)13908261888
向家洪,副书记,023-58293003(办)023-58129638(宅)13310258899,13908261382
吴永全,副局长,023-58293004(办)58227351(宅)13310266688
杨滔,副局长(分管法轮功)023-58293006(办)023-58215189(宅)13709459288
沈立新,副局长,023-58293007(办)023-58135680(宅)13908268161
周君,副政委,023-58293008(办)023-58236692(宅)13509431253
张扬全,副局长,023-58293010(办)023-58548666(宅)13908261043
王书君,副局长,023-58293456(办)13310256988
李绪昭,副局长,13368088351
李蜀康,交警支队长023-58250068(办)023-58243668(宅)13983511888
万时兴,警令部主任023-58293011(办)023-58125666(宅)13996526888
吴晓阳,纪委书记,023-58293012(办)023-58133263(宅)13709435778
王全伟,治安支队长023-58293318(办)023-58375888(宅)13709432299
谭宇粟,政治处主任023-58293016(办)023-58375718(宅)13709432713
万州区国安局
张成春,局长,023-58961831(办)023-58965678(宅)13709450288
李华,副局长,023-58962218(办)023-58963258(宅)13908372365
赵红伟,副局长023-58962133(办)13908330594
陈卫东,副局长,023-58963006(办)023-58239695(宅)13996673456
杨晓明,办公室主任023-58963006(办)023-58964669(宅)13206272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