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兰市七位大法弟子述说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

(一)

我叫乔红霞,女,今年44岁,汉族,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从1999年7月20日到现在,舒兰市公安局、铁东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骚扰无数次。致使我和我家人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2000年2月27日我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抓,被吉林驻京办事处警察关进宾馆地下室,被搜身,不给饭吃,后被送到舒兰南山拘留所拘留半个月。

2004年6月5日我正在家做家务,铁东派出所警察于国晖、国保大队等4、5个人到我家抄家搜去大法磁带和大法书籍。又被拘留85天,劳教1年。在劳教所里因我不写决裂书,警察指使劳改犯对我拳打脚踢,大腿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不敢蹲下。

2009年3月8日那天,铁东派出所所长张洪海带领手下3、4个警察到我家进屋就翻,未翻出东西。

(二)

我叫孟祥发,今年57岁。我是一名舒兰矿务局化工厂下岗工人,原居住舒兰矿务局丰广煤矿中心区,现住舒兰吉舒。

1999年7月20日迫害以后,我被当地舒局丰广煤矿派出所恶警孙继库等人抓捕,送南山拘留所。

2002年3月14日晚10点多,当地派出所所长孙广玉、恶警孙玉库、蔺善英越墙跳入院中,强行绑架我和老伴邵桂芝。第二天把我送入南山看守所,老伴送入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我在看守所被迫害47天,强行送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两年,取消下岗最低生活费一年。

我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期间,管教不许我和法轮功学员说话,每天坐板凳14小时以上,强迫干超强度奴役劳动。他们经常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强行转化。他们利用各种形式迫害从而达到他们险恶目的,他们经常用电棍、镐把、拳打脚踢、24小时不许睡眠、非法加期等迫害学员。我被加期43天。

我找到三大队长问为什么加期?他让刑事犯把我拉走,让我坐板凳、给我制造麻烦,我不服。恶警陈队长给我弄到管教室,恶警范队长、陈队长、王队长三人把我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当时我什么也不知道了,明白过来时知道脸全肿了,牙被踢的松动,把我关入小号进行迫害。在这期间我老伴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回家后,当地警察多次来我家骚扰,给我们家庭和孩子造成了心理伤害,用语言无法表达我们承受十年之久的痛苦和精神上的伤害。

(三)

我叫邵桂芝,今年56岁,女。原住址舒兰矿务局丰广煤矿中心区。

1999年9月,我在丰广煤矿球场炼功被非法拘留15天。迫害直接责任人:尹中秋等。同年11月9日我进京上访,被拘留15天,后刑拘、劳教,被迫害一年。在舒兰看守所因炼功被江所长打的臀部紫黑,戴上脚镣迫害。迫害直接责任人:刘青国、张有利等。

2002年3月14日晚10点多,丰广煤矿派出所所长孙广玉、恶警孙继库、蔺善英翻墙而入,绑架我和老伴孟祥发。

2004年4月23日早上,无故被绑架到舒兰看守所,非法关押37天后转入拘留所15天,被勒索1500元后放回。迫害直接责任人:孙继库、林淑芳。

2005 年10月17日被非法绑架到舒兰看守所关押二个月后劳教迫害一年。迫害直接责任人:孙继库、李海生、张忠岩、付文忠。

(四)

本人江秀芹,65岁,女。舒兰矿务局丰广街道,无工作。

2003年(教师节)阴历八月十四上午十点多,他们上我家骚扰。抄走大法书、炼功带、资料。责任人:孙继库、马彦珍。

2006年1月底,他们上我大儿子家骚扰。责任人:孙继库、马彦珍。

2008年5月8日又一次上我大儿子家骚扰。责任人:孙继库、马彦珍。

(五)

我叫张洪霞,今年47岁。2000年8月份,我去北京上访,被吉林驻京办通知当地领回,而且一切费用由我家出,当时强行要我家拿出2900元钱,还把我送南山拘留所拘留15天。

2001年1月,我在房山区良乡镇被抓,同时被抓的有4人,在良乡镇派出所里恶警搜走我们4个手机和1500元钱,关了一天一夜后被送进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因为我们都不说出地址和姓名,绝食并要求无条件释放,遭到那里邪恶警察的各种迫害。恶警们分别把我们关进4个犯人房间,分别给我们起名叫:良A、良B、良C、良D(因为是被良乡派出所抓的)。

恶警们用欺骗、威胁、恐吓,强行灌食等方式迫害,把我们带到外面用手铐铐在铁柱子上冻,把我的两手一上一下背到后背上用手铐铐上,在上边通电,我只觉得手热乎乎的,旁边的一个警察说“真行啊”(因为我没出声)。还有一次一个恶警一气打我十来个耳光。我对他们说:“你们动不了我。”

我被迫害了40多天后,有一天进一个外面认识的学员,她说应该出去,不应该呆在这里才说出姓名,因为当时中共正在开两会,我被罚款5000元钱,又劳教我一年。

(六)

我叫奚亚红,女,42周岁,家住吉林省舒兰市。

1999年7月20日后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舒兰市精神病院保卫科科长孙文举(现已去世)带领一个舒兰市北城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让我交出大法书籍。

1999年11月16日,我去北京上访,当时正赶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来北京,在外国驻北京大使馆门前我被北京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关在北京朝阳区拘留所18天,然后被吉林省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甲哲等人非法给我戴上手铐押回舒兰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然后又非法关押在舒兰市财政局招待所3天左右,然后被放回家。

2000年3月的一天半夜,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甲哲和一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把我抓到公安局非法关押一宿,第二天把我带到财政局招待所又被关押一周左右。

2000年12月19日我再一次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北京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到站前派出所,后送到北京门头沟监狱,非法关押5天后又把我押到廊坊市拘留所,非法关押3天后把我放回家。

在这十年迫害中,舒兰市国保大队队长李甲哲、南城派出所所长付国发、片警孔祥臣、王警武、还有铁东派出所所长张洪海,片警许庆国、于国辉、周辉、于洪亮,指导员韩雪松等人非法闯入我家,非法搜查多次,更是在敏感日非法到我家骚扰无数次,给我和我的家人身心带来很大的伤害。

(七)

我叫田淑云,女,45周岁,家住吉林省舒兰市。

2000年3月的一天,铁东经济开发区赵主任和一个姓魏的和姓李的等人把我抓到舒兰市财政局招待所关押一周左右,正赶上我儿媳生小孩,也不放过我。

2000年12月19日,我再一次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被北京天安门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到站前派出所,然后把我关押密林监狱8天,被舒兰市经济开发区赵主任认出来。然后把我押回舒兰看守所一个月,然后又把我送到长春黑嘴子监狱进行迫害,体检身体不合格(高血压和心脏病)拒收,回到舒兰市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4个月,因为上边领导来检查不合格,才让我回家。

2003年9月14日下午,铁东派出所警察于国晖和一名警察把我抓到南山看守所后,送到长春黑嘴子监狱进行迫害,只因身体有病拒收回舒兰看守所,然后又把我送到长春黑嘴子监狱检查身体不合格被强行留下,2个月后保外就医回到家里。

2008年2月27日下午1点左右,铁东派出所片警许庆国、周辉、韩雪松等5、6个人到我家非法搜查大法书籍、光碟等物品还有录音机,非法抓到铁东派出所,然后又送看守所呆了20多天,然后因为身体有病,保外就医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