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石祥丰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法轮功学员石祥丰,男,生于一九八二年八月九日,家住黑龙江双城市青岭乡益胜村,职业:销售。以下是石祥丰自述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间遭绑架和酷刑折磨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因法轮功被迫害,我去北京上访,被本村治保主任任双库从北京双城办事处劫回送双城看守所关押迫害。(时间: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到八月八日,计十七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青岭乡派出所所长钟林义和小范等四人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我、我的父母及另一同修绑架关押到双城看守所迫害。(时间: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到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三日)。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在双城市转盘道被双城市“六一零”、看守所、公安局的十几个人绑架到双城看守所,当天晚上因为不配合他们搜身,武警用一米多长的枪把打得我在地上滚,然后又坐在老虎凳上,看守所警察周二把我从老虎凳上揪起,铆足劲打我一耳光,致使我左耳失聪数日。然后用绳子绑上劫持到哈市文化派出所。文化派出所的警察也不问什么就是一顿毒打,然后给我戴上手铐强迫坐到老虎凳上,再关到铁笼子里,冬天很冷,可派出所的警察,脱掉我的鞋,把窗户打开说要冻死我。手铐卡的很紧都卡进肉里去了,致使我的手一个多月无知觉。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哈市南岗分局把我转送到哈市看守所。三十平米的牢房关押了四十多人,晚上侧着睡觉,牢房里又暗又潮,我身上长满了疥疮,几个月后我身体出现浮肿,吃不下饭,血压:180-120。哈市看守所逃避责任,把我送到双城看守所。那天是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

二十二日晚,我病情严重,看守所的刘狱医和几个管教当晚把我送到双城市三门诊,那的医生说:我身体各项机能衰弱得非常严重。刘狱医说:那就打点强心剂、营养药,别叫他死在看守所里,明天一早叫他家人接回去。他死在家里就和看守所没有关系了,第二天我哥把我接回家。(关押时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到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