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度邪悟者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最近一段时间,去年因邪党开奥运非法绑架的一大批昔日同修陆续期满出狱了,这些人绝大多数走向了邪悟,只有少数是假转化,据说邪党规定不“转化”到期也不放,可见邪恶的嚣张和狱中同修承受的压力的巨大。那么我们如何对待这些邪悟的昔日同修,我们是不是象师尊教诲的那样去做的呢?据我了解我们和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以下我只就我了解的现象做一探讨,也许并非像我说的那么严重,不对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这些出狱的同修分两部份,一部份出狱后“销声匿迹”,这些人中有意志消沉的,从此一蹶不振做常人;有被家人严加看管的,用各种手段断绝和大法弟子的来往;还有的在邪悟者中找到了共同语言和温暖,只和邪悟者来往。另一部份出狱后主动找到大法弟子,愿意和大法弟子继续来往,这些人中有的认为邪悟是对的,所以想让别人也邪悟;还有自己也把握不准邪悟对不对,想和大法弟子探讨一番,再做定论;也有寂寞难耐的,想和过去相处不错的大法弟子重续友情,但真正给邪党当特务的应该是极少,到目前我和我周围的同修尚未遇到。

这些邪悟的同修多数是昔日的积极做事者,特别是讲真相、劝三退多数做在前面,所以也容易成为邪恶的打击对象,这就不难想象他们在狱中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而且邪恶现在是软硬兼施,更多的表现出伪善来迷惑同修,让同修在黑窝感到挺温暖,但出狱后多数大法弟子却给他们冷脸,最常说的话是“我不想听你说”“你别说了”“要这样你别来了”。

究其原因有三:一、怕邪悟的思想影响自己;二、怕邪悟者是特务,影响自己安全;三、怕耽误自己做三件事的时间。总之怕自己受影响、怕自己难圆满,私字当头、我字当头,这难道就是我们修炼多年来的心性真实体现?难道我们修宇宙大法的正念竟然制约不住小小的邪悟?当我们用冷漠、不耐烦来对待走弯路的同修,我们是按照师尊的要求做的吗?师尊要我们“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们为何这么难做到?

曾听到邪悟者炫耀:有两个邪悟的农村老太太,去了四十多趟,最终把一个大法学员拉入了邪悟的队伍。常人我们都去救度,难道我们昔日的同修就不值得我们用最大的“慈悲善念”去救度?是不是因为我们放不下最后的执着造成的?每做一件事的背后都隐藏着一颗想要自己圆满的心?隐藏着一颗想要保护这颗心的心?如果真是这样,此心不去能否圆满?

以上言辞可能过于激烈了,也有很耐心的同修,但主动去做这件事的不多,能坚持的更少,或许因为这件事比给常人讲真相的难度大、不好做吧。只希望大家不要知难而退,不要忘记师尊的教诲,不要和这些昔日的同修制造间隔,早日拉回我们的同修,真正做到“整体升华,整体提高”,让师尊多一点欣慰,少一点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