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市罗均兰十年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罗均兰,十年来被邪党人员绑架、关押、劳教,遭砸门、骚扰、抄家、搜书、逼写所谓保证多达二十几次,家中电话被监控。现在,罗均兰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罗均兰,女,五十六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拦江镇东平街131号,从事缝纫工作四十年。罗均兰曾有多种疾病:神经性头痛、慢性咽炎、反流性食道炎、心绞痛、胃病等,最后确诊为胃癌,被医院判了死刑。九九年一月下旬,罗均兰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绝症痊愈。是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命。

罗均兰刚修炼半年,中共和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日,罗均兰和四位大法弟子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镇派出所恶警闯到罗家,就把罗均兰不满十六岁的侄女罗应抓到派出所,关黑屋,威胁她交出人;镇政法委书记刘用军又威胁不满十三岁小儿子罗文:不交出你妈,就把你从学校开除。

当时镇派出所等部门组织人分两路,到成都和绵阳火车站拦截,罗均兰一行三人,被镇派出所魏姓所长及镇派出所干事谭华能和镇政法委书记刘用军等人非法抓捕,戴上手铐押回当地,关进派出所黑屋,遭受了三天三夜的非人酷刑折磨和虐待。第二天,恶警将罗均兰双手分开,吊铐在铁窗上方,两脚尖沾地,派出所干事杨超用穿皮鞋的脚猛踢罗的双脚,并分开上大挂刑,杨超用一尺多长的狼牙棒狠狠抽打,从罗的脖子两边一直打到脚,还边打边骂,杨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就交给雇佣的打手刘中云接着打,狼牙棒像雨点一样打在罗脚面上,刘中云并大骂:“你脚爱跑,老子今天叫你跑!”最后又用尽全身力气在罗的左大腿上打了好多棒才放手。后又将罗均兰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弄到吊扇下面,开到最大档吹风。杨超还恶狠狠地骂:“你说炼功不得病,老子今天扇你二十分钟,你不感冒往哪里跑。”约二十分钟后,杨进屋一看,没扇的怎么样,又打开另一个风扇开到最大档对着罗吹,一直到中午才停止,将罗关进小黑屋,不给午饭吃。

第三天是正月十六日,恶警一大早又把罗强行拖到审讯室,大字形吊铐在铁窗上长达十多个小时。引来了很多的围观者,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样铐着一个女人,罗对当时围观的人大声喊:“我是炼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这天中午,恶警还是不给罗饭吃。晚上又关进小黑屋。中共恶警就是这样虐待一个坚修真善忍大法的好人。

罗均兰被非法关押五天五夜,又被勒索一万元放人。出来时全身都是紫色血迹,特别是左大腿,半年后淤血才消失,双手大拇指也麻木了很长时间。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七晚,杨超到罗家疯狂砸门骚扰一个多小时,欲阻止罗均兰第二天(四月初八)庆祝大法师父的生日。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号,刘用军等人又强行抓罗均兰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到遂宁市党校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拦江镇法轮功学员田世强(22岁)带着两岁的儿子去北京上访,六月七日被北京恶警打死,当天镇派出所干事到罗家追查:“是哪个叫田世强去北京的?”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七一”前夕,恶人镇政法委书记刘用军和段振华,把罗均兰、王春兰弄到镇办公室录音,逼说“不上访,不炼功”,因二人不配合,就派王本华和唐玉英把二人看管起来,非法关押了三天两夜,后扣去每人两百元钱生活费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钟,因法轮功学员谭平、王春兰一行七人去北京上访、在重庆被抓,派出所警察唐桂书和段振华突然闯到罗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由恶人镇武装部长钟文福和政法委书记刘用军及镇派出所杨超等人带领,非法抄了八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将罗均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抓到镇办公室非法关押;第二天又绑架了几个同修,共抓了十三人;钟文福和陆少华(政府官员)还凶狠地打骂了学员廖清海等人;又找来了遂宁报社记者录像,并要他们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在录罗均兰像时,罗均兰大声喊:“我原是胃癌,没吃药,炼法轮功好了。”这次,被非法关押了四天五夜,不准睡觉,每天轮流洗脑,看管迫害;后每人被勒索了五千元保证金,两百元生活费,又由六个人担保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女同修去家乡过年,路过罗家门口时,仅待了不到五分钟,就被人举报,一会儿,恶人镇武装部长钟文福就带了八个人气势汹汹闯到罗家楼上楼下查找。

二零零一年十二岁儿子被迫失学

零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学校工会主席黄礼荣把罗均兰的小儿子罗文(十二岁)叫到办公室打了几耳光,逼迫离开了学校,失学而去了云南学手艺,小小年纪就离开了妈妈和自己的家人!

零一年,遂宁法轮功学员苏琼华被迫害致死的当天晚上九点钟,杨超等五人到罗家砸门找人,深夜两点多钟谭华能又带六人疯狂砸门,将罗均兰和另外五个同修劫持到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三夜。

零一年六月二日上午,段振华又到罗家骚扰,并叫:“炼法轮功的每人罚款两百元。”六月七日大白天,杨超带五人到罗家找人,晚上又由新上任的镇政法委书记孙启付带八人到罗家抄家骚扰!同时;同时又把李玉琼同修和她十一岁的儿子抓走了。六月十三日晚九点钟,孙启付又带八人到罗家抄家骚扰;同时,把谭平同修抓走了。六月二十日晚八点钟,杨朝和曾广利(政府官员)又带两人到罗家翻箱倒柜,抢走了罗均兰的身份证。

二零零二年拒写保证书遭殴打

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大白天,把镇上所有炼法轮功的抓到镇政府去关押起来,晚上又把罗均兰抓去,逼迫写什么五不准保证书(不准发传单、不准挂标语、不准涂改黑标语、不准上访、不准炼功)。罗均兰不配合,恶人谭华能抓着罗均兰的衣服,揪到中间地方,就用拳头猛击罗均兰的脖子,将罗均兰打倒在地后,又谩骂,并强行拖去派出所关押,在上警车时,又遭谭华能在背后猛踢,到派出所将罗均兰反铐在椅子上。零二年十月三十日下午三点钟,派出所警察吴存中等二人到罗家骚扰,并说:“要开十六大了,防止你们上访。”

二零零三年被迫离家出走

零三年闹“非典”期间,罗均兰从成都进货回家,就遭到曾广利等人翻包搜查骚扰。零三年十月二日八点半至九点多钟,又遭到居委会派人长时间砸门骚扰两次。十五日晚八点多钟,又遭居委会陈锡蓉主任带八人砸门,并闯进家里搜查骚扰,面对邪恶的经常砸门骚扰,抄家和非法关押,生活不得安宁,于十月十二日被迫离家去了云南谋生,直到零四年七月才回到家乡。

二零零五年遭绑架抢劫

零五年八月九日罗均兰与四位同修去邻近乐至县太来镇街上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举报,将五人绑架,非法抓到乐至县看守所关押十天十夜,非法抄家时抢走个人现金两千四百九十五元。

二零零六年多次遭恶人砸门骚扰

零六年三月十日晚九点钟、十二日早上四点半钟、十八日十天之内遭三次砸门骚扰。零六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三点钟,被唐桂书开警车骚扰,十月二十四日晚九点钟,由政府官员黄某带六人砸门骚扰。

二零零七年恶警抓罗均兰儿媳

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钟,一群恶人开着警车到罗家,堵住前后门,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光盘和MP3等私人物品,罗均兰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脱,就把罗均兰的儿媳绑架到镇派出所,威胁儿媳交人,这天,恶警疯狂的抄了几个资料点,绑架了很多同修,从此罗均兰有家不能回,有活不能干,流离失所。恶警扬言有举报者赏两千元钱,到处抓罗均兰,零七年十月十六日,拦江镇十大对恶党支书刘生军和队干部陆少付到罗家盘查找罗均兰。

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的迫害

零八年七月十九日(奥运前夕)十大队召开邪党党员大会,公开布置所有党内外人员,举报抓罗均兰,并给举报者重奖,并派人到车站守候。罗均兰离家出走后,把屋子租给了已退休的伯父一家,罗顺凯为了得奖金,唆使一不明真相的老太婆谎称罗均兰已回家;于是,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陆少华带一帮人冲到罗家抄家抓人,如同土匪抢劫。并把其伯父罗顺中、伯母唐其慧抓到镇派出所盘查要人。

如今,邪党人员到处通缉罗均兰,并派人到遂宁市等地到处追查。零九年三月以来,仅拦江镇地区连续抄家计二十多家,有的大法弟子连续抄家达四次之多;三月十二日和十三日抓了三个大法弟子:袁树林,六十二岁;刘玉清,六十岁;蒋加清,六十六岁。袁、刘二人至今还被非法关押迫害中,勒索了蒋加清一万元放回,还搜去其家中两万七千五百元的存款。四月三十日,谭华能还带了五人到被非法关押的刘玉清家骚扰。

作恶遭报的事例

善恶有报是天理。不听真相、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最终是害了他们自己。

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的镇武装部长钟文福调三家镇,不久被车撞死,年仅四十三岁。

镇政法委书记刘用军,现在遭报得了胃癌。

打手刘中云,打了罗均兰没有几天,家中房子烧得精光。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者中还有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丧女、丧孙的。还有一个女中学教师,零五年“七一”前夕编“快板”排演骂大法,骂大法师父,于零六年惨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