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 让世人了解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二零零六年,我刚认识的一位同修给了我几本真相小册子看,她知道我从没发过真相资料,说看完后发不出去,就还给她。我中途停修了几年,对证实法的事还不清楚,看完后不知道该怎么拿出去,就准备还给她。当时母亲(同修)来我这小住,看到我这种情况很严肃的说,哪有看完还给人家的,看完都要发出去,让世人知道真相。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母亲的嘴说我,这下我可傻了眼,这怎么发呀?放到哪去呀?

要知道我所在的这个城市,那个电子眼到处都是,多到你抬头就看见,大马路上、十字路口不说,就一般的路上,约二、三十米就有一个;小区的门里门外、围墙四周都有;几乎每一辆公交车上都装了三、四个电子眼;可以说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那巡警骑着单人摩托大街小巷乱窜,摩托车上的灯白天晚上都闪。那段时间我真的是愁白了头发,压力很大,睡觉、吃饭、做事都在想该怎么做?

终于有一天,我拿着包好的一份小册子出去了,母亲在旁边叮嘱不要怕,我说不怕,我是去救人做好事。结果做得很顺利。第二天下半夜,我做了一个梦(严格的说这不是梦):母亲炼功比我起得早,梦见她对我说:“刚才师父来了,就站在房门口微笑的看着我们。”她还走过去指着那位置给我看,母亲那说话的神态和声音太逼真了,就象白天我们面对面讲话一样。醒来后,把这事告诉了母亲,她悟到说:“这是师父在鼓励你,为你迈出了这一步高兴。”是呀,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关照着他的每一个弟子。就这样我开始慢慢的熟门熟路了,却都是在电子眼的眼皮底下做的,因为你摆脱不掉,除非有更好的方法,我想我们的同修在证实法中哪个不是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锻炼出来的,尤其是大陆大法弟子。

奥运期间,路边上、每个公交车上都有巡警,还随处能看到公安、协警和保安纠察。就连公交司机都戴上了安全检查的袖章,这就意味着他们也有权检查你的包。小区内本来保安就不少,还弄几个退休老头戴上袖章在小区内来回遛,单元楼道里保安一天要上来几次,要不是对讲机发出声音你还不知道他就在你门口,弄得好象空气都凝固了一样。这就是邪党平时做多了缺德事,心虚,都把老百姓当成什么了?

看到《明慧周刊》上有那么多的同修被绑架,还有很多同修行动是受到监视的,根本没办法去做。我想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现在不去做,等什么时候做?趁邪党还在回光返照时赶快做,说不定哪天它就咽了气,那时再做也没有意义了。不但要做,还要做好。不管环境多么恶劣,邪恶多么嚣张,都跟我没关系,那一切都是虚的,一切都是做给常人看的,你站你的岗,我照常救度众生,比平时做的还多还爽。

在做的过程中有很多神迹出现。我是这样做的,在公交始发站提前一点上车,上车后往后走,把包好的资料放到座位上,此时注意电子眼,人在离资料较近处坐下来。师父安排的那些有缘人,有的是跑过来的,有的几乎是蹦上车来的,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有缘人一上来就能找到位置看到资料,默默的收起来,无缘的就是先上来,都摸不到零钱,有时资料就在他身边也看不到。从没见过一个不要的。我为这些有缘的世人能看到这么珍贵的真相资料而高兴。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上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我体会到不管做多做少,哪怕只做一份都是在师父、正神的协助下做成的,否则邪恶的旧势力只要给你设置一点障碍都很难做成。当你做的过程中没有人念时,神念自然会出来,也就根本不知道怕,只有在这种正念强的状态下,师父、正神才能保护你。

心中万分感激师父一再拖延结束时间,等待着象我这样悟性差的弟子能跟上。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