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迫害 还我信仰自由

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导)这里讲述的是一位七十二岁老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的经历。

老人名叫周云起,男,汉族,一九三七年出生,现年七十二周岁,现居吉林省舒兰市吉舒街道新华委十一组。老人自一九八五年八月供职于吉林省舒兰市矿务局机电总厂,职业车工、质检员。至一九九四年十月,因身体健康状况欠佳提前两年(五十八岁)退休,靠劳保为生。现由舒兰市矿区离退休人员管理服务中心河西劳保科管辖。

由于长期处于恶劣的工作环境之中加上过度劳累,周云起身患多种疾病(头昏头痛、胃炎、慢性肠炎、肩周炎等),久治不愈。一九九六年五月遇到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不知不觉诸病全消,全身甚感轻松。实践证实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功法要求炼功人按“真、善、忍”标准修心做好人才能祛病,身体才能健康,即大法书中所说“心性多高功多高”,故修炼人个个都在尽力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做好人。周云起老人感叹说:“此乃天理真言也!”

时间走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大法遭到了当权小人江泽民的妒嫉,他精心策划了又一场对上亿人的文革式的残酷迫害。周云起老人也无法逃脱这场灾难。

以下为老人自述这十年来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早八点原舒兰矿务局公安局(原局长李传喜13904445898)站前派出所警察张咏、闫波二人,非法入室抢走李洪志老师济南讲法、广州讲法磁带与炼功带(共十九盘)和我的身份证(后来公安机构调整,身份证不知去向),抄家对老伴造成很大的精神刺激,又使老伴无法听法炼功,导致她的身体很快恶化,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至十一月十八日我被非法关押于舒兰市南山拘留所三十天(有拘留证为凭)。因我持信请求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竟被扣上什么“扰乱社会秩序”,“扰乱社会管理秩序”的罪名。我去索要这封信,所长恶狠狠的说:“不给!那是你犯罪证据”(此事站前派出所所长张某,指导员王某、警察付某、闫波、公安局长李传喜负主要责任)。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我进京上访,遭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年轻警察非法搜身后关入北京东城看守所十五天。关押时使用暴力,逼我更换囚服。一警员持械,在我身后用高压电棍电击我颈部,我立刻倒地,另外三警迅猛撕扯衣裤。在管警室,管警当面焚师尊照片,使用非人性污辱。我被关入囚禁杀人犯、吸毒犯、盗窃犯的监室。一老者在押犯说:“开始多数百姓同情你们法轮功,但天安门自焚发生后老百姓就(对法轮功)不满了”。可见中共导演的自焚假案对国人的毒害之深远。这也就是邪恶江泽民集团编造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险恶用意。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早八点还没吃早饭,我就被转押到北京市交道口派出所。该所有前后二院、建筑巧妙、紫漆色彩,是古典式四合院民居。这天夜深两次遭到以于杰(办公室挂牌为“民事纠纷调解”)为首的四恶警的暴虐对待:前后两次我被带到后院两个不同的隐蔽暗室内,两手臂被铐在背后,左右各站一人分别用力猛提上臂,使肩关节扭曲产生剧痛,身体弯曲,一人挥狼牙棒猛击我的后背、臀、腿、脚、踹后腰、往脸上泼水、一人揪头、一边施刑一边口出狂言:“……你们这些人打死了也算不了什么,白死,填个表按无主尸,一上报就完事……”。痛苦使我几乎昏死。

刑后,我就被带到前院院西一棵小碗口粗的柿树下,手臂后抱树干,背贴树、铐住两手臂,站也不能、蹲也不能,加上三十六小时的饥饿,身心疲惫痛苦至极,几致休克。天刚黎明,于杰伙同另外三个年轻人(象是雇用的地保)来到跟前,照准我的小腿胫骨部位一顿乱踢,阵阵剧痛撕心裂肺,霎时身出虚汗、眼冒金花,立刻多处皮开肉绽血流不止。天亮发现手铐己卡进血肉内(此后我的两手背部无知觉达一年之久)。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日至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我被关进舒兰市南山看守所(三十四天)。五月二十日由北京转到当地站前派出所,警察赵汝臣(一个月后该人被调去东富街派出所工作)将我转送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关押。此时所内人满为患,换班睡觉。一天两顿饭,饭菜质量极差,每顿一个三两内带糠皮沙土粗糙灰色的玉米面窝头,一中碗无油少盐上漂几片烂白菜叶或几小块带泥的土豆灰黑浑浊的汤水,底沉一层灰黑色泥沙。每天三次坐班,前后挤的动不了,什么情报费、体检费(有收据为凭),讹诈六十元,仅有的三十四元被牢头强行占用。看守所开有小卖店但物品奇贵,在押人员只准在此购买用品。除了修炼人哪个人到此都会练成凶恶汉!

二零零一年五月至十一月的劳保工资二千六百六十元被警察张洪海(现在舒兰市铁东派出所所长)伙同劳保科长张东元(住舒兰吉舒街一马路东小区一号典式楼三楼)月月一分不留的强行扣走。过后只给扣款白条(有白条为凭),家庭失去生活来源,我妻子于十月二十三日悲愤中死亡。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二点,以张洪海为首的站前派出所四警察非法入室搜查半小时无果而去。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上午九时,舒兰市吉舒街道派出所(0432-8816317公安机构调整后)以王继宏为首伙同吴明春(13596287167)、李维君(13596231011)、李大海(13904445262)、张学涛(13904440503)等八人谎称“供水公司检查水管”,骗我开了门,不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集体抢劫,除众多物品外,还抢走了我的工资一千六百一十元整。恶警张学涛边翻边说:“我在舒兰市国保大队干了八年,我不怕下地狱。”

此次二女儿也因修炼法轮功被拘留十天。

我是中国的遵法守纪的好公民,十年来,只因为修炼了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大法”,就多次遭受中共的非法关押、肉体折磨和精神迫害,财物遭抢劫(经济损失达二万余元),并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妻子,我的精神和身体遭受重大伤害。时至今日,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修炼者们,仍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敬请世界正义人士、政府组织、国际人权组织,秉持正义,共同起来制止对法轮功的这场残酷迫害,还我信仰自由。

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

舒兰市政法委:陶亚民(“六一零”)
舒兰市六一零:王汉明
舒兰市吉舒街道工作委员会副书记:秦雪(附责任状为凭),手机:13844691126
舒兰市吉舒街道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林海久 手机:13234329206
舒兰市矿区离退休人员管理服务中心:王波(“六一零”)、左东海(“六一零”)、高畅(“六一零”)
舒兰市吉舒街道派出所
指导员:王立国,手机13904440856
派出所所长:赵忠军,手机:13804445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