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霜八年前遭毒针致残 至今仍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在邪党十年迫害中,河北迁安市大法弟子白雪霜曾多次被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她曾遭邪党恶徒用兽用注射器打毒针,导致她严重残疾,肌肉萎缩、眼睛失明,至今仍未能康复。

白雪霜,女,四十七岁,河北迁安市迁安镇公平村人。她因被迫害的记忆衰退,很多迫害事实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以下为亲友回忆她所遭受的部份迫害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白雪霜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迁安市公安局的车从北京的某体育馆劫持回来,被非法关押在迁安镇城关派出所二天。一九九九年七月,遭国保大队(原政保科)绑架至黄台山民兵训练基地十五天,后又非法转押到迁安市看守所两个月。一九九九年十月,又遭国保大队绑架到迁安市看守所四个月。家人被勒索现金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前后,白雪霜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几个月。期间,她被戴上死刑犯用的大脚镣,有时被逼在操场上跑步,二十来斤的大脚镣子哪能跑得起来呢,不跑恶警就用皮带抽打,臀部被打的黑紫色,两脚腕子被脚镣磨破,淌着血水,疼痛难忍,可是看守所的恶警所长惠志江、恶警雷显生一边打一边笑,人性全无。“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杨玉林、政保科科长(现任副局长)彭明辉还给家人施加压力,逼迫白雪霜放弃修炼“真、善、忍”大法,逼着家人代写不炼功的保证书,逼着家人交保证金。

在多次非法拘押期间,她曾遭恶警浦永来打耳光,一直到她被打的无法说话、出气困难恶警才停手;夏天她曾被强迫站在太阳下暴晒,冬天被强迫在室外受冻。一次,迁安市法院开公审大会,多名大法弟子被强迫陪绑,白雪霜在台上喊“法轮大法好”,被两武警按倒在地,将她的头碰地。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白雪霜再遭国保大队绑架到迁安市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多次,看守所所长王鹤营使劲将她踹倒在地,副所长惠志江恶狠狠抽了她三皮带,当时打得白雪霜出不来气,恶警还把她双手成大字形多次上大吊。恶警彭明辉、“六一零”(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头子杨玉林、看守所所长惠志江、看守所恶医陈学(或其子陈X兵),使用兽用的大粗注射器给白雪霜打毒针,致使白雪霜严重残疾,造成肌肉严重萎缩、皮包骨、眼睛失明、说话吐字不清,走路不稳,自理困难,至今尚未复原。最后白雪霜绝食抗议迫害四十三天后回家。当时白雪霜已经生命垂危,可家人却被勒索住院费一万多元、其它名目的现金二万元。

就是这样身体的一个人,迁安市国保大队的恶警们仍不放过她,大约是在二零零三年前后,还非法将白雪霜劳教三年,家人被勒索约三万多元钱后,才没有把她送往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正月底,国保大队恶队长彭明辉(现任副局长)当着别人的面狠毒的扇白雪霜的耳光。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公安局国保大队,一个长的黑胖、个矮、小眼睛、大肚子、戴眼镜的恶警(可能是杨小双)狠毒的扇白雪霜的耳光。

二零零九年六月,这个恶警在相同的地点又扇白雪霜耳光。并把白雪霜用车拉到十里地外的地方扔下,他们扬长而去。白雪霜只好拖着残疾的身子,走了近半天的时间才回到家。

几年的迫害,据估计,白雪霜的家人前前后后被勒索现金达六、七万元以上。几年来,白雪霜在生意及其它方面的物质损失不计其数,精神上的折磨、身体上的损害已经不可挽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