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就中共施压诉江案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经过四年调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法官拉马德里(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裁定:正式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对江泽民、罗干二人启动刑事诉讼程序,并下令在阿根廷境内与国际上逮捕二人。路透社即时报导了这一消息,《华盛顿邮报》及《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都转载了路透社的消息。

面对这项国际逮捕令,中共及江罗集团感到了恐慌。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对此项裁决首度作出回应,施压阿根廷政府,谎称这一裁决有“政治动机”,“破坏了”阿根廷与中国双边关系,要求阿根廷政府“妥善处理”这一裁决。

十二月二十六日,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就此事作出回应,表示阿根廷法院长达一百四十六页的裁决书,以大量事实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虐杀和酷刑折磨。拉马德里法官下令逮捕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和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的裁决完全是一个主权性的裁决,是根据阿根廷三权分立的国家制度中的司法权诉诸法律的。相信阿根廷政府为保证阿根廷共和国主权的完整性将拒绝任何来自外部/国外干涉司法裁决的要求。

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声明的译文内容如下:

一、此项裁决的实际范围

拉马德里法官下令逮捕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和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的裁决完全是一个主权性的裁决,是根据阿根廷三权分立的国家制度中的司法权诉诸法律的;这与阿根廷现政府在一九八三年恢复和加强民主制度后建立的人权政治是完全一致的。我们相信阿根廷政府为保证阿根廷共和国主权的完整性将拒绝任何来自外部/国外干涉司法裁决的要求。最近西班牙国家法庭判定对中共领导人群体灭绝法轮功学员一案进行刑事调查,西班牙政府面临同样来自中共的压力,但西班牙政府声明政府不干涉司法,再次强调和尊重三权分立的国家制度。

二、(中共)指称的所谓裁决的“政治动机”

这项裁决是受托于、并且也只限于揭露中共对数以百万计的信仰和实践“真、善、忍”的无辜民众所实施的群体灭绝的事实真相。这项长达一百四十六页的裁决是四年的艰苦调查的结果:四年中的取证包括翻译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对该事件的浩繁的报告;来自全球二十名目击证人的口述证词,其中包括来自美国、大洋洲、欧洲的十七名直接受害者的证词;以及其它证据。

此案关涉中共系统性地对数以百万计无辜的好人进行酷刑折磨、大规模虐杀、甚至实施活体器官摘取并进而灭口。这些今天仍在中国进行着的罪行是反人类罪行。按照国际公约,反人类罪行的审判不考虑受害者或实施迫害者的属地或国籍问题。这个原则(即普遍管辖原则)从法官在四年前接受这个案子开始,即已成功地应用于整个取证和调查过程,直到完成裁决。

因此,随便扔出“政治动机”这样一个托词来歪曲此项裁决,不仅无视该法律案件的整个过程,而且事实上是在偏袒罪犯。面对着这项将被子孙后代铭记为人类迈向幸福、正义和繁荣的历史性的裁决,偏袒罪犯等于是把自己摆在了实施群体灭绝的独裁者一边。

我们呼吁所有的政治和非政治机构,无论是亲政府的、还是反对党或意识形态的对手,不要考虑没有直接关系到案件本身的冲突或因素,并支持这项符合阿根廷国家的人权政治、尊重普世道德价值、体现普世民主原则的裁决。

三、关于中共误导人们的所谓“损害”双边关系的动机

很显然,这项意在调查和审判那些实施反人类罪行者的司法判决没有损害中国与其它国家的关系。事实上,在民主国家倡导维护人权的外交关系中是绝对不能容纳中共对人权的恶劣态度和不遵守普世人权价值的一贯表现。

重要的是应该清楚,“中共”不是“中国”。中共通过高压的、布满警力的国家机器来维持的独裁统治是完全没有信仰自由、结社自由、思想自由的,而这些自由在民主社会体系国家是理所当然的。而阿根廷在一九八三年重返民主社会后,这些价值得到加强,使司法能够调查和谴责过去在阿根廷本国(军人政府)所犯下的严重罪行。

中共发言人所指的“良好的双边关系”的背后涵义是:要求其它国家的法律制度无视中共对无辜民众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并同时操纵商业机会摧毁世界人民的良知。逃犯江泽民和罗干的发言人想要说的是:谴责和制止屠杀中国人民会“损害两国关系”。

很明显,这项诉状和世界法轮功学员的意向是制止正在发生的对实践“真、善、忍”原则的无辜民众的群体灭绝罪行。

敢于担当责任维护人权的阿根廷国家领导者知道,齐心协力反对严重侵犯人权是确保与中国有良好关系的最好保票。中国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阿根廷司法和所有支持这项裁决的人们的崇高正直。我们相信,阿根廷会继续这条道路,并将为阿根廷人民带来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