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什邡市吴召兰三次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吴召兰,女,五十五岁,家住四川,什邡市马井镇菠萝村。一九九八年农历腊月十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做过手术,修炼后所有疾病都好了。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吴召兰因坚持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三次。

吴召兰于二零零零年元月上京护法。回家后被马井派出所所长尹亮和菠萝村村长杨仁贵在什邡市隐丰镇劫持到马井派出所,当天晚上尹亮用皮带抽打她,打得她多处是伤,第二天劫持到什邡看守所,随后把吴召兰劫持到资中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才回家。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期间吴召兰向人讲真相,被恶人构陷,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她后,抄走了她家里的大法书籍,再次非法劳教她三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回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在什邡市宜园宾馆打工的吴召兰被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勇和一个姓杨的警察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并非法审问,他们说:吴召兰在向宾馆收银员王某某、保安曾某某、某某宣传法轮功(讲真相)。下午两点左右把她绑架到什邡拘留所,非法拘留;六月九号又非法绑架到什邡看守所;六月十一号绑架到资中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

到劳教所的当天晚上,她们安排了三个包夹做吴召兰的“转化”,其中有徐晓兰,罗英两人。强制要吴召兰看佛教的书籍,吴召兰不看,她们罚吴召兰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起床坐到晚上十二点。大约半个月后,她们见吴不放弃信仰,就强制她做奴工,给各种布类儿童玩具(布娃娃、各种动物)充填一种好似棉花样的填料。每日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吃完饭七点过就开工,十一点半吃午饭,午饭后休息到两点半又开始奴役劳动,五点半吃晚饭,吃完立即开工奴役劳动到晚上十一点后或十二点才收工休息,这就是劳教所所谓的劳动教育。实际是没有人性的奴役。

在劳教所里大法弟子被侵犯人身自由、体罚、打骂是常事,一般都是管教纵容包夹(吸毒和其它类犯罪份子)干。例如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与吴召兰同室的绵阳大法弟子曾素容,洗漱后回到室内,感觉坐久了想站一会儿,包夹叫她坐下,她说站一会儿再坐,包夹一脚把凳子踢了,就打曾素容,曾素容高呼“法轮大法好”。大约在当天下午五点钟,包夹来叫大法弟子们给她们做属于她们的任务(充填玩具),该室的大法弟子都不做,包夹找来了室长吸毒犯徐静,徐静再次问大法弟子是不是不帮她们做,大法弟子没回答她,徐静就动手打曾素容,她们认为是曾素容在对抗她们,其他几个犯人(李琼、杨莉太、周建琴、闫俊英、李萃红)都一哄而上,围着曾素容打,在宿舍打了,又拉到厕所内打,回到宿舍又打了两次,打的曾素容全身是伤,到十二月十日当地人来接曾素容时,她的伤势还很严重。

在劳教所里,恶警随意给大法弟子加劳教期,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西昌大法弟子罗季平就被加了八天,队长张小英说,本地没有来接,所以加教。也因此事全室的大法弟子就罢工,恶警就罚她们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一直坐着。如遇包夹心情不好,十二点也不能睡觉。巴中的张英科加十三天;江油一大法弟子也加了十三天,绵阳的曾素容加了二十天;吴召兰加了二十三天,本应十一月二十八号回家,结果十二月二十一号才回家。

回家后当地的六一零仍然对吴召兰进行迫害,如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号,吴召兰外出,当天没回家,菠萝村二组组长邓有明就问吴召兰的弟弟你姐哪去了。吴召兰所在的菠萝村是属地震重灾区,由于国内同胞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援助,政府给每个灾民安排了每日十元钱的生活救济款,至今吴召兰没领到一分钱。吴召兰找到村上,他们叫吴召兰写一份贫困申请,吴召兰写了,至今也没拿到灾民救济款。地震把吴召兰的住房震成了危房,这在该地其他老百姓都有重建或维修的款项,而吴召兰却一直无人过问,自己只好住在危房内。

吴召兰得法修炼,自己受益,利及他人。她严格按真、善、忍做一个高尚的人,却惹怒了以假、恶、斗维持执政的邪恶中共及其党徒。一个善良的修炼妇女,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到现在的十年时间内,却遭受了三次总计六年多的冤狱。在这里我希望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的手,为早日解体中共这邪党,做出你应有的贡献,这也是结束所有邪恶迫害的根本,还世间祥和与道义。

参与迫害吴召兰的部份人员:
四川资中县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 张晓英 邮编 641221
四川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李勇 邮编 618400
四川什邡市公安局马井镇派出所 尹亮 邮编 618405
四川什邡市公安局马井镇菠萝村 杨仁贵 邮编 618405
四川什邡市公安局马井镇菠萝村 邓有明 邮编 618405